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友”集合 恢復充滿人情味的社區感
2020年04月08日05:18

原標題:“森友”集合 恢復充滿人情味的社區感

“森友”集合 恢復充滿人情味的社區感

趙倫

疫情期間,年輕人宅在家玩遊戲消磨時光並非什麼新鮮事。但是最近,《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以下簡稱《動森》)《我的世界》等養成類遊戲的大火,還是超出了不少人的想像。在玩過這個遊戲後,我逐漸熟悉了其對年輕人內心需求的準確把握。正如《動森》的製作人野上恒所說的:“很不幸,在這個遊戲發售之際,世界正在發生這樣的事情,種種災難讓我沮喪和傷心。考慮於此,我們希望《動森》的海量粉絲可以把這款遊戲當作一場逃離,在這個艱難的時刻,也能過得開心。”

在我看來,這種開心的回歸,並不是回到傳統遊戲那種“打怪升級”的暢快感,而是一下子回歸到農耕社會以前的“前現代”社會。人們不再需要糾結於自我清晰的生活目的,而是可以享受整日在樹林中遊蕩的無目的狀態,停下腳步細細分辨每一種昆蟲和魚類,像孩子一樣重新對萬事萬物充滿好奇。而當人們不必為金錢奔波、被時間驅使之後,由此產生的閑暇也在重新定義著年輕人的社交。

談及現代社會,牛津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項飆曾經提到“附近”的消失。由於大家都在忙於自己工作、學分、實習和戀愛,對於周邊社區的關注度正大大減少。在這種情況下,這種“附近”的關係往往顯得輕飄,也比較難沉澱和延續下來。比如,年輕人即使每天都點外賣,也未必會與外賣小哥聊上幾句話。生活在“水泥森林”之中,許多人對鄰居和周邊商販也難言熟識。

在養成類遊戲中,一些系統設置會降低朋友間互相拜訪的門檻,也間接增加了人們深度社交的動力和頻率。比如,每一個島嶼都有一種特色水果,遊戲玩家可以自行種植,然後賣給當地商店。可是,由於本土特產與外地水果的價格可能會有5倍之差,於是玩家最理智的選擇就是去拜訪朋友,互換水果,然後賣給當地商店。

在這種情況下,串門就變成了日常,大家恢復了那種彼此操心、充滿人情味的社區感。就像是不少人愛看《請回答1988》等年代劇一樣,遊戲中這種“附近”的回歸,往往能勾起人們頭腦中類似的溫馨回憶,讓玩家感到無比美好。

與此同時,通過虛擬遊戲設定,人們有時反而能增進對朋友的真實瞭解。玩家能夠隨心所欲地搭建房間、佈置場地,造什麼全憑自願。比如,我的朋友就精心佈置了一家色彩斑斕的遊樂園,有人酷愛建造蹦極場館或水族館,而我的“畫風”則是東北三江活魚村。

現實生活中,我們的成長路徑選擇往往會被太多外在因素羈絆,以至於很難分清哪些是自己和朋友的真實喜好。遊戲提醒人們,如果沒有了外在限製因素的考量,我們的選擇反而會更接近內心真實興趣。你會發現,人們在遊戲中有時會呈現出與現實不同的個性:外表冷漠的人可能內心渴望童趣,日常按部就班工作的人也會希望來一場刺激的遠行。而在去朋友家串門,幫他們佈置房間的過程中,我也更加理解了對方日常埋藏於心底的興趣。不必著急去做“任務”的設定,也讓我們彼此的溝通也更加舒緩和深入。

於是,我開始享受無所事事,去找每一位鄰居不停對話和閑聊,體會任意支配時間的感覺,重拾閑暇的樂趣。那一刻,我也發現,當自己不再受製於現實生活的快節奏,當“附近”的關係重新被沉澱,由此產生的社交變化其實另有一份美好。

趙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08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