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乃文:男二是個技術活兒,配角容易黃金難
2020年04月06日19:58

原標題:李乃文:男二是個技術活兒,配角容易黃金難

《如果歲月可回頭》是李乃文與靳東、李宗翰的第三次合作。“我們也希望改變一下三個人的風格,語言也好動作也好,規避之前塑造人物的固有形象。我覺得我們都做到了,開播後,我們三個人私底下也都‘不要臉’地互相肯定了彼此的表演。”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如果歲月可回頭》中,李乃文與靳東、李宗翰再次搭檔,出演陷入婚姻危機的中年大學老師藍天愚。近幾年,李乃文將工作重心從話劇舞台轉移到了影視作品上,從《戀愛先生》到《美好生活》《愛情的邊疆》,他成了觀眾眼中那個熟悉的“黃金配角”。

日前,李乃文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聊到“配角”這個話題時,他用抬轎子的轎伕來形容配角的重要性,更感歎“演男二容易、演黃金男二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關於男二】

做演員二十多年,從話劇舞台到影視劇,李乃文讓人記憶深刻的多是他飾演的男二號,連孟京輝導演都曾誇他,演的配角都太厲害了。“配角的作用非常大,我們經常說給主角抬轎子,這可是技術活兒,沒有抬轎子的人,轎子就起不來,而且轎子還得抬得舒服,不能搶坐轎子人的戲。都說什麼黃金男二,男二容易、黃金男二可不容易。”

此前的熱播劇《戀愛先生》中,李乃文飾演程皓(靳東飾)的合夥人張銘陽。

——《如果歲月可回頭》——

“我和藍天愚,都是金毛體質”

早在2017年拍攝電視劇《戀愛先生》時,靳東就把《如果歲月可回頭》的劇本拿給了李乃文看,“我們哥倆一拍即合。”

熱播劇《如果歲月可回頭》中,李乃文飾演遭遇妻子精神出軌的大學老師藍天愚,“我本人的個性和藍天愚有點像,中庸,什麼事兒都好商量,只要不觸碰底線,大部分事情‘差不多就得’。”劇中,藍天愚接受不了妻子的精神出軌,卻又放不下這份感情,做了很多“擰巴”的事情。李乃文說,之所以接這部戲,正是覺得這種“擰巴”很有意思,“三個男人面對三個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婚姻狀況走到了一起,摩擦出了很多火花,有可愛的,有討厭的,最終三個人一起成長,這樣的題材在我之前所看到的國產電視劇中不多見,所以我很感興趣。”

在李乃文看來,藍天愚就像一隻金毛,看上去很可愛,跟誰都很隨和,但不能“惹急了”,惹急了就咬人,就跳牆。“這也和我很像,平時跟誰都能處成哥們兒,我上學的時候外號就叫‘人中金毛’。”

隨著劇情的發展,藍天愚也有自己的成長和變化,“讓我最感動的是,當他得知妻子上官慧可能得了不治之症時,在醫院里的那種焦急和忐忑,他知道了什麼是愛人,什麼是家人,什麼是無法割捨的。”

而這部戲對李乃文來說也有不小的挑戰,“因為導演張建棟對劇本,對鏡頭,有點小潔癖,有比較嚴苛的要求。”李乃文本身很隨性,他之前飾演的角色,相對來說自由度比較高,有自己發揮的部分,“包括台詞,以前我會改自己的台詞,但這一次導演的台詞都是經過認真設計、斟酌過的,從語法和構造上來說是很嚴謹的,所以我需要按照導演的要求來飾演藍天愚這個角色,讓他更立體。”

趙子琪

——是好友也是酒友

趙子琪在劇中飾演李乃文的妻子上官慧,二人此前也曾合作過,“演過死對頭,也演過夫妻,但直到這次才算是真真正正地合作了一把,苦命夫妻,自身都有問題,婚姻當中感情又出現很多波折,相互磨合和碰撞,完完整整地為大家演繹了一把,我們彼此都覺得挺過癮。”李乃文笑稱,他和趙子琪生活中不光是朋友,還是酒友。“劇中有很多我和上官慧一起喝酒談心的片段,每到這個時候趙子琪同學就會貢獻出她珍藏的一些好酒,對詞兒的時候小酌一下,情感上會更到位。”

電視劇《如果歲月可回頭》劇照

“精神出軌”

——要從自身找原因

關於劇中藍天愚和上官慧“精神出軌”的討論也延伸到了網絡上,李乃文認為這個話題,確實值得關注。“但目前來講,對於這樣的問題我並沒有一個最終的答案,每個家庭,每對夫妻碰到的問題都不一樣。所以針對精神出軌,我認為需要兩個人各自找原因,是什麼導致了這個局面,至於最後怎樣解決,也要因人而異。”

我們仨

——三度合作都有改變

《如果歲月可回頭》是李乃文與靳東、李宗翰的第三次合作。

《如果歲月可回頭》是李乃文與靳東、李宗翰的第三次合作。“我們也希望改變一下三個人的風格,語言也好動作也好,規避之前塑造人物的固有形象。我覺得我們都做到了,開播後,我們三個人私底下也都‘不要臉’地互相肯定了彼此的表演,但真的,改變還是很大的。”李乃文說道。

【人生事】

讓老師至今後悔的自費生

李乃文的母親畢業於中戲,後來分配到天津人民藝術劇院。在他5歲那年,劇院排話劇需要一個孩子,他聽說可以因此而不用去幼兒園,便欣然答應上台。那一次登台,讓眾人都很驚訝,“就把我往台上一扔,我跟沒事人一樣,該說詞說詞,該溜躂溜躂,一點不發怵。”從那之後,劇院連著排了四部話劇大戲,李乃文都參演了。所以,從很小的時候,他就對舞台有一種喜愛。

考大學時,李乃文也報考了中戲,但因為三試沒發揮好,結果成了自費生,但父母依然很支持他。後來他才知道別人一個學期只需要交700多元,他得交5000多,心裡一下就有了壓力,覺得給家裡添了麻煩。“我媽特別好,她跟我說:兒子,你心裡別難受,就好好上,我對你的要求就是,這四年上完,要讓老師覺得讓你自費是錯的。”結果,大一第一學期李乃文就提前完成了任務。畢業後,他的中戲老師高景文還曾和他念叨,當年讓他當自費生,很對不住他。

中戲人送外號“大戲殺手”

大學期間,李乃文有個外號叫“大戲殺手”,只要是他主演的作品,沒有一個最終能成型的。先是師哥陳建斌做了個先鋒話劇,找李乃文演,陳建斌的導師是何炳珠,也就是大導林兆華的太太,兩位老師看完都覺得太先鋒了,結果就這樣算了。大四那年班里排畢業大戲,一共三個老師,一個出去拍戲,一個因為乙肝住院,一個急性腦膜炎,畢業大戲就這麼沒了。等到李乃文畢業準備留在實驗話劇院時,劇院說先排練個話劇《我的一九九七》,又因技術問題被拿下了,“那天我特淡定,拎著大茶缸子就回學校了,宿舍的同學問我怎麼回來了,我說黃了,我們同學樂得都坐地上了,他們說你太厲害了,殺完班里的戲,連實驗話劇院的戲也給殺了。”李乃文當時也覺得自己“點兒背”,但是後來反倒覺得這些經曆是筆財富,“尤其是我們這行,那個時候苦中作樂的心態,現在的孩子很難體會。”

【新鮮問答】

新京報:雖然是《如果歲月可回頭》,但其實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可回頭的,你對於不可回頭的歲月抱有一種怎樣的態度呢?

李乃文:之前走過的每一條路,每一步,過往的歲月,我都是懷著感恩的態度去面對的,因為你所走過的一切,都是上天給你的禮物,有好的有不好的。回頭再看,都是財富,是你從課本上,看電影電視劇看小說,聽別人說,都學不到的,必須要自己去經曆,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每個人的收穫也不一樣。

新京報:你以往主演的年代劇和現代劇頗多,願意挑戰各種性格迥異的角色嗎?

李乃文:我覺得這是每個演員都期待的,他刺激你的感官,激發你的創作慾望。但前提也要看劇本,看這個角色是不是能夠挑戰,或者說我有沒有資格去挑戰,更多的也要看緣分。現代劇和年代劇,還有古裝劇,我其實真的不挑,只要是好劇本,好的創作,我不會給自己設限。

新京報:從事演藝事業已經二十餘年,覺得自己變化最大的地方和始終沒變的地方是什麼?

李乃文:對我來說最大的變化,就是對於角色的理解,拓寬了我的思路。回頭看看之前的作品,包括自己的、別人的,又多了一些之前沒有過的角度。而沒變的是我對這個職業的堅定。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藝人供圖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