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治癒者:出院後一度複陽,計劃復工又擔心遇歧視
2020年04月07日19:17

原標題:武漢解封|治癒者:出院後一度複陽,計劃復工又擔心遇歧視

“武漢解封后,希望可以盡快讓生活走上正軌,也希望能在春天的尾巴去看看花。”4月6日,鄭曉恬(化名)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說道。從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到治癒出院、解除隔離,曆經55天,她終於回到家了。

鄭曉恬是湖北省荊州人,在武漢工作。2月11日,她疑似感染新冠肺炎,於荊州入院觀察,2月15日確診,3月4日治癒出院後,由於核酸檢測出現複陽,她又在定點酒店隔離了32天。

一家人里,爺爺、媽媽也相繼感染住院,爸爸和奶奶分別住進了隔離點觀察。這個家庭曾經差點因為病魔而被拆散。所幸,各地醫療隊陸續支援湖北省荊州,後期當地的醫療資源壓力得到緩解,醫院應收盡收,鄭曉恬一家人得以逃過這一劫。

“我剛剛確診時其實挺忐忑的,不過早發現早治療。這期間,全家人包括其他親屬和朋友都很樂觀,所以我也是在非常融洽和愉快的環境中度過的。”鄭曉恬說道。

如今,她的爺爺和媽媽早已出院並且解除隔離,爸爸和奶奶也沒有感染。一家人又重新團聚了。她說,希望解除封禁了,安全了,能拍一張全家福。總覺得好多事情,不趁早,可能就會沒有機會了。

現在擺在她面前的是復工的問題。4月8日武漢即將解封,她計劃居家隔離期滿之後,四月中下旬回武漢復工。這是她去年10月才剛應聘上的新工作,她擔心住院休息比較久,重新工作會不會有點不適應,也擔心到公司後同事會有所避讓,甚至出現歧視問題。

“經曆疫情以後,覺得健康真的比什麼都重要,珍惜當下所擁有的一切吧。”鄭曉恬說,如果還有需要,回武漢後也想去捐血漿抗體,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以下是鄭曉恬的口述:

住院期間:醫護做到了能做的一切

2月11日,因為爺爺確診了,所以我去醫院做了檢查。當天查了肺部CT和血液,CT顯示肺部有磨玻璃狀病症,所以我入院觀察了。2月15日,得到核酸檢測結果——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我屬於輕症,肺部感染不算嚴重,3月4日治癒出院,一共住院23天。

在院期間,前期10天左右每日需要打點滴、吃西藥。後面停掉點滴以後,就開始吃從廣州那邊送來的中藥衝劑以及熬好的袋裝中藥。我們大概每隔一天會做一次核酸檢測,鼻咽拭子都會做,每隔一至兩天會抽血檢測,每七天做一次CT。

在醫院生活會很規律。早上四點至六點會有護士來抽血,七點左右開始配送早餐,吃完早餐後開始吃藥,然後打半天點滴,中午午睡,下午可能會去做CT檢查。天氣好的時候會坐在醫院陽台曬太陽,看看遠方。每天會抽空在陽台走走或者慢跑一下,也會跟家人一起視頻聊天。病友之間都非常和諧,每天會一起打氣加油,一起聊天。我們是四個人住六人間,輕症床位並不算緊張。期間,我媽媽也感染住院了,我跟她不在一個病房,但每天我們會各自用手機視頻聊天。

記憶比較深刻的是一位防護服上寫著“易烊千璽”名字的護士姐姐,聽她聲音感覺年紀不算大。因為穿著防護服,戴著兩三層手套,加上醫院病床的高度不高,她給我媽媽抽血時幾乎是半跪在床前找血管。可能因為工作時間長,防護服不透氣,也不能喝水、吃東西。工作到一半,她實在喘不過氣,就說了聲抱歉,自己站在陽台,打開窗戶,站了幾秒鍾,馬上又回來繼續工作。隔著厚厚的防護服,他們做了能做的一切。這還是我們這邊醫院人手不算太缺的情況,武漢估計更難。

挺感動的是,家人和朋友一直都特別暖心,大家都特別積極樂觀。我跟媽媽入院後,爸爸跟奶奶情況一直比較好,萬幸沒被感染。家人群裡有醫生,會幫助我們分析病情。剛剛入院的時候,爸爸和奶奶在隔離點,我跟媽媽每天會各自用手機,和姑媽一家一起“雲吃飯”,聊聊天,分享自己今天吃了什麼,也很開心。朋友們知道我確診後,都很關心,會在群裡給我打氣,拉我一起玩劇本殺遊戲,給我發電影資源,盡他們所能,讓我不去想病情,並且過得更有趣。

我剛剛確診時其實挺忐忑的,還好在微博遇見了一位病友,好多怕家人擔心不敢說的,都能跟他一起聊。因為他入院比我早,好多流程他也更熟悉,當時感覺病友之間都跟明燈一樣,互相支持,互相打氣。我們的害怕和擔心,也只敢讓病友知道。因為怕家人會擔心,只能報喜不報憂。不過還好,病情一直不算很嚴重,大家互相鼓勵,心態也都很陽光。

全城封鎖之下,2月14日情人節,男朋友來醫院做檢測,雖然沒能見面,但是收到了愛心巧克力。

出院後“複陽”,隔離32天

治癒出院是3月4日。知道可以出院的時候特別開心。說實在話,那時候的感覺是,春暖花開。坐在社區派來的城管巡邏小敞篷車上,曬著太陽,吹著不冷的風。看見路上花開了,樹綠了。感覺一切都要好起來了。因為住院不能淋浴,所以去到隔離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洗頭洗澡。出院以後,仿若新生。

我從出院開始就在統一隔離的定點酒店進行隔離,一共隔離了32天。

正常來說出院後在酒店隔離14天,去醫院做CT檢測、核酸檢測和血液檢測後,16天再複查核酸,沒有問題就可以回家,繼續居家隔離14天,然後再去醫院進行以上三項檢查後可以解除隔離。

但是我14天的核酸檢查是陰性,第16天的是陽性,所以在隔離點又多隔離了5天之後再去檢查。第一次是陰性,隔天又是陽性,就又隔離了7天。4月2日,檢查結果是陰性。4月4日,也是陰性。所以4月5日,我就可以回家了。

我的爺爺和媽媽之前已經出院了,他們都挺好,因為沒有反複,已經解除隔離了。爺爺當時治療時候其實相對危險,但是因為他很樂觀,所以恢復也很快,現在每天在家還能原地跑跑步,打打八段錦。

離開家人快兩個月了,家人準備做一桌好菜,收拾好房間等我回家。目前身體除了偶爾會體溫偏高一點,沒有其他太大問題。可能肺活量不算很大,但是正常活動不會氣喘。生活飲食方面我覺得沒太大變化,不過我會更加註意自己的健康,也會更多運動,鍛鍊肺部功能,運動也會適當。

相比較而言,我覺得輕症患者後遺症應該不會太大,因為治療過程中,用藥並不多,而且多是連花清瘟一類抗病毒的藥,偏重中藥治療。我有認識的病友說他們感覺心臟不太舒服,心跳過快,以及治癒後仍然有咳嗽一類的現象。也有人說自己會時不時肌肉痠痛和輕微抽搐。遇到這些情況,他們一般都是會先問社區,已經解除隔離的病友會自行去醫院看病,沒有解除隔離的需要在社區安排下去醫院。已經解除隔離的人員,如果再次在檢查中出現複陽,也會繼續來隔離點隔離。

回家隔離:出房門就戴口罩,擔心復工歧視

4月5日,在連續兩次核酸檢測陰性後,社區的居委會到隔離點辦理相關手續,接我回家。

回家後,我繼續在自己的房間隔離。出房門就戴上口罩,跟家人保持一米遠的距離。共用洗手間,隔天消毒一次,洗手間也準備了消毒噴霧,自己用過後會噴灑一遍。吃飯是分餐,我們家是單獨準備碗筷,用一個小盒子裝好,然後用公筷夾菜到房間吃。碗筷餐具單獨洗、單獨放。喝上了排骨蓮藕湯,回家可以喝湯超級棒!

當時確診我就在想,早發現早治療。這期間,全家人包括其他親屬和朋友都很樂觀,所以我也是在非常融洽和愉快的環境中度過的。也很感恩,因為生病時屬於比較後期,醫院應收盡收,沒有為就醫而擔心。特別感謝政府和醫院,感覺自己身後有個強大的祖國。如果還有需要,回武漢後,我也想去捐血漿抗體,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之前是在武漢從事會計工作,公司大概在3月20日左右復工。生病期間,公司一直比較關心,也讓我好好休息,好好恢復。復工應該需要社區幫忙轉碼,有綠碼就可以,預計會在四月中下旬復工。我最大的困擾是住院休息了這麼久,重新工作會不會有點不適應,以及有點擔心歧視問題。今年內,我應該都會主動拒絕聚會,不過也有點擔心去到公司以後同事會有所避讓。

經曆疫情以後,覺得健康真的比什麼都重要,以後要養成好習慣,多多鍛鍊身體。珍惜當下所擁有的一切吧。武漢解封后,希望可以盡快讓生活走上正軌,也希望能在春天的尾巴去看看花。

還有一個願望是,希望解除封禁了,安全了,能拍一張全家福。家裡好多年沒拍全家福了。生病了才覺得,好擔心家裡老人會離開。總覺得好多事情,不趁早,可能就會沒有機會了。所以該打的電話要多打,想見的人要立馬去見。想說的話,千萬別說不出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