汙名化中國的背後
2020年04月06日13:38

  汙名化中國的背後,其實是“誰支持,誰反對”的政治訛詐

  中國人都知道“指鹿為馬”的故事。

  公元前207年的夏天,趙高命人牽著一頭鹿走上朝堂,說有匹寶馬良駒獻給秦二世,後者大笑說:“您搞錯了,這分明是頭鹿啊!”

  趙高扭頭問大家:“你們說是鹿,還是馬?”

  有人說馬,有人說鹿,也有不敢吭聲的。

  隨後,反對者盡遭誅殺,秦國國政完全由趙高一個人說了算,而就在這個月,秦二世也被趙高發動宮廷政變給幹掉了。

  這段兩千多年前的舊事,讓我想起近期國際輿論的“新聞”,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給新冠肺炎定了性,起個名字叫“中國病毒”、“武漢肺炎”,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趙高指鹿為馬的再版。

  從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開始,不管是囼蛙,還是甴曱,在特朗普叫“中國病毒”之前,就已經配合美帝各路人馬叫喚多時了,而特朗普之外,從副總統彭斯、參眾兩院議員,到磚家、電視評論員,一直在各個場合強調所謂的“武漢肺炎”。

  至於國內,他們豢養多時的某些生物,也在強化這點,不信您查查這四個字,到現在還有“人”在用,內外聯動、前仆後繼,玩得挺溜。

  說到底,到了這時候,已經不是科學的問題,而是政治範疇了。

  眾所周知,科學上的疾病命名“不涉及地理位置、動物、個人或人群,同時方便發音且與疾病有關。”

  換句話說,這回的新冠病毒,就是COVID-19,哪怕真就是某地最早出現,也沒關係,科學上的事情講一個求真,但只要說冠以“中國病毒”或者“武漢肺炎”,就和科學無關了,這就是輿論戰、宣傳戰,是爭奪話語權,搶占意識形態的鬥爭了。

  說到這裏,我就想起一百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明明發源地是美國,為啥背鍋的偏偏是西班牙?

  這是當時西班牙的特殊國情造成的,作為中立國,不像其他交戰國那樣有嚴格的消息封鎖措施,因此西班牙專家最早確診了這種呼吸道疾病,並提出了公開報告,才引起了媒體關注。

  用今天的話說,西班牙為全世界吹響了哨子,您說這意義有多大?

  從這個意義來說,中國出現新冠肺炎這幾個月,我們不也是這麼幹的嗎?用中國人民,特別是武漢人民的血肉之軀,為全世界人民的健康安全做了預警,更做足了疫情防控和治療的全套方案。

  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怎麼樣?到現在,帶個口罩,還跟要殺了他似的,可你們真忘了,一百年前預防流感戴口罩,還是你們帶的頭!

  此外西班牙的疫情,還是從法國傳進來的,而傳入法國的,正是美國遠征軍。

  在整個歐洲,協約國和同盟國,美英法和他們的敵人德國,軍人和平民,都難逃此劫。接著,病毒又通過海船到了北非,然後是印度、東南亞,當然也少不了中國和日本。從中國和日本開航的輪船,又將病毒帶到夏威夷,通過巴拿馬運河傳入波多黎哥和古巴。

  如果按照今天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邏輯,這場被汙名化為“西班牙流感”的災難,是不是應該被還原為“美國流感”?是不是美國應該負責任?別的不說,咱家查閱了民國文獻,從沿海、沿江到內陸廣大地區,中國也死了不少人,這個經濟和人員損失,是不是要美國負責?

  當然特朗普等人,怕是先要甩鍋給倒霉的西班牙了。

  這是曆史,我們再說當下的疫情。

  從“武漢肺炎”到“中國病毒”,不難看出美國政府的險惡動機。

  如果這真是個講道理的政權,為什麼迫不及待地宣揚是中國的鍋?不能等幾個月,調查清楚後再嚷嚷?

  如果那個律師團,真的是為了索賠,為什麼不等疫情結束,所有損失都能統計明了,等證據收集得更確鑿時再搞事,而在疫情剛開始時就急著跳出來?

  顯然美國政府急了,狗急跳牆了,病急亂投醫了!

  經濟崩潰、疫情也沒信心控製住,如果再晚兩個月,等被國內罵成豬頭時再發起輿論戰,一切都來不及了。還不如在崩潰的前夜,政府還剩一點點信譽度的時候,努力試著把節奏帶到對面的中國身上,轉移國內的矛盾和注意力,就像大選時習慣朝中國開火,方便拉選票一樣。

  這個時候絕對不要慣著某些美國政客,畢竟訛詐式的漫天要價,是白皮典型的政治甩鍋:

  死的人要是少了,反正黑你一把,也沒啥損失,政客名聲和選票選情,反而上來了;死的人要是多了,那就全是你的錯,他們仍然沒任何責任,反而可以“弔民伐罪”,轉嫁內部矛盾。

  怎麼看都是一魚兩吃,裡外里不虧本。

  這種伎倆,貿易戰以來,我們還見得少嗎?

  所以別扯啥嚴謹不嚴謹,人家都跟你玩不嚴謹了,你還糾結什麼細節?

  莊子講過“胠篋”的道理,你為了防偷大搞細節,結果遇到強盜,等於白扯,而且為人嫁衣,老話說就是“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

  鑽牛角尖的有些網友,甚至是有些書呆子科研工作者,就是如此,根本沒有拎清楚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小智胠篋盜所羞,大智移國鬼與讎!”

  你以為這是科學問題嗎?

  錯了!

  這是政治問題,是帝國主義,還要騎在整個中華民族頭上,拉屎撒尿放屁的問題。

  至於國際輿論,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其實跟兩千多年前的趙高,沒什麼本質區別,只是趙高指鹿為馬,特朗普等人指著“新冠”汙名中國。實質都是“誰讚成誰反對”,逼人站隊,根本不是為了分辨對錯。

  我們只要表明立場、態度,在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同時,從人道主義和國際友誼的角度,盡我所能,推己及人,為那些值得我們去幫、願意我們去幫、配合我們去幫的國家,做好人員和物資上的幫助,自然就能獲得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和進步的人們的認同和支持。

  別的不說,看看意大利是如何降下歐盟旗,升起我們的五星紅旗,他們的議員如何揶揄歐盟的?

  人人心中有杆秤,誰也別拿誰當傻子。

  如果“真傻”也沒事,自有新冠娘科羅娜,會紆尊降貴,登門家訪教做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