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建議西昌加強火源管控,可借鑒其他地區有效經驗
2020年04月06日06:28

原標題:專家:建議西昌加強火源管控,可借鑒其他地區有效經驗

4月4日上午,四川涼山州西昌市舉行追悼會,悼念在西昌經久鄉森林火災中殉職的19位勇士。

這場火災已燒燬森林千餘公頃,累計投入撲救力量1.5萬餘人次,緊急疏散轉移群眾近3萬人。

據不完全統計,過去十年間,西昌的雲南鬆飛播林區至少發生過四次較大的森林火災。

4月3日,負責善後的武警涼山支隊應急救援大隊官兵。 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圖

西昌如何防範森林火災?中國消防救援學院森林防滅火教研室教授白夜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時表示,除了從源頭上化解重大森林草原火災風險外,還要提升預警水平,充分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等現代化手段,實現森林草原火災立體化監測,科學預測森林火險等級,確保一旦發生火情,早發現早出動。

在重慶市永川區,當地林業部門構建了構建了智慧防火骨架和森林火災預防復合阻隔網絡體系,取得良好成效。

北京林業大學生態與自然保護學院教授劉曉東認為,森林火災的預防工作非常重要,基於當地森林資源特點和林火發生特點,建議重點做好森林可燃物調控和火源管控工作,並及時開展森林火災風險區劃和隱患排查工作。此外,可根據當地的林情、社情和火情,借鑒其他地區林火管理的有效經驗,切實做好森林火災的防控工作。

4月4日早上,當地撲火隊員在拉網排查。 西昌市融媒體中心 供圖

他山之石:重慶永川將五大山脈森林劃分為323個圖班

天氣乾燥的日子,隆長福的手機不時發出刺耳的警報提示音。

隆長福是重慶市永川區林業局防火安全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他的手機裝有一套森林防火監測預警管理軟件。手機里發出的警報,是提醒他系統監測到了疑似火警信息,需要打開軟件甄別確認。

永川位於長江上遊北岸,重慶西部,屬低山丘陵地區,現有林地面積95.19萬畝,2019年森林覆蓋率達到50.5%,主要種植樹種為桉樹、馬尾鬆和竹類。

“目前,我們已在全區重點林區安裝森林防火視頻監控73套,林火紅外探測器618套,林上林下結合,實現了視頻實時監控、視頻低照霧透、煙火精準識別定位、報警信息傳送等目標。”隆長福說,以監控為例,當某處有煙火被監控偵測到後,監控會立即拍下畫面傳到系統,系統提示有可見光報警,防火安全辦值班人員或護林員通過畫面和位置判斷是否出現火情,確保林火早發現、早處置。

隆長福介紹,受各種條件製約,監控和紅外探測器無法面面俱到。在增加設備的同時,還配合有其他防火措施。

據永川區林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區在重慶率先開發以防火預案為脈絡的森林防火地理系統和指揮系統,通過防火公路、林下通道、生物阻隔帶將五大山脈森林劃分為323個圖班,每個圖班標註所在山脈、小地名、所轄片區指揮長、巡護人員、林區植被狀況、進山路口等基本信息。

該負責人介紹,生物阻隔帶種植的是革質葉面、油脂含量少、含水量高、不易燃燒的木荷與楓香,栽植寬度20米。“我們還進行了林下通道建設,通過每年兩次林下植被清理,形成一條10-15米寬的通道。一旦發生森林火災,在阻隔地表火的同時,應急隊員可利用此通道快速深入林區,砍設隔離帶或鋪設消防水管,起到快速撲滅山火的作用。”

此外,林業局還在火險因子較大且水源得不到保障的重要部位安置防火水箱,儲水量可達90立方米,防火水箱的材質選用304級不鏽鋼可使用20年以上。

澎湃新聞瞭解到,永川區還建立了重慶市首個森林火險因子監測站。該站主要監測林區風力、風向、風速、溫度等氣象因子,以及地被物、土壤、樹枝含水量等可燃物因子數據。與以往的森林火險氣象監測相比,該站的森林火險數據更為科學有效,火險信息更專業、更精確、更及時。

重慶市永川區林業局工作人員介紹森林防火監測預警管理平台。 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圖

專家:應重點加強森林可燃物調控和火源管控工作

北京林業大學生態與自然保護學院教授劉曉東認為,大面積純林,尤其是針葉純林,要重點做好森林火災的預防工作,一旦發生火災,在高溫、乾旱、大風的條件下,極易失控發展為重特大森林火災。可根據當地的林情、社情和火情,借鑒其他地區森林可燃物管理的有效經驗,以降低林分的燃燒性,如用闊葉樹取代部分針葉樹的林分改造,營建改培型生物防火林帶等,這些都是對森林防火工作的有益探索。但在林分改造中,行業主管部門應進行認真調研和規劃,充分考慮各方面因素,如對水土保持、野生動物棲息地、景觀破碎化方面的影響。

劉曉東認為,森林防火工作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加強對火源的管控。森林燃燒需要同時具備可燃物、火源和林火環境三個要素。其中,火源因素尤為重要。因此,做好人為火源管控工作,提高廣大群眾森林防火安全意識,是貫徹落實森林防火“預防為主”方針的最重要舉措。

劉曉東說,加強火源管控是一項艱巨、複雜的任務,需要全社會參與。森林火災是人類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去年亞馬遜雨林大火、美國加州大火、澳州跨年度大火,都說明森林火災的防範是世界性難題,目前世界各國都在積極探索火源管控的有效手段。我們應按照《森林法》和《森林防火條例》的規定,嚴格落實行地方行政首長負責製,層層壓實各方責任,群防群治,用社會學手段做好森林火源管控工作,堅決遏製重特大森林火災的發生。。

4月2日,西昌市森林(草原)防滅火指揮部發佈《西昌市關於從嚴從實加強森林(草原)防火工作的公告》,對林區實行最嚴管控,禁止林區用火、實行林區掃墓報備管理、責任倒查等。這說明西昌市有關管理部門對火源管控的高度重視。

森林消防水箱。 澎湃新聞記者 王鑫 圖

構築森林火災群防群治屏障

來自應急管理部的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9年,在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災中,由人為原因引發的占97%以上。今年3月17日,山西榆社縣發生特大森林火災,7天7夜才將4個火場的明火全部撲滅。根據公安機關調查,系犯罪嫌疑人楊某斌在山中修建墓地時,燃放爆竹時不慎引燃周邊枯草,由於風力太大撲救不及,火借風勢迅速蔓延失控,引發森林火災;發生在3月19日的五台山森林火災,也是人為原因造成的:犯罪嫌疑人梁某華私拉電線,帶電多股鋁導線斷口處漏電,持續產生熱量進而引燃周圍可燃物,導致蔓延發生火災。

另據央視報導,據國家森防指辦公室統計,今年3月,全國發生森林火災221起,其中已查明起火原因147起,起火原因排名前三的為農事用火56起、祭祀用火34起、野外吸煙14起。也就是說,在3月份發生的已查明起火原因的森林火災中,排名前三的全是人為因素。

西南地區一位從事森林消防工作的專業人士認為,加強林火防範工作,當從拓寬防火宣傳的廣度、依法壓實火災防範、構築森林火災群防群治屏障等方面入手。

該人士說,當前,各地都在開展防火宣傳,電視視頻、公益廣告、標語橫幅,宣傳方式五花八門。“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的宣傳手段比較傳統單一、覆蓋群體不夠寬泛。”

該人士告訴澎湃新聞,去年,他在開展清山巡護和防火督查中發現,林區景區違規用火的人有相當一部分群體並非來自山區、林區,而是文化素養更好的“城里人”。他們久居繁華都市、高樓大廈之間,對於違規野外用火的危害及所觸犯的法律並不熟悉。

該人士說,森林草原火災防範涉及各級政府和應急管理、林草、畜牧等多個部門,要想達到火源管控嚴格、隱患治理徹底、火災撲救高效的目標,各個部門就必須通力合作,發揮各自部門的優勢和特點,堅決杜絕推諉扯皮、製衡掣肘現象。在四川地區,對於火險等級高、火災易發高發頻發地域,要因地製宜、主動作為,對於可燃物載量過大、地勢陡峭、海拔較高、植被生長繁殖週期長的地域,可由林草、森防指、畜牧、森林消防等部門實施重點澆灌,通過增大可燃物濕度來降低火災發生幾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