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參考報:抗疫下半場重點是擴大有效投資
2020年04月07日09:14

  抗疫下半場重點是擴大有效投資

  來源:經濟參考報 劉海鸞

  近日,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和孫冶方經濟科學基金會共同舉辦了“擴大有效投資,推動經濟盡快複蘇”網絡視頻會議。會議圍繞國內疫情防控進入下半場後所面臨的經濟重建與如何盡快走出危機等焦點問題展開討論並建言獻策。

  擴大有效投資推動經濟複蘇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當前政府投資的乘數弱、擠出效用高、邊際效應低,投資效果不理想。他建議,提升政府投資“有效性”從以下三點基本思路出發,第一,要從“物本邏輯”轉向“人本邏輯”,公共服務跟著人走,投資跟著公共服務走。第二,要從“經濟效益最大化”轉向“公共風險最小化”。第三,要從“劃政府邊界”轉向“政府和市場、社會合作”,突破界域思維,以行為為基準來處理政府與市場、社會的關係。總體上,劉尚希認為,從當前來看,要從“基於物的項目+投資”轉向“基於人的項目+消費+投資”。對衝疫情影響,擴大政府有效投資,應以擴大公共消費為前提。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室主任紀敏建議,考慮投資作用時,既要考慮需求的情況、投資收益,也要考慮投資的成本和代價,注意平衡其中的關係。當前擴大有效投資,要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部署,綜合考慮量的合理增長和質的穩步提升。短期來看,疫情的衝擊下需要加大促進量的增長這方面的力度;但疫情終將過去,量這塊的力度需要邊走邊看,根據情況靈活調整。成本和代價也包括體製固化,即增加後續改革難度。比如,在實施新老基建投資時,如果短期內刺激力度過大(當然需要也必須這麼做),一些原有的本需改革的體製機製問題就會更為固化。紀敏表示,短期刺激穩經濟與體製改革有統一的一面,也有矛盾的一面,寓改革於政策、用改革穩增長,願望是好的,但實施起來並不容易,需要平衡好穩增長和促改革、短期與中長期的關係。同時現在不比當年存在普遍瓶頸,當前擴大投資一定要考慮需求約束,否則無法回報投資難以持續。此外,新基建是高技術投資,還要考慮技術約束甚至技術人員的約束。

  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長金鵬輝圍繞“如何擴大有效投資,推動經濟盡快複蘇”提出六點建議。一是中央明確要加快數據中心建設進度,但在能耗方面地方政府受到硬性考核限製,建議將數據中心能耗單列;二是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民用支線機場發展嚴重滯後,而航空業相對於公路、鐵路而言有占地少的特點,當前應加大投資力度,建議優先考慮加大民用小型支線機場建設力度;三是在穩定房地產經濟的前提下,深化財稅體製改革,減少地方對土地財政的依賴,抑製地方依靠房地產拉動經濟的內在衝動;四是在穩定外貿外資方面,注重發揮人民幣國際化作用,比如支持人民幣跨境貿易再融資;五是改革GDP核算方式,可在目前生產法核算基礎上,並行支出法核算方式,以更有利於真實核算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六是在穩投資方面,發揮國企和國資的帶頭作用,加快推進一批具有顯示度的重大新投資項目的開工建設,進一步帶動民間投資。此外,針對近兩年談得比較多的“進口替代”,金鵬輝認為,掌握“卡脖子”的核心技術不等於要搞“進口替代”戰略,分工帶來效益,中國作為全球化的受益者,應該倡導國際分工和產業鏈全球化,儘可能發展出口導向。

  上海市政府參事盛鬆成表示,疫情之下,投資將會在今年經濟增長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其中房地產投資是不可忽略的部分。疫情對房地產及直接相關行業的衝擊非常大,既體現在行業投資和銷售方面,也體現在就業方面,尤其要注意其中的隱性失業情況。應當在堅持“房住不炒”和“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前提下,穩定房地產投資和銷售,避免房企資金鏈斷裂和大規模倒閉。盛鬆成不主張運用下調首付比例、下調按揭貸款利率等需求端調控政策,因為這會導致房價大幅上漲。他建議應更多運用供給端調控措施,要保持一二線城市土地供給的適當增加。從長遠來看,我國城鎮化還有較長一段路要走,需要有與之配套的房地產供給和服務。此外,應重視房地產市場中的結構性的問題,包括一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供給差別,商住樓和居民住宅的庫存差別等。

  讓“新基建”激發中國經濟發展潛力

  孫冶方經濟科學獎評獎委員會主任江小涓判斷,“新基建”短期規模有限,但能夠帶動的建設是非常可觀的。從中短期看,“新基建”是促進疫後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變量,是重要的非常規的新增長點之一。具體而言,她指出,製造業和服務業的融合發展,在原來的信息技術條件下是非常難做到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為生產型服務業和製造業的融合發展提供了真正的應用前景,並且很多前景非常有前途。從實施角度,江小涓認為,推進“新基建”政府和企業要有合理的分工,企業先行,如果企業不行,政府再做。政府方面,她建議,首先,政府所屬的機構應該多提供一些行業公共產品;其次,政府應該幫助企業來拓展海外市場,為企業創造更好國際營商環境;再次,政府要為數字服務的落地提供機會。總的來說,江小涓認為,“新基建”或新一代信息技術還是應該加快部署,其產業的發展空間前景是很大的,但是怎麼部署,誰來做,還是要認真研究,不能政府企業社會盲目地一哄而上。

  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認為,在當前宏觀背景下,“新基建”短期有利於擴大有效需求,穩增長、穩就業,長期有利於增加有效供給,釋放中國經濟增長潛力,推動改革創新,改善民生福利。他預測,支撐未來20年中國經濟社會繁榮發展的“新基建”是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互聯網等科技創新領域基礎設施,以及教育、醫療、社保等民生消費升級領域基礎設施。任澤平表示,啟動新一輪基建,關鍵在“新”,不是四萬億重來,而是在新的領域、新的地區、新的方式、新的主體、新的內涵方面。任澤平建議,應區分“新基建”的基礎設施和商業應用。前者更多的是由政府和市場一起來幹,或者政府支持市場企業來幹;後者更多地依靠市場和企業來幹。政府、市場和企業相互配合支持,共同發揮作用。最後,他建議,應該盡快形成對“新基建”的共識,做好應對全球經濟衰退和金融危機的充分準備。有準備是機會,沒有準備就是風險。

  發改委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黃漢權認為,第一,投資對於對衝疫情、恢復經濟增長、實現高質量發展具有積極作用。短期可以形成需求,緩解個人消費和出口的大幅下降;中長期有助於形成有效供給和先進生產力;應該要加大力度。第二,在三大主要投資中,基建投資對經濟的拉動作用立竿見影,而且政府能夠直接掌控,說干就能幹。新老基建要統籌考慮、一體推進、協調發展。雖然當前“新基建”提及較多,但在傳統基建中,曆史欠賬還比較多,需要補短板,例如老舊小區改造、地下管網、鄉村振興、生態建設等,不能光從經濟利益的角度考慮基建,還要兼顧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第三,重視推動新舊動能轉化,促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方面的基礎設施投資,比如研發創新基礎設施投資、製造業創新中心的建設、產業基礎能力提升公共平台的建設、人力資本的提升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