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留學“地震”
2020年04月06日08:52

原標題:疫情之下的留學“地震”

2020年初,

新冠病毒的流行引發了一場留學鏈條的“地震”,阻斷了學生們在環節間的流動,其影響也逐漸向留學鏈條的兩端蔓延。

雅思、托福、GRE等考試紛紛取消近期場次,各國高校陸續改為線上授課,部分政客煽動針對華人的種族主義情緒——這都為“準留學生”們帶來了心理與操作層面的障礙。

| 郝翰

記者

| 郝翰 王媛媛 黃靖淳 洪新陽 王捷

編輯

| 張吉 王欣怡

交換生的隱憂

“驚出一身冷汗,”

這是馬林1月27日最大的感受。

那天,她連續看到了兩條推送:一是,當地一例新冠患者確診後曾在她常坐的一趟公共交通線路活動過——不過,患者乘坐公交車的那天她恰好選擇了打車。二是,2月份大陸的所有雅思考試被取消。馬林將在今年下半年前往中歐的一所大學交換一學期,在外事處的公告上,這所學校要求出示雅思成績。上個寒假,她為了申請暑校已經考過雅思了。“雖然成績不高,但勉強夠用。”

每次回想起這兩件事,馬林都會感概:“像兩顆致命的子彈都恰好射偏,太幸運了。”

相比起來,她的一些同學就沒那麼幸運了。

國內疫情爆發後,教育部考試中心在1月27日迅速取消了2月的雅思和托福考試。

這對今年準備出國升學的畢業生沒造成太大影響——他們已經處在等待錄取的階段,多數已經有了語言成績。而語言考試的取消,對於即將開始網上申請的交換生來說卻是“致命打擊“,原本固定的程式添加了諸多不確定因素。

由於2020年秋季交換項目的校級選拔臨近期末,許多獲得校內提名的學生正忙於期末考試,多數學生將語言考試安排在了寒假。原本的計劃是:寒假獲得語言考試成績,隨後正好可以趕上3、4月份的網申。

2月份雅思考試被取消後,沉寂數天的複旦2020年秋季交流微信群活躍起來。

“根據以往經驗,4月以前獲得語言成績基本是來得及的。”外事處老師安撫群內暫時沒有獲得語言成績的同學。但群裡的同學發現,上海3月份的雅思考位已經沒有賸餘。

疫情的發展顯然出乎大多數人預料。

不久之後,雅思和托福官方紛紛取消了大陸3月、4月的所有考試。隨著周邊各國疫情的蔓延,出境考試的可能性也大幅降低。“考不到語言成績,剛開始還是很慌張的。”大二的阿荼說。她的交換學校是她心儀已久的巴黎高等政治學院,這所學校在社科領域馳名全球,也是許多複旦學生交流和升學的目的地。

“但向外事處老師求證後,我們可以先完成網申再補交語言成績;雅思官方也表示在大陸地區考試恢復後會增設一些網考考位。所以我現在也不太慌了,耐心等待轉機吧。實在不行,也會考慮出境考試。”阿荼說。

打算前往加州大學交換的文嘉還保留著一些隱憂。

2月中下旬國外疫情還沒有爆發時,加州大學方面表示,可以等到5月下旬,交換生獲得語言成績後再進行錄取。”但誰也沒想到疫情發展如此之快。前些天我看到雅思突然放出6月份的考位,但更多人更早得知這個消息,6月份的考位多半已經被搶光了。”文嘉覺得加州大學的交換生錄取政策還會更改,

“6月的考位肯定不夠滿足如此龐大的需求。”

外事處老師表示,如果不能趕上2020年秋季學期的交換,可以延期到2021年的春季,但這也會帶來相當大的成本。大三的阿雲原計劃本學期(2020年春季)前往德國交換。2月初,國內疫情的爆發後,他便提交了延期申請。“當時主要擔心疫情之後的發展會帶來太多變數,可能會有出入境的限製,所以我就將申請延期到了2020年秋季。”

然而,德國簽證程式繁瑣、耗時較多,不同部門的要求分散在不同的渠道里,負責留學事務的部門(APS)審核緩慢,申請的學生叫苦不迭。

阿雲和同學花了幾個月時間才幾乎走完流程,選擇延期之後,一切又要重來一遍。

誰知道,剛剛申請完延期,整個歐洲就成為了疫情的“震中”。儘管德國學校十月才開學,

但未來幾個月的形勢仍然撲朔迷離,能否啟程仍是未知數。

應屆畢業生的焦慮

對於交換生來說,取消或推遲交換的申請比較簡單,之後仍可以按部就班地繼續國內學業,未來發展也不會受太多影響。但對於已經走到留學鏈中間環節的2020屆畢業生來說,

疫情對學業安排的衝擊更加劇烈,放棄、暫緩或繼續留學進程都需要很大的決心。

“如果現在就身處英國的話,我會十分焦慮,疫情中英國的做法加重了我的不安全感。”新聞學院大四學生程葉說。她從去年三月開始準備申請,目前已經獲得了華威大學的錄取資格(Conditional Offer)。但能否在今年十月份如期入學,她仍在觀望當中。

不久之前,英國首相鮑里斯在講話中提出的“群體免疫”策略便讓她產生了擔憂。儘管知道中英兩國體製不同,程葉還是覺得“這樣的言論是英國政府拿不出有效辦法的表現。英國沒有強勁的調控能力,並且醫療資源也可能無法與中國相比。英國的體製如此,導致他們在短時間內無法有效控製疫情。”

截止當地時間4月3日上午9點,英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量已逾38000例,其中3605例死亡。自“群體免疫”措施引起國內外輿論的強烈質疑以來,英國政府的防疫措施變得日益嚴格,包括華威大學在內的多所大學已經宣佈停課。

對留學國家疫情本身及其防疫策略產生擔憂的不止程葉一個人,數學學院大四學生東言提到美國——特別是紐約的疫情發展時,他感到害怕,

“有延期一年的想法。”

除了疫情本身之外,其引發的政治議題也讓東言感到頭疼,“我真怕這個到時候再涉及到種族歧視什麼的。歐洲那邊好像對華人意見就很大,聽說在英國街頭有個新加坡同學被當做華人被一頓毆打。我有同學在德國球賽現場看比賽被老外豎中指。”

除此之外,課程的變化也是準留學生們關心的問題之一。“按照現在的發展趨勢,很有可能整個碩士學習階段,出現半個學期上網課的情況。既沒有真正出國,學費還得照常交。”程葉要去的英國大學,大多數碩士項目為一年製。如果半學期甚至半年都以線上授課的方式進行,那麼課程質量無疑將大減價扣。“這種情況會很尷尬,想要出國的留學黨都比較擔心這種情況發生。”

1月底東言收到的錄取郵件

疫情背景下,多數海外學校及時調整了管理方式和入學政策。

東言所中意的康奈爾大學通過郵件向申請者告知了學校部分線下活動的調整,程葉申請的多所英美大學都積極與中國申請者保持聯繫,“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是UCL(倫敦大學學院)。疫情期間,學校給所有的中國申請者都發了一封安撫郵件,還寫了中文,讓人感受到了人文關懷。”

除此之外,很多國外學校出台了新的申請政策。一些美國學校給中國申請者發郵件說,可以先提交一個不完整的申請文件,成績可以再補交。例如,哈佛大學表示在今年的考核中將降低GPA和標準化成績的比重,更多考察學生的學術與社會活動經曆,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對於錄取結果的影響。

程葉補充道:“國外高校大多都是採取比較靈活的措施。像波士頓大學就不要求中國申請者的GRE成績了。覺得這樣做還是挺人性化、挺靈活的。”

大多數受訪者都表示,

家長雖然對海外疫情的蔓延有所擔憂,但仍相信在年底入學前局勢會有所緩和,一如既往地支援孩子自己的決定。

即便如此,肆虐全球的疫情造成的留學鏈條停擺,還是給2020屆畢業生帶來了不小的焦慮。出國的同學最大的焦慮是不能如期畢業。學校開啟網絡教學以來,畢業論文和部分課程考試的操作不再如以前一樣。“很擔心可能拿不到畢業證書,拿不到畢業證書就無法出國留學——這也是我現在最焦慮的事情。”在繼續等待其他學校錄取通知的同時,程葉也在糾結是否申請延畢。

4月15日是複旦大學申請延畢的截止日期,這意味著程葉等人必須要在此之前作出決定:申請延畢,脫離同屆大部隊,還是等待未知的出國留學機會?“而且,如果你課程已經提前修完了,申請延畢可能會有幾率不通過。”程葉解釋道。

她說:“身邊的同學有的已經選擇了延緩或延畢,有的還在觀望。我就是還在觀望的。”

截至4月3日,全球確診病例已逾100萬,美國本土的確診病例數量已是中國的兩倍。而提出“群體免疫”策略的英國首相鮑里斯本人核酸檢驗呈陽性,全球166個國家和地區已經開始全國性停學,97個國家實施了出入境限製措施。2020屆準留學生的焦慮,也許會隨著入學確認日期的迫近而轉化為選擇的決心。

2021屆畢業生的觀望

除了即將面臨前途抉擇的應屆畢業生之外,原本計劃明年出國留學的2021屆學生也受到留學“地震”的波及。

根據往年的經驗,大部分2021屆同學此時還剛剛走上留學鏈條的初端,即處在語言考試(如雅思和托福)和其他標化考試(如GRE和GMAT)的應考階段,部分學生可能已經完成了一兩次考試。儘管疫情直接導致近期上述所有考試取消,但這並不是大三學生們面臨的最大障礙,畢竟離年底的正式網申還有相當長的時間。

“疫情對留學的影響不僅僅限於真正留學的那一段時間。”大三的寧貝說,“很多人大三要去做暑期科研,如此可以進行最後一搏,可能會給你的文書添點光彩。

但現在不太可能申請這部分的東西了,我自己沒有申請,也不知道申請什麼(暑研)。

疫情對2021屆同學留學計劃的影響

疫情的發展還對大三同學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影響。在《複旦人週報》發起的調查中,

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出國留學的決心有所動搖。

語言考試是很多同學擔心的原因之一,新東方一位負責標化考試的老師說:“有的同學準備時間比較短,受疫情影響全球考試取消,現在沒有考試,刷分機會比較少,心態會比較崩潰。”

疫情籠罩下留學生的困境也讓剛剛準備邁入留學鏈條的同學產生了不少擔憂,寧貝就對美國的防疫措施比較不滿,他說:“大家都看新聞也都知道,感覺特朗普封城封晚了。後來又搞種族歧視的言論,比如Chinese virus——感覺是他是(故意)把輿論引向另一個方向。”

除了學生本人,疫情帶來的變數也使學生家長憂心忡忡。

“現在的留學生都好慘,(在海外)非親非故,宿舍也不讓住了,還得自己找房子。們在國內都沒有體會,但家長就會很擔心,回國回不了,機票又買不到,家長離自己孩子太遠了也幫不到(他們)。”寧貝說。

調查中,仍有38.1%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留學計劃並沒有受到疫情影響。

儘管目前大部分海外高校已經停課,國外對華人的排斥和國內對部分歸國學生的詰難讓出國留學的決心更難堅定,但大部分學生還是有著樂觀的預期,大多數人和寧貝有同樣的想法:“畢竟到了我們出國的時候(疫情)應該控製住了。”

鏈條內外:中介的位置

據申萬宏源統計,

2018年中國留學市場的規模就已經突破300萬億人民幣。

許多中介活躍其中,成為留學鏈條中不可忽視的行為者。從系統地準備留學計劃到標準化考試培訓,再到背景提升、文書潤色,多數同學會在其中數個環節求助於中介機構,甚至聘請中介全程參與。

隨著我國留學人數的不斷增多以及機製的逐漸成熟,留學中介的地位發生了許多微妙的轉變,許多同學不再把留學中介看作是必需品,更傾向於自行走完整個鏈條。

“我覺得中介賺的就是一個信息差,能起的作用不太大,很多東西其實你自己翻翻牆看看國外的網站自己就能弄。”大三的寧貝同學並不認為中介可以使申請結果獲得質的飛躍。在這一點上,多數受訪同學都有類似的感受,東言也覺得中介的作用並不太大,性價比也不高。

不過大四的程葉在回顧整個申請過程後也總結道,雖然在不太忙的情況下可以自己“DIY申請”,但一些關鍵的環節最好還是聘請中介。“要找中介去潤色一下語言,這是必須的,因為你的語言不可能做到native speakers能夠接受的成熟度。我覺得在中介服務中,性價比最高的就是翻譯和語言潤色服務。”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受訪同學的做法。

與外界普遍的猜測不同,

大部分留學中介機構並未因為新冠疫情而受到衝擊。

據新東方(上海)提供的數據顯示,在其服務的對象中,今年已有逾600人收到offer,還有300餘人正在等待offer陸續發出,這一數據並不遜於去年同期。“

(中介服務)需求變化不大,尤其是對於語言培訓來說。

”新東方的培訓人員在接受採訪時說,“有些學生已經有明確的留學計劃了,從大一開始跟著我們開始規劃準備,因此這段期間整體沒有太大區別,不過是最近幾個月沒有考試而已。”

而對於2021年的留學市場來說,一些新動向反而開拓了潛在市場。

除了大部分早已有留學計劃的學生之外,

疫情的發展也催生出了更多的“新”留學生

。這一方面是因為海外高校自身的應對措施,“國外不會減少招生量,因為他們害怕招不滿學。希望(中國)可以送更多的學生,更好地利用教學資源,讓老師工資得以正常發放。”新東方的相關人員提到,為了吸引中國留學生,有的學校可能會提供更多費用優惠,“標準線以上分數的同學可以申請可觀的獎學金,可能是10000-20000美金,也有可能可以學費減半。”

而就業市場的變動也促使一部分畢業生往留學方向“分流“。

往年的3、4月份是各大企業前往高校進行“春招”的集中時期,錯過上一年“秋招”以及考研落榜的學生往往會在此時爭取趕上畢業前的最後一班車,但由於疫情的影響,今年大部分高校的“春招”都改為線上舉行,規模也有所萎縮,

就業壓力驟然加大,有些學生便將出國讀研視為另一條出路。

“很多同學本來要準備春招,但現在很多公司招聘規模縮小,沒有往年那麼多,確實有同學臨時來網上諮詢。考研筆試面試也是在推遲,不確定的階段。所以這些同學就會來看看國外有什麼情況。”新東方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這些疫情催生的“新”留學生中80%~90%都是在為明年申請做準備,“

這些同學今年在觀望,擔心疫情會控製不住,因此一邊準備考試一邊觀望,等時機成熟了再做出決定。”

海外疫情的爆發讓人們的注意力牢牢地被鏈條後段的留學生群體吸引。

而在留學鏈條的前段,

“準留學生”們如同月台上候車的旅客,看著前一趟列車里的喧嘩和失序,不知是否要踏入下一班列車的車門。

相比已經在海外學習了一段時間的留學生,擺在他們面前的路也許更加充滿不定。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馬林、阿荼、文嘉、阿雲、程葉、東言、寧貝均為化名。

文中圖片來源於受訪者,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封圖為編者製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