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唯40分鍾新作《後疫》:像場疫情音樂電影俯瞰眾生相
2020年04月07日21:18

原標題:竇唯40分鍾新作《後疫》:像場疫情音樂電影俯瞰眾生相

從2019年作品中的老譯製片到這首《後疫》中的種種新聞和VLog片段。人聲作為一種陳述內容的加入,極大地提高了作品的敘事能力。

4月4日,全國為在抗擊新冠疫情中犧牲的各界戰士們默哀致意。而在同一天,著名音樂人竇唯也與搭檔文智湧一起,以“朝簡”組合的名義發佈了一首關於疫情的新曲《後疫》。用這支長達39分46秒的作品對這兩個多月來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和在此期間發生的種種做了一個記錄。>>>竇唯發40分鍾新作,收錄全球新聞、網絡聲音記錄疫情

歌曲封面

關注了竇唯近期動態的聽眾們應該已經注意到,這支《後疫》和2019年竇唯連續發佈的10張專輯擁有較為相近的風格:合成器氛圍、音效加上大量的采樣,這是典型的“朝簡”時期的竇唯所具有的風格。儘管同樣屬於不以人聲為主導的實驗音樂,但我們可以注意到竇唯在各個時期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都產生了不同的風格——如不一定樂隊的爵士、譯樂隊的後搖、暮良文王的中國元素以及FM3的噪音和自然采樣等。

在朝簡時期,竇唯作品的特徵顯然是大量的人聲采樣。從2019年作品中的老譯製片到這首《後疫》中的種種新聞和VLog片段。人聲作為一種陳述內容的加入,極大地提高了作品的敘事能力。我們可以把朝簡的作品認為是一種含有樂器鋪墊的,通過片段剪輯來呈現某一主題的音樂電影作品。而這首篇幅超長的《後疫》則以疫情在中國得到一定控製但在歐美日趨嚴重為線索,利用采樣進行了大量的敘事。

在一定時間的聆聽之後,你會發現其中有著故事線乃至一定的思辨——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新冠病毒稱呼為“中國病毒”的做法、他因此受到的詰問以及在美的華僑乃至亞裔因此遭遇的問題等,成了這支作品的主線劇情。而人們在災難中的不安和勉力生存的勇氣,乃至對“歌頌災難”現象的諷刺也都為劇情增添了風味。全曲接近40分鍾,但其實聽感並沒有非常冗長。中文、英語、西班牙文交替出現在采樣中,傳遞敘事和情緒,令這首作品成為一首完成度很高的“音頻電影”。

毫無疑問,竇唯許多年前就已經離開了流行音樂市場,開始進入實驗音樂領域。正如電影有商業片和文藝片,這種並不以商業傳播為主要訴求的音樂可謂音樂中的文藝片。它可以不受到流行音樂種種範例和條框的拘束,採用最為合適的和聲語言、篇幅、配器等手法來為作者的表達服務。儘管對於聽眾來說相對流行歌曲會有更高的欣賞門檻,但真正浸入這個世界,卻能從音樂中體會更多的情緒,我們可以將之視為這個時代的交響樂。在欣賞實驗音樂時,我們可以不必拘泥於對於優美旋律或是歌詞金句的追逐,而是主要去體會一支作品從頭到尾能夠給予你的感性體驗。此外,一些側重於敘事的實驗音樂也會用聲音而不僅僅是作為歌詞的文字來講述故事。

實際上,實驗音樂和流行音樂也並非存在著不可攀越的壁壘,竇唯的《黑夢》《山河水》等專輯就嚐試了實驗音樂和流行歌曲的結合。而早在上世紀70年代,平克·弗洛伊德的《迷牆》則以一張專輯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電影。好的實驗音樂不僅可以打破實驗和流行的邊界,甚至也可以打破聽覺與視覺的邊界。在全球疫情形勢仍不甚明朗的如今,《後疫》似乎令我們來到雲端俯瞰世界上的眾生相。在聽完這篇宏大的作品後,留下的是震撼的感性體驗、一些思索和一些值得回味的細節,這便是一支值得聆聽的作品。

□優作(樂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