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病房21天瘦了8斤
2020年04月08日04:10

原標題:隔離病房21天瘦了8斤

黃光慶(中)和同事在一起  早上6點半準時醒來,黃光慶才意識到自己在隔離期間,不需要去上班。他繼續倒頭又睡。37歲的黃光慶是十堰市人民醫院急危重症醫學中心副主任。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他在重症隔離病房守護了21天,一共有20多名患者在他的治療下出院。進入隔離病房的這21天,他瘦了8斤。在他看來,治療新冠肺炎,很多患者還需要“心藥”。“不誇張地說,有時醫生幾句鼓勵患者的話,就給了患者活下去的勇氣。”黃光慶說。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2月7日十堰市人民醫院開始組建重症離病房,黃光慶作為首批醫生入駐重症病房。晚上10點,隔離病房已經佈置完備。僅僅過了3個小時,也就是2月8日淩晨1點多,就有危重新冠肺炎患者轉入醫院。

  沒有醫生的“心藥”

  可能很多患者早就沒救了

  黃光慶經手的第一例患者是76歲的陳奶奶。轉來醫院時,陳奶奶已經呼吸衰竭,腎功能也開始衰竭,血壓也比較低,隨時有生命危險。9小時的搶救後,黃光慶體力嚴重透支,防護服已經可以捏出水來。經過持續3天的無創呼吸機及血液淨化治療,陳奶奶的病情終於穩定下來,轉入單間隔離。

  因為戴著無創呼吸機,每次喂陳奶奶吃一頓飯,都要一個小時。黃光慶交代護士長,從食堂打來米飯,放進電飯鍋,在裡面加入雞蛋和青菜,煮成粥給老太太喝。營養加強後,陳奶奶身體狀況恢復很快,2月23日康復出院,轉到當地繼續隔離觀察。出院那一天,陳奶奶十分激動,她哽嚥著跟黃光慶說:“非常感謝你們把我從鬼門關上救回來了。”前兩天,陳奶奶的兒子還給他發來陳奶奶坐在鄉下的曬穀場曬太陽的照片。那一刻,黃光慶覺得,自己這半個月的辛勞都是值得的。

  在重症隔離病房值守的這21天,黃光慶一共收治了20個病人,他發現,新冠肺炎患者的“心病”很重。如果醫護人員不能給患者足夠的安撫,患者不配合治療,自暴自棄,情況就會比較凶險。可以說,沒有醫生的“心藥”,很多患者可能就沒救了。

  作為科室副主任,黃光慶只要有空,第一件事就是多到病房和患者聊天,給患者打氣。哪怕自己少睡兩小時,也要在病房多陪患者聊天。“在新冠肺炎患者眼裡,我們就是他們最後的依靠,有時看著患者期盼的眼神,我覺得肩上擔著千鈞重擔。”

  9小時生死時速救回老人一條命

  在重症隔離病房,不只是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會有生命危險,疑似患者也隨時可能有性命之虞。“對我來說,幾乎沒有上下班之分,下班後也不敢大口喝水,一個電話過來,我就要趕回去上手術台。”

  65歲的湯爺爺因“突發間斷性胸前區疼痛12小時”於2月12日急診入院,作為疑似病例被收治在重症隔離病房疑似區。但當日17時30分,這位老人突發呼吸困難,隨時有生命危險。黃光慶馬上為他行無創呼吸機輔助呼吸等治療,當晚10時,老人被轉運至導管室緊急行冠脈造影。造影發現,老人冠心病左主幹三叉病變,血管最重狹窄達到90%-95%。考慮到老人有多種基礎疾病,支架植入風險過高,黃光慶為他維持當前治療,等待病情穩定後行冠脈搭橋術。

  等老人病情逐漸稍穩定,已是淩晨兩點半。黃光慶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胃疼。把老人交接給接班的同事,所有搶救人員脫下防護服時已經全身濕透。“為了這名患者,我們團隊幾個人從下午五點半一直忙到淩晨兩點半,沒吃飯,沒上廁所,但搶救病人就是這樣生死時速,一秒鍾也不能耽誤。”最終,經過多次核酸檢測,湯爺爺排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情逐漸穩定,五天后撤除IABP,於2月21日出院繼續藥物治療。

  21天瘦了8斤

  黃光慶說,在重症隔離病房工作,醫生們不僅工作負荷大,心理壓力也很大。重症隔離病房的護士實行三班倒,每個班8個小時,但實際上都要工作10多個小時。“1月23日中午1點多,一名護士工作了6個多小時後,昏倒在地上。這名護士當時在疑似患者病區,都是單間,隔離病房的醫生拿著對講機喊她時發現沒有回應,這才發現不對勁,趕緊派人過去一看,才發現這個護士躺在地上,已經昏迷了。所幸危重症醫學中心的醫生們經驗豐富,趕緊將她抬到通風的地方,醫生趕忙為她做複蘇和補水處理,她才清醒過來。”

  黃光慶說,進出隔離病房要穿著多層防護,呼吸都困難,在裡面待上3個小時,衣服就已經濕透了,所以脫水特別厲害。而在隔離病房又恰恰不能喝水。“我每次出來,身上都是水,感覺就像穿著一件雨衣。”

  因為脫水嚴重,體能消耗大,護士們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補水,哪怕是身材嬌小的護士,也能吃兩大碗飯。“進入重症隔離病房後,就沒有男女之分了,大家的身份都是白衣戰士。” 黃光慶說,21天的高強度工作之下,他的體重減了近8斤。“我們有時開玩笑說,進隔離病房減肥效果特別好。”

  患者家屬最怕深夜接到電話

  這次疫情中,十堰市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的8名醫生分成兩批進入重症患者隔離病房。按照國家的治療指南,醫護基本上1個月要輪休一次,但重症病房的醫護人員是3週一輪換。21天的隔離病房駐守,黃光慶的一大感受是,新冠肺炎顛覆了自己對傳統肺炎的認知。

  “新冠肺炎不僅損傷患者的肺,還損傷別的臟器,還有很多未知的東西值得我們去探討,我們 ICU團隊的救治水平,這次也得到了極大的錘煉。”

  黃光慶說,作為一名急危重症醫學中心的醫生,他每次給患者家屬打電話,家屬都會很緊張,尤其是深夜,有時在電話中都能聽到患者家屬在電話那一端緊張得快喘不過氣來,甚至連他們急促的呼吸都能感受到。“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每次在電話中告訴家屬的都是好消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