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者:全球糧食貿易照舊,不必囤積,莫誤春耕
2020年04月06日11:18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作者 | 崔雪芹

  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糧食安全與國際糧食貿易等問題再次引發廣泛關注。為此,不少人甚至開始屯糧。

  近日,北京大學中國農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黃季焜在接受《中國科學報》專訪時表示,從國內來說,中國的主糧基本自給,水稻和小麥等庫存充足,庫存占生產比例全球最高。

  消費者囤積口糧,完全沒必要,因為在今後兩三年內口糧國內供給將遠大於國內需求。

  糧食貿易正常

  從國際來看,之前有報導小麥輸出國哈薩克斯坦已經禁止出口小麥麵粉、胡蘿蔔、糖和馬鈴薯,越南暫停簽署新的大米出口合約。黃季焜指出,實際情況是,它們在3月底就已取消短期出口禁令,“但是很多媒體沒有報導後期的進展情況”。

  黃季焜表示,自己與越南等亞洲國家的政府和研究部門有較密切的合作交流。他分析說,越南在3月下旬短期限製大米出口主要緣於該國今年旱災嚴重,沿海地區鹽堿化嚴重,加上新冠疫情來臨,需對近期糧食安全風險開展評估。

  在對水稻生產與庫存進行了1個星期安全評估後,越南政府於3月31日取消了臨時限製大米出口的政策。1個星期左右的大米出口禁令影響不大,但對大眾心理會產生影響。

  而哈薩克斯坦只是短期限製麵粉出口,其去年小麥出口540多萬噸,麵粉出口150萬噸,在全球市場佔比不大。同時,哈薩克斯坦短期限製出口的只是麵粉,沒有限製小麥出口;而且幾天前已經把限製麵粉出口政策,改為國家可監管的出口配給製政策。

  而一些糧食出口大國的農業發展高度依靠糧食的出口市場,不可能出台限製令。黃季焜說:“各國信息要多交流,要防治發生一些投機行為。”他個人認為不會有很大問題。

  黃季焜表示,新冠疫情對全球糧食安全的影響不同於2007至2008年的全球糧食危機。

  當時的全球糧食危機主要是全球能源危機導致能源價格持續上漲,進而誘發生物質液體燃料快速發展,能源價格上漲提升了糧食生產成本和運輸價格,以農作物為原料的生物質液體燃料發展顯著增加了農產品需求,所以才出現當時全球糧食價格的暴漲。

  這次新冠疫情期間也出現了全球能源危機,但正好相反,能源價格持續下降,同時減少了生物質液體燃料產業對糧食的需求,因此國際糧食市場和貿易不會有大的變動。

  穩住糧食生產

  日前,黃季焜領導的北京大學中國農業政策研究中心和江西農業大學鄉村振興戰略研究院,完成並向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提交了一系列有關農村新冠疫情防控和疫情對“三農”影響的諮詢報告。

  這些報告擬寫於2月5日至2月26日,是基於北京大學中國農業政策研究中心“農業與農村發展追蹤調查點”的電話調研及由此形成的跟蹤分析,涉及湖北、四川、浙江、遼寧和廣東等8省的138個行政村。黃季焜表示,有兩點要引起相關部門的關注。

  首先,在2月有不少農戶反映,養殖業和季節性蔬果的生產與銷售受到較大影響。黃季焜指出,這隻在2月有短期影響,在3月已顯著降低。

  其次,黃季焜指出,他們在2月中旬的調研中發現,南方省份的疫情對春耕產生了影響,為此建議農業農村部協同相關部門,建立春耕進展監測工作小組,並把“米袋子”省長責任製和春耕備耕工作成效作為今年考核地方政府的重要指標;加強春耕備耕的技術指導服務,在湖北等地積極推行網絡平台線上指導。

  黃季焜說:“自2月25日全國貫徹春季農業生產工作會議精神以來,農業生產秩序就已得到較快的恢復。”

  據悉,4月4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就做好疫情期間糧食供給和保障工作情況舉行發佈會。

  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司長潘文博指出,今年,國家採取了超常規措施穩住糧食生產,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及時下發了《當前春耕生產工作指南》,指導各地分區分級恢復農業生產秩序,確保不誤農時春耕備耕,穩住春播糧食麵積。

  潘文博針對記者提到有人糧食搶購的問題,回應了四句話:糧食多年豐收,庫存較為充裕;夏糧豐收有望,春播進展順利;口糧完全自給,國際影響有限;米面隨買隨有,不必囤積搶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