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鞋服廠商轉產醫療物資 負責人呼籲加強出口監管
2020年04月08日05:34

原標題:莆田鞋服廠商轉產醫療物資 負責人呼籲加強出口監管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莆田鞋服廠商轉產醫療物資,呼籲加強出口監管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鄧雅蔓 | 福建報導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擴散蔓延,世界各國對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等醫用物資的需求在快速增長中。

  但與此同時,有關醫療物資出口的爭議事件也在不斷增加。由於抗體檢測盒的表現不如預期,西班牙、土耳其和捷克等國先後對國內檢測盒、口罩等醫療物資提出“退貨”和暫停進口。

  面對類似事件的發生,國內監管的力度正在加強: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藥監局聯合發文,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醫用口罩、醫用防護服、呼吸機、紅外體溫計的企業向海關報關時,須提供書面或電子聲明,承諾出口產品已取得我國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書,質量達到出口國所要求的標準等。

  王剛是國內最早一批轉產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等醫用物資的工廠的負責人,和福建莆田數十家工廠一樣,他們於1月30日開始改造生產線,2月9日開始投產,2月中旬開始對外出口醫用物資。

  莆田市是我國東南地區最集中的鞋子、服裝和紙尿褲等用品的生產基地,加工貿易市場也很發達。但在此次疫情發生之前,這座300萬人口的城市沒有一家口罩製造工廠。

  在將自家醫用物資出口到歐洲國家的40多天中,王剛最深的感覺是“混亂”:醫療物資標準混亂、混亂的訂單來源、產品生產前景不明。

  但由於出口帶來的收益相對內銷要高不少,本就從事加工貿易行業的他不捨得放手這塊市場。近半個多月來,王剛每天最主要的工作是尋找符合出口標準的原料和利潤較高的訂單。以下是他的口述:

“中國標準”和“他國標準”

  在採購醫用口罩的原材料——克重50g專用熔噴布的過程中,我遇到了不少“坑”。

  我們對接的出口客戶主要來自歐洲國家,包括意大利等國,它們訂製的口罩以醫用為主,所以對原材料要求比較高,採購合同上最主要的一條質量標準是“熔噴無紡布要達到YY046—2011醫用口罩技術標準”,也就是至少克重50g。

  國內很多原料工廠提供的都是克重20g-25g的產品,也就是我們日常的民用口罩標準,雖然達不到克重50g標準,但仍然有很多人在向工廠推銷。同樣是熔噴布,但本身原料質量不一樣,防護的效果也不一樣。

  不僅如此,對於國內新湧現的一些“新材料”口罩,比如PTEE納米纖維膜材料、石墨烯材料口罩等,雖然有些已經有官方機構認證,但符合“中國標準”未必就意味著符合“出口國標準”。歐洲客戶一般對“新材料”接受程度不高,一是因為口罩質量可能涉及到使用者的生命安全,二是因為他們對於這些材料瞭解有限,心裡存疑。

  就連我們自己的工廠,也不太敢去接受這樣的“新材料”。因為推銷者本人的材料來源並不是很有保障,真的是來自於官方點名的那家工廠嗎?不一定,甚至有些推銷者會說出“做成口罩可以重複使用10次”之類的話,從我們製造工廠方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話不太靠譜,因為僅口罩回收和消毒就是一個複雜的流程。而驗證“新材料”是否真的有效果,肯定是需要一定時間和成本的。

  剛開始轉產時,我好幾次差點採購了不符合標準的材料。有一次,對方稱自己是“中石化工廠”的員工,有多餘的原材料可以賣,我信以為真,因為中石化是業內最老牌的原料生產方,後來發現只是一個熔噴布克重20g的小廠。逐漸瞭解這個行業後,我就知道工信部指定的原料工廠基本上對接的都是大型製造工廠,員工“倒賣”的可能性很小。

  不僅是口罩出口遇到標準問題,其他的物資比如醫用防護服也有不同區分標準,但相對於口罩我們不缺乏石化塑料、生產成衣的技藝也相對成熟,所以生產遇到的問題較少。所以,要達到醫療物資出口標準,原材料能否同時符合“中國標準”和“他國標準”,是很重要的一點。

被屢次轉手的訂單和新入局者

  雖然目前手中並不缺訂單,但能夠找到適合的訂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生產規模有限,我們拿到的訂單基本上都是幾十萬到一百萬的,但這中間存在一個問題:訂單經過數次轉手後,我們生產方可以拿到的利潤被壓得很低。

  這導致一種現象:即使是同樣數量和品類的貨物,最終的利潤也有較大差異,醫用防護服的利潤是100塊/件還是20塊/件,這往往取決於它被轉了幾手。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多拿到一手訂單,比如企業對意大利的捐贈訂單等。

  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年很多行業都不好做,很多製造和貿易企業湧入醫療物資行業。截至3月22日,國內僅口罩生產企業就有6萬多家了,還有很多企業在醞釀入局,競爭很激烈。它們拿到訂單後,可能自己不想生產和無法消化,才會轉手出去。

  我們的優勢在於轉產比較早,當時莆田的監管部門也一直在指導我們如何註冊、申請國內外的各種資質證書,所以現在我們手裡的證書基本是齊全的,包括國內的、美國FDA和歐洲CE認證等。

  4月1日的醫療物資出口政策執行後,基本上國內能夠“確保”醫療物資出口資質的企業主要就剩下進出口醫療公司和專業醫用物資製造工廠,我們拿到的相對穩定的訂單主要也是來自於進出口醫療公司。

  進出口醫療公司的跨境資質能夠解決很多問題:尤其是各國保障醫療物資運輸環境下,它們能夠在大多數港口和航運都停擺的情況下,讓你的貨物最終抵達客戶手中。

  其他的訂單就不是很穩定,有不少公司會主動來找我們做轉手訂單,我們會儘量選擇利潤高的;另外我們也在開闢其他的客源。

  疫情決定生產前景

  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多久,這取決於疫情。疫情好轉之後,需求肯定會逐步下降,我們也就要考慮做其他的產品,比如原先的服裝加工。

  如果說,2020年還有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的話,那就是早早決定轉產做了醫療物資,不然,現在服裝工廠虧損肯定會特別嚴重,而且因為原料和設備價格的上漲,越到後面,轉產的成本越高。

  剛開始轉產醫療物資,純粹是為了滿足內需市場。我所在的莆田市是東南地區最集中的鞋子、服裝和紙尿褲等用品的生產基地,加工貿易市場也很發達。但在此次疫情發生之前,這座300萬人口的城市沒有一家口罩製造工廠。

  所以,年初五回到工廠後,我們很快投入了口罩的研發生產中。本來我經營的是服裝廠,轉做醫用防護服更方便、成本更低,但預計到口罩的內需市場需求更大,而且當地政府會給予不少幫助,所以我們最後決定先攻克口罩。

  對於製造工廠來說,口罩生產工藝並不複雜,當時也採購到一批符合口罩生產標準的無紡布和熔噴布,但是專業設備“一機難求”。幸運的是我們技術工人的改造思路很靈活,知道如何改造設備來替代“口罩機”。截至2月10日,莆田市的自主口罩日產量大概達200萬隻。

  在國內疫情逐漸穩定下來後,我們就想著把多餘的產能拿來出口,但沒想到後來國外的疫情這麼嚴重,出口需求短期內大幅增長,所以很多東西我們還在學習當中,做得並不是那麼完善。

  我現在想得比較多的是,能賺的時候儘量多賺點。因為今年很多行業都很難,可能後面就靠這些利潤吃飯了。

  責編 | 呂江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