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比的天堂來信 致那些並肩過的對手和朋友
2020年04月06日18:00

  

見信如見人,聽聞2020年名人堂名單正式公佈,有我,有蒂姆,有奇雲,也有魯迪,甚喜。想說點什麼又沒法親口對各位說,怕嚇到各位,只好提筆寫信了。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絮絮叨叨的傢伙,只是有些話不吐不快,對蒂姆,對奇雲,對魯迪,我都有很多話想說。

  

蒂姆,你是個真正的混蛋,知道嗎,如果沒有你,或許我與那胖子的成就將不僅僅是三連冠,而是四連冠。一旦能拿到四連冠,我的生涯將會有六枚總冠軍戒指,屆時就可以大大方方站在老爺面前,直視著他的眼睛,然後一字一句的告訴他。“米高,你有六枚戒指,我也有。”

只是我必須承認,蒂姆你又是個真正了不起的傢伙。哪怕我與胖子最風生水起的那幾年,你的球隊也給我們製造了足夠的麻煩。當然相比這個,更難能可貴的莫過於你的持久,還記得2012-13賽季開賽之初我對你說過什麼嗎?我指了指身邊的拿殊,霍師傅與家嫂,信心十足的對你說“蒂姆,我要奪冠啦。”可結果偏偏是,一年後你奪冠了。

有時我真挺佩服你的,你居然能做到退居二線,讓出權杖,讓年輕人挑起大梁。當然有一點我必須得指出,你不該欺騙我的新朋友勒邦,知道嗎?一個人被謊言傷害的越深,他的頭髮便會愈發稀薄,他的言行舉止也會愈發幼稚。身而為佛,理應正直,所以這必須是你生涯里最大的汙點。

  

奇雲,實話告訴你吧,我曾無數次暢想過與你聯手時的場景。你主內,我主外,我們將會是一對無堅不摧的搭檔。除防守端將一切屏蔽外,你在進攻端是如此的多才多藝,既能低位背身單打,也能面筐持球強襲,還能很風騷的站在高位進行策應。即使與人發生衝突時且戰且退的樣子,也像是一隻暗夜裡的螢火蟲,如此的銷魂。我曾無數次暢想我倆在進攻端天衣無縫時的模樣,例如————

“嗨,奇雲,只有兩個人包夾,大空位,快把那該死的球傳給我!”

“嗨,奇雲,一會兒我會直衝籃下,有機會我便上,沒有機會創造機會我也要上,所以你得及時跟進,捕捉好二次進攻的機會。”

“嗨,奇雲,我要出手了,別杵在原地,趕緊卡好位置去搶籃板。”

只是命運讓我們分屬不同陣營,成為對手。08年,你贏了;10年,我贏了。所以我們在球場上,理應勢均力敵。當然在這裏你必須得給真理捎句話,我可不認為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他能有一絲一毫贏我的機會。

  

魯迪,你是我敬重的教練,我時刻銘記你所說過的那句話:永遠不要低估一顆總冠軍的心。這句話時時刻刻激勵我前進,而當我在你麾下打球時,你也對我相當關照。只可惜那一年我們陣容太差,又沒把那大個子忽悠過來,真是遺憾。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挺喜歡那個大個子的,他溫良恭讓,技術全面,能當好大哥也能演好配角,稱得上可攻可受,還時不時蹦一些冷笑話,與他相處可比與胖子相處舒服多了。我也曾詢問過你,“教練想想辦法,能不能讓那大個子加盟湖人,一起幹票大買賣。”結果你把頭搖的像個不浪鼓,然後對我說,“我瞭解他,那大個子生平最講忠義二字,撬牆角是不用去想的了。”

你匆匆離任,沒帶走一片雲彩。你離任後,我的噩夢接踵而至,大個子沒來,甘美布朗來了……我的老天鵝,除了誇梅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與古卓克,全世界還有第八個人相信誇梅會打籃球?得虧兩年後膚白貌美的家嫂來了,不然我非得因高血壓英年退役不可。

  

說出“Mamba Out”的那一刻,我其實暢想過有朝一日西裝筆挺,參加名人堂頒獎典禮時的模樣。於頒獎典禮現場,或許我會嘲笑魯迪的發言太過古板,或許我會嘲笑奇雲的致辭太過粗魯,或許我還會嘲笑蒂姆的演講太過羞澀。然後,我會大大方方的拿出我的演講稿,向諸位展示身為籃球運動員那飛揚的文采。曼巴萬事都要爭第一,哪怕演講也不例外。

不過看情形,我應該是沒法趕上名人堂頒獎典禮了。穌哥實在太喜歡打籃球了,成天拉著我與他一對一鬥牛,雖然穌哥癮大技術差,可畢竟身為上帝,我總得給他點兒面子。

  

信寫到這兒,就此擱筆,穌哥又喊我與他鬥牛了,哎,無論在哪兒,陪領導都是門技術活兒。

此致,

敬禮

愛你們的高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