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達寧談27歲巔峰期退役 重溫2009法網擊敗拿度
2020年04月06日15:07

  在最新一期Behind the Racquet欄目中,瑞典名將蘇達寧分享他在2015年做出退役這一決定背後的故事。

  (圖片來源:behindtheracquet社交媒體)

  “做出退役這一決定對我來說是極其艱難的。在我打完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的時候,我只有27歲。當時在我看來,我還可以打很多年網球,那時的我正處於巔峰期,但我在大約退役兩年前的時候,就不幸患上了單核細胞增多症。在我確診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感到壓力很大,整個人疲憊不堪,精神不佳。即便如此我還是在繼續打網球,我經常有各種各樣的疾病,因為我的免疫系統較弱,但我還是堅持了下去。在我的內心深處我很清楚肯定有不對勁的地方,但我的所有測試結果都顯示沒有問題。在我患上單核細胞增多症之前,即便在我狀態很不錯的時候,我的表現也一直有著起伏。我的感覺是,我糟糕的免疫系統和過多的訓練量這兩者的結合,給我的身體帶來了影響,而單核細胞增多症是壓垮我身體的最後一根稻草。”

  “醫生跟我說,我是在2011年的印第安維爾斯患上單核細胞增多症的,一開始症狀不算太嚴重,但在我職業生涯的最後一項賽事巴斯塔德賽之後,情況變得更為糟糕。在後來的六個月時間里我一直待在家裡,一年之後情況有所好轉。我開始重新進行網球訓練,慢慢增加強度,然而症狀就會再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多年的時間,這讓我感到非常沮喪。我分別在三個賽季計劃重返賽場,但都沒能實現,這慢慢地對我的心態造成了負面的影響,我意識到可能我再也沒有辦法重新回到網壇了。當我最終決定退役,雖然這個決定非常艱難,但我也感受到了一絲解脫,我再也不用為了重返賽場而付出這麼多努力,繼續活在這種不確定性中。”

  “在退役之後,我終於接受了這一事實,並開始好好思考如何度過我接下來的人生。在我退役之後的半年時間里,我根本沒有在關心網球,這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但這是一段很愉快的休息期,我不再去想如果我重返賽場後會發生什麼。當你生了這樣的重病,你慢慢地會意識到自己的健康是第一位的。這跟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樣,因為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在乎的事情就只有網球,但那個時候我只想把身體養好,就這麼簡單。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在電視上看一些網球比賽,看到曾經跟我隔網而對的對手們,我又開始有了想要復出的念頭,這讓我感到很難受。在我退役後的一年時間里我沒有進行任何身體活動,因為我不希望惡化症狀,大約五年之後我的身體才恢復到可以自由訓練的程度,我認為五年時間不打網球實在是太長了,我不可能重新再復出了,我也沒有這麼多的精力可以花費在這件事上了。”

  “我不認為是我哪一件事做錯了才會導致我患上這一疾病,身為一名頂尖網球運動員本身就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情。曾經有很多次我會怪在我自己身上,我希望我能對自己不要那麼嚴厲,不要太過在意我的網球事業,在我的職業生涯中,網球就是我的全世界。當我慢慢成為了一名更優秀的網球選手之後,我再也不去做那些我曾經很享受的事情,因為那個時候,我認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實現我的全部潛力,成為一名最優秀的網球運動員。當我贏下比賽,排名上升的時候,我感覺我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但情況相反的時候,所有事情在我看來都是糟糕的。在退役之後,對網球的看法很容易就會發生變化,現在網球對我來說就只是一項體育運動。我曾經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不論在場上還是場下,我的神經一直繃得很緊,不論是比賽之間、訓練還是其他場外的時間,我沒有辦法放鬆下來。我很清楚網球賽季是多麼的漫長,休賽季是幾乎不存在的,網球運動從來不給你多少放鬆的時間,所以要靠我們自己在賽季期間想辦法讓自己休息一下,當我現在回想自己的網球生涯,我很後悔除了網球之外我什麼也沒有做。我在20、21歲的時候就已經在考慮退役之後的打算了,我多麼希望那個時候我至少能去學點什麼”

  “運動員的職業生涯都是很短暫的,退役之後還有一段新的生活,每當退役的時刻來臨,大家都會措手不及。在網球之外偶爾幹點別的事情,這能夠讓你的壓力沒有那麼大。我曾經認為作為一名網球運動員,無時不刻我們都要繃緊神經,腦子裡只能想網球這一件事情,你的生命里就只有網球,現在我覺得這可能並不對,偶爾放鬆一下,思緒跳出網球之外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人們常常提及我在2009年法網擊敗拿度的事情,當然那感覺棒極了,我想那個時候沒有人覺得我會贏下那場比賽。我贏下那場比賽,跟對手握完手之後,我意識到這並不是決賽,我對自己說‘別開心得太早了,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我不希望好不容易擊敗拉法之後結果卻輸掉決賽,我只想保持百分之百的專注,因為即便你放鬆了一小下,也會輕易地因此輸掉一場比賽,比如說一場大滿貫決賽。那個時候我根本沒有意識到(在法網擊敗拿度)是多麼偉大的一項成就,我記得在我回到更衣室後,我收到了大約350條信息,我這才慢慢意識到這是一場多麼重要的勝利。我很感激我在那天得到的所有支持,在我贏下那場比賽後,觀眾們還是很支持我,不過更偉大的是拿度,我們再也不會看到有人能贏下12座法網冠軍了。”

(全網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