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沒辦法回到意大利 希望三巨頭加入披薩挑戰
2020年04月06日17:22

  2019ATP新生代總決賽冠軍、意大利新星辛納在ATP官網上開設獨家專欄,講述新冠疫情影響下的隔離生活。

  “自從幾週前,我從印第安維爾斯回來之後,我就一直待在我在蒙地卡羅的住處,我沒有辦法回到意大利,那裡的疫情形勢較為嚴重。現在我的首要目標就是保持健康的身體,與此同時我也在刻苦地鍛鍊身體力量,進行健身訓練。在賽季停擺的情況下,我還沒有打過球,在過去六年時間里,我唯一一次有這麼長時間不打球,還是因為我拉傷了韌帶,休養了三週的時間,當我重新能夠打球後,我並不是一下子就能跑來跑去,而是循序漸進地慢慢增加強度。”

  “現在我一般在早上九點起床,然後吃早飯,十點的時候我跟我的體能師 Dragoljub Kladarin訓練90分鍾的時間,在上午我們主要訓練身體的靈活性和穩定性。然後我休息一段時間,在12:30我吃午飯,接著再休息一會,在下午三點左右的時候,我會去樓下的車庫進行兩個小時的力量訓練,結束之後我洗個澡,玩一會遊戲機,我喜歡玩Fifa(足球遊戲)和Fortnite(射擊遊戲),然後就是吃飯睡覺。我感覺這樣的日子似乎已經有三四個月的時間了,但其實只有一個月不到。 ”

  “大家可能看到我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的披薩挑戰活動,這也是為了抗擊疫情所做出的努力,我收到了很多的反響,我希望羅渣、拉法和諾瓦克也能加入進來,做個披薩,但我知道他們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這個披薩挑戰的想法就是讓大家做出與我相似,或者與一位意大利人物相似的披薩,然後帶上#Sinner Pizza的話題,不過現在我的頭髮越來越長,要做出跟我看上去相像的披薩越來越困難了。我的初衷是為貝加莫(意大利北部城市)捐款,那裡的情況比較糟糕,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我自己做披薩的水平很差,披薩對我來說太難了,從小時候起爸爸就是家裡的廚師,我跟他學了一些菜式,我喜歡做一些簡單的意大利麵,味道從來不會差到哪裡去。”

辛納奪得2019ATP新生代總決賽冠軍(圖:東方IC)
辛納奪得2019ATP新生代總決賽冠軍(圖:東方IC)

  “我13歲的時候就離開家去皮亞蒂網球中心訓練,所以一直以來我也習慣了自己做菜,打掃,洗自己的衣服。雖然過程有些艱苦,但我成長的速度很快。一開始,我住在網球中心一位教練 Luka Cvjetkovic的家中,因為我很需要家庭的氛圍,他和妻子,兩個孩子和一條狗住在一起。列卡度(皮亞蒂)很照顧我,他讓我和教練同住的想法非常聰明,因為這確實讓我感覺好多了。現在我一個人住在蒙地卡羅,所以一切事情都需要我自己來打理。以前我一般每隔兩三天會打電話給家人,現在大家都在進行隔離,我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過去,所幸的是我的父母和兄弟馬克,他們的身體都很好。 ”

  “我希望這次疫情能夠盡快結束,每個國家都在盡自己的努力進行封城。我是個很容易就覺得無聊的人,因為一般情況下我一直在外面,去這個地方去那個地方。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經常和朋友出去玩,和同班同學一起踢足球。我覺得在你決定自己要從事哪項運動之前,嚐試過很多項不同的體育運動是很重要的。現在我能做的就只有休息、體能訓練和看電視節目了。”

  “在我們得知草地賽季以及溫網的取消後,列卡度(皮亞蒂)和我的整個團隊需要製定出一個計劃,這樣一旦賽季重啟,我們能夠為此做好最佳的準備。在過去12個月以來,我的正手擊球有所進步,但在這段停擺期內,我們還需要進一步進行正手訓練,還有我的截擊和發球。我的排名之所以上升得比較快,是因為我在青少年時期就一直在與年紀稍長的球員打比賽。我記得我在沙姆沙伊赫的一項希望賽首輪輸波後,我跟列卡度說以後我們就開始打未來賽。我們面臨過很多艱難的時刻,有過許多次首輪出局的經曆。我在2018年2月的時候第一次拿到ATP積分後,我的排名便在之後上升得很快。去年在ATP新生代總決賽奪冠讓我感到很開心,不過我也沒有開派對慶祝,緊接著我就去參加了一項家鄉附近的挑戰賽,繼續尋找勝利的滋味,我希望能夠盡快成長起來,每天都要取得進步。 ”

  “所幸的是,在這段賽季停擺期我有一個優秀的團隊,事事為我著想。我會繼續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成為一名更優秀的網球選手。我希望這段時間里大家都能保持身體健康,注意安全,靜待情況好轉的那天到來。”

  (全網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