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園為什麼頻頻對自己“開刀”?
2020年04月08日18:44

  來源:一舟有料

  謀變,或是生命活力的象徵。

  而眼下,頭部房企碧桂園正持續不斷地對自己“開刀”。

  一舟獲悉,繼廣深區域後,4月1日,碧桂園內部又發文宣告了關於調整貴州區域、成立貴西北區域及相關人員任免的通知。包括最新調整在內,自3月24日至今,碧桂園涉及調整的區域一共17個,比如,原浙南區域併入浙東區域、原京東北區域併入天津區域等調整。

  修正

  對此,碧桂園內部人士表示,“去年碧桂園員工數同比上年末減少約2.9萬人。但其中,約大約2.5萬人相當於轉崗。2019年,碧桂園員工真實波動比例為3.9%,屬於行業正常範疇。”

  同時,4月3日,碧桂園總裁莫斌在公司高管會上表示,上述一系列區域架構的優化整合,是針對企業管理運營中存在的不足進行主動地自我修正。

  而這樣的修正,還會持續。上述會議透露,碧桂園總部精效高幹還要繼續進行。所有的區域要推動項目做一成一,在做強做優的同時,還要做精。未來碧桂園還有可能會根據市場、內部管理的需要進行細分。在培訓培養、優勝劣汰並賦予更大的平台方面,進一步加大力度。

  按照碧桂園的初衷,其將進一步整合在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長三角等區域資源,強化競爭優勢,因此對相關區域進行合併調整。

  事實上,從眼下地產行業的發展現狀來看,適時修正著實也很有必要。

  在疫情疊加境內外複雜經濟環境下,前有萬科為更好活下去,增加現金儲備、恒大75折促進銷售、融創適時“換倉”,後有多家中小規模房企降薪自救,均預示著2020年行業整體環境不容樂觀。

  往年,若房企公佈新一年銷售目標同比增幅不在20%以上,顯得底氣不足。而2020年,各房企設定的銷售目標增幅超過15%的都寥寥無幾。

  對於一家年權益銷售額突破5500億元的大型房企,只有不斷圍繞利潤,負債,資金各項指標進行的組織架構調整,使得財務數據長期穩定,才能走的更遠。

  遠見

  不過,與部分受此次疫情衝擊,被動進行調整的房企不同,碧桂園這場調整早已開始,且已經延續了2年。

  碧桂園於2018年開始弱化規模增長指標。2018年之前,規模快速增長令碧桂園在行業內備受矚目。但從2018年之後,碧桂園不再對外公佈銷售目標,僅設內控目標。也正是於2018年,碧桂園開始進行區域架構的調整。

  如莫斌所言,未來的區域整合還要進一步思考區域做強做優的問題,會以年化回報和利潤總額為考核,而不再以規模論英雄。

  而運營效率的提升通過利潤與回款才能得以體現。伴隨規模增長指標的弱化,碧桂園越發重視回款,並計入考核指標。

  這一些考核指標,在2019年年報中有了答案。數據顯示,2019年末,碧桂園在持續調整的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等五大城市群,碧桂園權益可售資源占比達74.7%。

  其中,截至2019年12月底,碧桂園位於大灣區內已獲取的權益可售資源約3091億元,潛在的權益可售資源達3226億元,權益可售資源合計6317億元。

  2019年末,碧桂園可動用現金也達到史上最高水平。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碧桂園可動用現金餘額約2683.5億元,占總資產比例達到14.1%,加之尚有3167.9億元的銀行授信額度未使用,現金流十分充裕。

  由此來看,一家企業的遠見能力,決定其發展深度。而碧桂園作為行業龍頭,多數時候就正是以這種遠見性,快速跑贏行業。

  2015年,碧桂園就緊隨行業大勢,把握機遇,通過一系列的區域裂變深耕市場,實現了規模快速擴張,成為行業龍頭。如今,在行業寒潮時,碧桂園再次根據需求謀變,或又將是遇見另一不同的風景的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