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進2021東京奧運會求生記 龐德謠言遙遙領先預言
2020年04月06日13:11

  本文轉自張斌公眾號

  東京時間,3月24日,星期二,晚8點。東京灣大橋旁的五環標誌已然點亮,這座奧林匹克城市悄然無聲,與五環自拍合影的人們大多並沒有摘下口罩,他們也許希望以此記憶,這就是2020年的一瞬間。

  從瑞士洛桑到日本東京,電波穿越萬里,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正在經曆寫就歷史的一刻。按照奧運征程指引,原本整整四個月之後的7月24日,週五,晚8點,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將盛大上演,世界相聚於五環旗下。然而,疫情改變了一切。這一天,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全球確認病例達到了37.5萬,增長顯露出了指數級的猙獰。

  首相官邸,安倍晉三面前的電話按時響起,巴赫主席問好的聲音傳來了。從NHK獨家發稿時間看,雙方會談時間很短,判斷疫情,悲憫蒼生過後,日本方面的一項請求被國際奧委會接受了,東京奧運會延期至2021年舉辦,但最晚不要遲於那一年的夏天。兩次世界大戰曾經讓三屆奧運會遭逢取消的命運,當人們將疫情比作“第三次世界大戰”兇猛爆發時,奧運會的延期雖千般不願,但總比往昔發生過的取消更讓人可以慨然接受。還算幸運的是,歷史上的第二次東京奧運會最終還是安然地落在了二戰後任期最長的日本首相九年任期的最後一個季度之中。

  顯然,這是一條有著“搶跑嫌疑”的重大消息,當然國際奧委會可以在其僅僅48小時前宣佈的未來四個星期考量奧運延期的時間窗口裡,隨時扔下這支靴子。其實,這支靴子本可以再早一點而扔下,疫情肆虐之中,不少無助的個體都在等著因此帶來的安全時刻。

  當世人都將接收模式按照國際奧委會提示調試為四星期模式時,分散在全球的國際奧委會15位執委得到通知,他們需要在星期二格林威治時間中午前後準備上線,特殊時期的特別執委會緊急啟動。美國安妮塔·德芙朗茨生活在南加州,鬧鍾準時週二淩晨三點響起,比會議預定時間早了一小時,此時安倍首相與巴赫主席的電話溝通馬上就要開始了。巴赫主席在特別執委會上告知溝通結果之前,NHK搶跑在前的快訊已經將所謂延期一年的共識傳遍了地球的每個角落,安倍有意讓世界知曉,為此他本人和日本做了怎樣的努力。

  按照奧林匹克憲章,做出延期的決定機構只有國際奧委會執委會,巴赫主席在視頻會議系統中,對著早已上線的執委們解釋了延期的共識,並按例詢問各位是否存有異議,無需投票了,也無需掌聲,全體通過,相約30日執委會再確認延期後的賽期問題,另外一支靴子尚未落地呢。

  這一刻,日本入夜,19日登陸日本的奧運聖火正在福島的聖火盒中閃耀,原本設想東日本大地震中受災最嚴重的東北三縣作為“複興之火”展示後,從26日起從福島縣開始為期121天、遍及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的接力。但這一切都要延續至明年再實現了,那精心設計的火炬上“東京2020”的字樣,並不會因為奧運會的時間刻度落在2021年,而有任何的改變。

  這一刻,洛桑下午的陽光也些刺目,巴赫主席要啟動後續計劃了,雖然此前一定與奧運會最重要的利益關聯方有過各種形式的溝通,共識早已達成,但終究要面對更多的困惑與不解,第二天上午他要與全世界的媒體進行電話交流,這一輪挑戰剛剛開始,協調與善後工作空前繁雜,疫情強按著奧林匹克領袖的手親筆改寫了歷史。七年了,作為領航者,巴赫主席經受的考驗接二連三,索契冬奧會中“後冷戰”的刀光劍影讓國際奧委會幾乎沒有了騰挪空間。寨卡病毒與籌備工作延宕的雙重侵擾,使里約奧運會一度起伏跌宕。平昌奧運會開幕式遭受的黑客悍然攻擊,系統安全一度走到崩潰邊緣,至今還是一團迷霧,朗朗乾坤誰人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最為挑戰的還是,上任以來,四屆奧運會的申辦,申辦城市總計不過七個,奧運會全球如此獨特的存在,如今已是不堪的負擔。身為獨特的領導者,巴赫身上政治家的色彩會被解讀為政客習氣,將奧林匹克的商業價值推向歷史新高,又免不得被斥責為深陷利益的泥沼,進退失據。2020年,巴赫也一定會想眾人一般,在未知中,踟躕而行。

  這一刻,安妮塔·德芙朗茨迎著南加州的晨光要小睡一會兒,當她再醒來的時候,這個世界上被確認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例已經超過40萬例。從30萬到40萬,僅僅用了不到48小時。

  近些日子,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確診數據,就是執委會開會的號角。3月22日,星期日一早,美國疫情爆發的消息衝入巴赫主席眼簾,非洲和南美也被病毒突破了。開會!執委會召開緊急會議,焦慮已然蓄積多日。這一天,緊急會議後,巴赫主席第一次宣稱,國際奧委會正在延期,但依然“不成熟”,需要四個星期來做終極決定。

  很顯然,延期舉辦已成定局,但這種明顯經過技術性處理的決定是有其特別思量的。國際奧委會既要給自己留有時間,與33個單項協會和重要的國家奧委會協商,一個超級矩陣般的奧運會一旦延期,必將深深影響未來兩年世界體育競賽格局的大調整,就像一幅巨大的拚圖需要推倒重來,牽扯的利益相關方太多太多。如果這樣表述還不夠清晰的話,還有一種比喻更直接些——奧運延期,就像是推倒了兩萬光年長的多米諾骨牌。避免這個世紀大麻煩,將決策延至最後時刻,當是國際奧委會最核心的考量,雖不明說,但人盡皆知。

  巴赫此時還有一份考量,要將日本方面納入到決策框架之中,保全安倍的顏面,而這恰急安倍之所需。巴赫致電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希望第二天就能與安倍首相舉行電話會議,準備討論各種潛在的奧運會走向,在這裏主席先生像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一樣,選用了“劇本和版本”一詞。主席先生特別強調了一句,“取消,並非沒有被討論過,也被當成選項擺在桌上的,但執委會最終只選擇了延期方案。”得到主席熱線送達的定心丸後,安倍3月23日在國會發表講話,首次公開提出,東京奧運會可接受延期。此前,無論千難萬險,安倍在描述奧運前景時,總是在精心挑選外交辭令進行描述,只有聽者有心了。

  香港時間3月23日,北美時間3月22日,如今回看這是一個異常關鍵的日子。緊急執委會會議結束後,尚未等國際奧委會透露決策傾向。《今日美國》報搶發了獨家消息——國際奧委會或將延期東京奧運會,消息來源是78歲的國際奧委會最資深委員、曾經的副主席、加拿大人龐德,《今日美國》報的記者用一條短視頻講述了與龐德溝通的過程。這一次 ,國際奧委會並未急著針對龐德言論做出反應,延期已是唯一之選,內部會議的精神被一位未曾參加會議的非執委的普通資深委員隨意傳播開,這相當於政治局委員違規傳播政治局常委會的內容,壞了政治規矩。龐德老邁年高,逐漸邊緣化,一再壞了規矩,世人往往僅從“國際奧委會委員透露”,便誤讀為這是國際奧委會的官方姿態,哪怕事後認定,所謂謠言不過是遙遙領先的預言罷了。

  早在2月25日,所有人對東京奧運會命運格外小心翼翼之時,就是龐德率先攪動輿論場,告訴美聯社,國際奧委會需要三個月做出決斷,做好延期的準備,一旦疫情不可遏製,那就取消好了。這話一出,一片嘩然,此前國際奧委會和日本政府的立場完全一致——根本沒有B計劃;我們已經做出了決定,決定就是:奧運如期。這些擲地有聲的表達一直持續到3月19日,巴赫主席邀約來自國家和地區奧委會的運動員代表進行了兩個小時的電話會議,彰顯對於以運動員為核心的充分尊重,進而也起到安撫人心的作用,會上主席激勵運動員積極備戰,國際奧委會還在評估現實情況,做出決定為時尚早。巴赫主席特別強調,國際奧委會決策的依據肯定不是商業利益優先,健康和安全才是首位。

  3月19日,這一天距離意大利奧委會宣佈全國取消體育比賽過去11天了;NBA因為發現球員確診病例而果斷停賽8天了;英國各級足球聯賽也在6天前宣告停擺,賽季何時終了隨後再議;而兩天前,歐足聯剛剛做出決定歐洲盃延期至2021年,延後的賽期輕巧地落位在六七月間,騰挪有序,給想像中的奧運會延期預留好了最舒適的傳統假期時段。也就是此前一兩天,美國奧委會遵循政府要求,關閉了奧林匹克訓練中心,此前在此備戰的180名運動員和相關人員收拾行囊各回各家,美國奧運備戰像疫情爆發更早的英國一樣,徹底變成單兵化,完全像素人一般暴露在駐地與臨時訓練地之間了。

  美國自由泳巨星萊德基3月13日結束了在斯坦福大學最後一天的訓練,告別封閉的學校游泳館,與同樣力爭參加東京奧運會的幾位隊友轉戰到了一傢俬人球會訓練。自此,教練不會再像過往兩年一樣,每個星期一開始一週訓練前,在更衣室的黑板上鄭重地寫上——距離奧運會還有多少天了。訓練保障大不如前,但同時又被告知,奧運會一切如常,但憑藉其一己之力,根本找不到解決方案,安全感徹底喪失,度日如月。按萊德基的描述,短暫的特殊歲月裡,看似每天還在訓練,但不過是找些事情幹干罷了。如萊德基般經曆的奧運備戰選手應該不在少數,在沒有集體防護措施保障下,任何一個獨自訓練的奧運選手都是極端危險的。3月14日,自倫敦疫情已經異常嚴重的情況下,奧運會歐洲區拳擊選拔賽如期在倫敦開始了,雖然比賽僅僅舉行了兩天即被叫停,但是事後證明仍然有來自土耳其和克羅地亞的拳手和教練在比賽過程中被感染了,感染者中有人叫囂要起訴國際奧委會面對疫情的遲緩甚至是不作為。

  還是3月19日,奧運會聖火抵達福島,121天的日本傳遞預計26日開始。此前,聖火在希臘交接時,體育場內完全清場,沒了掌聲和歡呼,希臘政府針對入境人員14天隔離的政策已經實施三天了。在福島,居然有數百人聚眾歡迎聖火抵達,這與官方防疫規定完全牴觸,日本奧委會緊急做出決定不再採取火炬傳遞的方式,改用聖火燈在各地展示的方式替代,肅殺之氣撲面而來。人們此時一定都記起了3月12日奧運聖火採集儀式中的細節,儘管採集地點在距離雅典約300公里的大山深處,但觀禮人數被精確減至100人左右,無關人等一律謝絕,小朋友最好遠離,所有觀禮嘉賓座椅之間的距離被嚴格安排為一米,這就是所謂的安全社交距離吧。據日本媒體報導,藉著聖火採集的機會,巴赫主席與森喜朗進行了秘密會晤,其中一位日方參會者透露,國際奧委會一方始終未曾提到“延期”或“終止”,巴赫主席和協調委員會主席科茨“比政治家還政治家”,老辣而沉得住氣。

  就在聖火採集的前一天晚上,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博士第一次宣佈,新冠疫情已經具有全球大流行的趨勢,感染人數已接近12萬。世人內心的擔憂以及眼前的現實終於被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確認了,指數級的擴散趨勢初見端倪,短時間內疫情完全退去似乎已不可能,此時距離東京奧運會原有設定的開幕日,僅有不足140天。國際奧委會一宣稱,世界衛生組織的官方判斷將是決斷東京奧運會命運的最根本依據。這一刻,當聽到全球大流行已成趨勢的官方發佈後,巴赫主席以及國際奧委會內部做了何種研判,一個星期之後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首次提及的“多樣性劇本和版本”,這一刻是否已經襲上心頭,是不是只為贏得評估和溝通時間,才將多樣性的考量深藏心中呢?外界完全不得而知。

  譚德賽宣佈全球流行趨勢的第二天,3月12日,有人公開提出東京奧運會應該推遲一年。此人就是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特朗普,他絕對不讚成匆忙辦一屆沒有觀眾的奧運會。日本政治評論家們居然將此視為東京奧運會命運的“關鍵時刻”,安倍就此有了“政治護身符”,此前無比擔憂的取消奧運會應該不再是現實選項了,而圍繞在安倍身邊的幾位自民黨高層透露說,也只有到了這一刻,雖然卸去了取消的煩憂,但是如期舉辦已然是奢望了。在我們外人眼中,取消東京奧運會一直都不該是現實選擇,而只是國際奧委會與東京奧組委2013年簽署的81頁承辦合同之中的“例行公事”罷了,大規模抵製、戰爭以及危害所有參與者安全的重大危險都會導致取消奧運會。

  1916年奧運會因為一戰被取消,爆發於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未曾給1920年奧運會造成毀滅性打擊。1940年東京奧運會提前兩年被取消,其過程中的細節至今還有不同版本,但戰爭連續摧毀1940年和1944年奧運會則是歷史。二戰之後,奧運會風雨曆程中也有血淚,但從未有異動發生,堅韌異常。2012年,安倍第二次就任首相,驅動日本加速申辦奧運。轉年秋天,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25次全會上,東京被當作“最安全選項”得到最高票,讓馬德里和伊斯坦堡不禁神傷。安倍意氣風發傳承外祖父岸信介首相衣缽,同樣完成了東京申奧成功,並希望以此契機讓世界重新發現新日本。申辦奧運成功的岸信介1960年黯然下台,未能以首相身份見證自己的奧運傑作。安倍超長在位,2021年9月將正式告別相位,東京奧運會對其意義多重,促進經濟最為直接,2%的GDP增長全然拜託奧運。據說 ,此次奧運延期一年,造成2020年日本GDP增長下降1.5%,損失超過60億美元,由此可見奧運之於日本國運的現實價值。因此,取消奧運在最大的利益關切方看來是最不能容忍的,安倍為此曾焦慮不堪。

  特朗普一聲吼,安倍底氣頓足。3月16日,在與G7領導舉行的視頻會議結束後,安倍興奮地宣佈,G7領袖們一致支持日本舉行一屆“完整的”奧運會,這是日方公開宣佈了東京奧運會不得取消、不得拒絕觀眾的隱性立場,而實現“完整”唯有尋求延期這唯一策略。當天,日本共同社配合首相“完整奧運說”,公佈了一份民意調查結果,69.9%的日本國民希望奧運延期。然而,第二天,國際奧委會在與奧運各利益相關方進行視頻會議中達成共識,奧運仍將如期舉行,任何投機行為都會造成相反的效果。何為投機行為?沒有人明說。但安倍的“完整奧運說”則鮮明地成為了日方的根本立場,國際奧委會一定聽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日本不會為“如期”的目標而擁有一屆“不完整的奧運會”。

  從3月17日至19日,巴赫接連與各國家和地區奧委會進行溝通,他很有底氣地說,所有成員支持國際奧委會的策略,堅持如期,靜候變化。20日,美國奧委會接到了美國游泳協會主席蒂姆·辛奇置信美國奧委會,強烈建議東京奧運會延後一年舉行,他是在過去一週與巨星萊德基和多位傳奇教練交流後,以愛護奧運參與者健康與安全的理由提出延期建議的。一天后,美國田徑協會呼應美國游泳協會,同樣向美國奧委會提出延期奧運會的呼籲。為美國奧運代表團貢獻參賽人數和獎牌最多的兩大協會一道力促延期,態勢悄然發生著變化。美國奧委會不敢怠慢,對近兩千名奧運備戰中的運動員做了調查,超過60%的人支持延期奧運。美國體育界一定看到了19日巴赫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的論調,未有設定清晰的決策時間表,只是強調決策尚早,追問之中的那句答話——“國際奧委會只為奧運會的成功負責”雖然無懈可擊,堪為公關應答經典,但對於身處疫情爆發之地的人們還是未曾帶來必要的確定性和安全感。

  與美國兩大體育協會起頭並肩的還有挪威奧委會,挪威人20日向國際奧委會提出,不延期就退賽。此後這個週末,巴赫一定是在接連的衝擊和轉折中度過的,疫情統計數據呈指數級別增長,一個未知的世界擺在面前。加拿大奧委會發聲,奧運會如果在2020年舉行,就退賽,沒有商量餘地。澳州奧委會主席約翰·科阿特斯是巴赫堅定的支持者,此時也公開支持延期,呼應加拿大和挪威。此輪衝擊波如此同步,恰在國際奧委會給出四個星期緩衝期計劃的當天發生,曾經擔任國際奧委會商務總監的邁克爾·佩恩對此中玄機極為敏感,他認為加拿大和澳州人是在積極配合巴赫加快決斷的內心需求,間接給日本人施壓,希望大家一道在未知中找尋到最妥帖解決之道。剛剛發生的歷史如若真是如此,背後有些看不到的交流與碰撞是我們暫時看不到的,也許要等到巴赫自傳出版的那一刻,也許歷史什麼也沒有留下。

  3月23日,星期一,早晨。巴赫內心的不安在加劇,新聞報導中,譚德賽繼續在描繪著疫情全球流行的現實殘酷,G20峰會召集令正在急急發送,是該下決心的時候了,不能再等了。巴赫隨即電告森喜朗,第二天邀約安倍通話,並囑咐日方拿出奧運延期的對應方案,執委會希望可以盡快看到。

  當森喜朗將這一切轉告安倍的時候,首相的臉上應該是有了輕鬆的表情。邁入2021年,東京奧運會總算求生成功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