大使館發的健康包里 誰題了一句詩?
2020年04月06日05:54

  原標題:大使館發的健康包里誰題了一句詩?

  來源:北京青年報

中國大使館為留學生準備的健康包
中國大使館為留學生準備的健康包

  近日,身處新加坡、加拿大、埃及、冰島、意大利等國家的中國留學生紛紛在社交媒體曬出收到的來自使館的健康包。除了物資的豐富齊全,健康包附帶的小驚喜也格外令人暖心。比如一張寫著“細理遊子緒,菰米似故鄉”的紙片就引發了網友的興趣,它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海外學子齊曬健康包

  毛筆手書詩句很“有心”

  3月30日,一名意大利米蘭的中國留學生,通過視頻分享了他去米蘭理工大學學聯領取中國駐意大利大使館發放的健康包:一盒蓮花清瘟膠囊、醫用外科口罩20個,用中文報紙包著,他直言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其中還有一張寫著“細理遊子緒,菰米似故鄉”的紙片。

  據另一位領到同樣包裝的留學生Leo觀察發現,這幾個字並不是打印的,而是用毛筆一個字一個字親手題寫的,因為背面還有墨水滲透的痕跡。網友對此評論稱,“手寫的,太有心了,很感人。”

  在健康包上的這張紙條備受關注的同時,有熱心的網友普及稱:“菰米是古代一種常見糧,西周開始就有種植。因為產量不高所以漸漸退出了主食舞台。曾是‘六穀’之一。”

  奇怪的是居然搜不到“細理遊子緒,菰米似故鄉”這兩句詩的出處。能查到的與此比較相似的是詩人沈韜文《遊西湖》中的“菰米蘋花似故鄉”。

  字條出自留學生之手

  由一首殘詩改編而成

  的確,沈韜文並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詩人,他的這個詩句甚至沒有得到廣泛流傳,但是正在米蘭理工大學攻讀產品服務系統設計專業的中國留學生侯躍男,因受愛好書法的父母影響,從小就喜歡臨摹古詩詞句,既練得一手好字,也瞭解了一些傳播量較小的詩句。

  他證實,自己寫的“細理遊子緒,菰米似故鄉”的確是借用了“菰米蘋花似故鄉”這句詩。

  侯躍男解釋,其實這是一首殘詩,由於年代久遠,流傳至今原文中上半句已經缺失,而他自創的上半句與下半句其實是藏著字的,“由於我所就讀的學校簡稱‘米理’,下半句中有‘米’字,上半句中就想對出一個‘理’字。”

  侯躍男在讀研的同時,還負責米理學聯的一些工作。他介紹,中國使館派發的健康包大部分是通過留學生所在學校的學聯對接。物資的及時到達,讓侯躍男和其他留學生同學深深地感受到祖國的關懷,但是此前與同學溝通時,他注意到有部分人面對疫情發展的態勢心理壓力比較大。

  於是,在分裝健康包的同時,他利用自己所擅長的書法製造了一個“小驚喜”,“想通過一些中國風的小詩句讓大家都知道祖國一直在關注和關心著我們,對於我們的幫助也是在實時跟進的,同時能幫助堅守在意大利的留學生緩解心理上的一些壓力。”只是他沒想到,這個小設計竟會受到這麼多的關注。

  更多的健康包在路上

  分批到達精確到每個人

  其實當時國內的疫情也牽動著異鄉的學子,家在湖北的侯躍男對此感觸更深,為此自發和同學們籌集了6萬多元用於購買醫療物資支援湖北的各大醫院。就在第三批海外採購物資準備出貨運往中國時,意大利疫情暴發,感染人數上漲迅速,短短一週時間就從一開始的個位數暴發到上千人。

  隨著疫情的轉變,侯躍男和同學們從捐助者變成了受助人。由於目前學校要求在家上網課,學生的住所相對比較分散,使館派發到米理的物資會集中快遞到侯躍男租住在米理Bovisa校區附近的住所。

  3月27日下午,他收到第一批物資後馬上著手清點,並通過前期統計好的留意學生報備數據,進行分裝打包工作。此後,陸續有其他批次的物資抵達,雖然在分包過程中要手寫詩句200多份,但是侯躍男樂在其中。

  他還高興地說,領到第一批口罩的同學已經自發地在另一個校區和市中心設立站點,這為他分擔了不少壓力,免去了來回奔波的辛苦,“目前登記、打包、統計等工作由學聯主席和室友幫忙處理,將我寫的字裝進去,再運送到新設的倆分站點分發。”

  同樣在米理學設計的留學生小雨表示,因為此前自己囤了不少口罩,所以並沒有報名申領健康包,但是她說,“沒想到國家說會給在外的學生提供健康包(口罩+蓮花清瘟膠囊),是真的會精確到人頭的收到啊。”

  對話

  收到祖國的健康包

  像吃了定心丸

  北青報:同學們現在的學習狀況是怎麼樣的?

  侯躍男:按照原計劃,2020年5月畢業後就能回到各自的家鄉,但是大家的計劃被疫情打破了,4月底的畢業論文則是通過視頻答辯的方式進行。沒辦法見到老師、在校園里拍照留念,成了最大的遺憾。

  北青報:生活受到什麼影響嗎?

  侯躍男:目前在意大利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除了口罩出現短缺,其他生活物資供應正常、價格穩定,中國超市依然保持著外送開業的狀態,每天定時接單。而且因為宅家隔離很少外出,所以口罩的消耗量相對來說也不是特別大,特別是祖國派發的物資也很及時,給了我們很大補充。

  北青報:有沒有想要回國?

  侯躍男:我們處在意大利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國內的父母親人難免會擔心,以前同學們也有議論包機回國的消息,但是大使館的物資一到,就像讓大家吃了一顆定心丸,類似的信息再沒出現過。因為我們始終有個信念,祖國一定會給我們寄物資來的。

  對於有的留學生不計成本也要回國的做法,我和身邊的朋友都是很理性地看待。

  北青報:現在有做好充分的防護吧?

  侯躍男:是的,意大利借鑒國內的經驗不斷升級防疫措施,這都是我們樂意看到的,因為管得越嚴就越放心。除減少外出,現在為了讓家人安心,我和家人約定每天都要在家族群曬書法打卡。

  本組文/本報記者 宋霞 統籌/張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