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只大冒險》幕後故事:來自“茜拉”(和“阿古”)的一封信
2020年04月09日15:14

  Hello Everyone! 我是“茜拉”,上週跟“阿古”第一次正式和大家見面。

  運營小哥哥給我們看了Steam上的留言:‘兩隻小機器人也太可愛了吧!’、‘移動起來很呆萌,操作起來很帶感’、‘說好一起走,你卻邁錯腿’……感謝你們的喜愛!希望你們都能找到神一樣的隊友,笑出1000HZ的振頻,合作無間,順利闖關!

  正如人類所說:“往而不來,非禮也。”作為回饋,我們很想和你們分享一些台前幕後的有趣故事。我比較害羞(),不太習慣當眾發言,阿古建議我寫封信。你們可能要問,為什麼阿古不寫?因為他懶……但鬼點子多,所以他主說我主寫,真是離不開合作呐!

  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宇宙曆週末,我和阿古駕駛著“洋蔥號”行星維護飛船緩緩地在地球和月球之間行駛。耳機中傳來Kenny Rogers的音樂,我們愜意地從駕駛艙望向泛著微光的那顆藍色星球。和往常一樣,星球上閃亮著一束束星際航標。

  突然,一陣未知的震動襲來,飛船劇烈地搖晃,船內的應急警告燈隨著閃爍的紅光亮起。窗外,一陣龍捲風一樣的磁力風暴裹挾著無數小隕石遮天蔽日,擋住了視線。等風暴掃蕩過去,地球上的亮點盡數消失,只剩一片黝黑的深藍。

  休假模式結束了!我和阿古必須前往地球各處,重新點亮因核磁風暴熄滅的燈塔。

  離艙落地時,我們像人類初生嬰兒一樣,不知如何走路。一旁的NPC大叔教我們“一步一個腳印”、“你走一步,我跨一腳”,對應鼠標左右鍵或手制左右搖杆操控我和阿古的兩隻腳,我們就能慢慢習慣並get走路技能啦!嫌我們慢的話,同時按住左右鼠標或推動左右搖杆,我們就可以在平坦的地面上向前滑行。但請悠著點,不然一不留心就呲溜進懸崖了o(╥﹏╥)o。

  學會走路的我們,蹣跚開啟了點亮燈塔之旅。第一次遇到下面這個需要交替單腿行走的變色機關就鬧了不少笑話。我跟著阿古舉起jiojio,踩上了藍色板子,板子“咻”不見了,我頓時踏空掉了下去。反複幾次才知道阿古對應藍色,我對應紅色,板子踩一下就變一下顏色,而我們只能踩自己對應的顏色。可惜知道不代表能做到,我們不斷地掉下山穀,緊張的jiojio已經淩亂了( ╯□╰ )

  行走滑行不停歇,但好奇寶寶阿古也不願放過路邊的胡蘿北、仙人掌、木桶、寶箱……順路拾取金幣,更是阿古的最愛。每次我提醒阿古盡快完成我們的重要任務,他都說來得及來得及,再來一枚金幣!不過用金幣可以買各種各樣的裝飾,我也很開心,尤其看到阿古的殺馬特呆毛(*^_^*)。我喜歡酷酷的眼鏡和牛仔帽,就是奇怪為啥不許一起戴呢? ̄へ ̄

  冷不丁的,阿古這個豬隊友不小心甩出一腳將我踢下了懸崖……而且,天性貪玩的他竟然樂此不疲,我一爬上來他就使出旋風腿再把我踢下去,把我氣到心碎,拒絕和他說話!他終於意識到了錯誤,圍著我團團轉示好,想想我們在地球上相依為命,還要攜手完成重要任務,我還是原諒他吧!

  一路互幫互助、嘻哈打鬧的同時,我們慢慢積累了默契,先後穿越了地球上依然保留完好的自然生態,人跡罕至的古老遺蹟、險象橫生的冰川峭壁、奔流不息的峽穀瀑布,鳥語花香的神秘森林……你們也可以在遊戲的8大玩法主題和30多個關卡中體驗到哦!

驚心動魄的冰雪關
驚心動魄的冰雪關
屢敗屢戰的河流關
屢敗屢戰的河流關

  上“腳”容易,精通不易。我們的雙腳可以做許多超乎想像的事情,但想做好,還得經受互動配合、反應能力、移動速度、步伐精確程度等重重考驗。比如最讓我們燒jio的蹺蹺板機關,我和阿古始終需要小心翼翼地往蹺蹺板兩邊走,才能保持平衡不掉下去。圍繞蹺蹺板還有各種難度加碼,比如結構複雜,需要多次交換位置;會移動並在移動道路上有障礙物,需要在躲避的同時維持平衡……就聽我們在蹺蹺板上大呼小叫,此處省略一萬字吐槽!

  聽說你們有人問:我們是如何誕生的?從出生就這麼呆萌可愛麼?其實我們剛出生的樣子,咳咳,連我們都認不出( ╯□╰ )

  Once upon a time,我們的兩位哥哥——Kidding和Jing在參與內部創意活動時,腦暴出一款帶有實驗性質的攀爬類項目。他們想到了當時很流行的一款遊戲《人類一敗塗地》,對基於物理的動畫系統做了很多研究。在將第一版Ragdoll系統做進最初的遊戲版本時,他們發現要讓一個物理驅動的人形角色做出一個爬山動作,操控起來不容易,看起來也不自然。經過一次又一次迭代,已經記不清是在會議還是閑聊中,一個念頭浮現出來:“把雙手砍掉會怎樣?”正是因為這個靈光一現,我們——“雙足機器人”,誕生了!

  新創意帶來無限可能,圍繞著我們在外形、大小、重量和相應物理特性上的區別,開發團隊做了很多嚐試,從單人過關的橋段、多人混戰的模式、Sonic式的速滑比賽到黑暗“地牢”(我們必須時不時抬起jiojio,以便讓腳底的手電光照亮周圍)。甚至還不再單純追求合作過程,開發出了一個PvP模式:對戰舞台被設計在由玻璃天橋連接起來的四個大樓樓頂,小機器人分成兩隊進行對戰,通過搶占隨機出現在各個樓頂的“據點”來累積獲勝所需的分數。

  然而,在之後的內部試玩中,大家卻說:“這不再像是我們印象中的biped了。”

  物理操作和交互才應該是biped樂趣的載體——開發團隊放下雜念,回歸初心,逐步確定了整個遊戲的設計根基——讓玩家以自己的節奏操控雙腳帶來的純樂趣,以及克服個體局限性,通過互幫互助、緊密合作完成共同目標的成就感。

  正如主策姐姐所說,你們見過太多無所不能、上天入地的遊戲主角,甚至隨著遊戲進程,可以獲得各種超能力,直至後期幾乎成神。無人不愛這種英雄體驗,但我和阿古希望帶給你們的是——兩個不完美的主角,如何和這個世界共處。更關鍵的是,兩個不完美的人,如何一起走下去。

  單單我和阿古的造型設計,美術哥哥就絞盡腦汁。剛開始的瘦腿,我很喜歡,大家也覺得有趣而可愛,但還沒來得及放入版本,就被否了。因為頭太大,腿太瘦,你們玩的時候可能根本注意不到我的“雙足”。

  從一大一小的只只到同等大小的只只,從生物到機器人,從沒有腿部結構到彩色粗粗小腿……經曆了30餘次變身,我們才最終變成你們現在看到的樣子:大而飽滿的腦袋,兩隻好奇的眼睛,厚而敦實的腳掌,後腦勺、腿部以及眼睛都有自己的標誌性顏色。

  更花心思的還在我們遊曆的地球風景和交互物件上面。為了讓整體畫面在PS4上不丟人,美術哥哥沒有甘心做簡陋的畫面,而是探索如何在有限的人力和時間內,做出儘量華麗的畫面。開始傾向偏寫實的自然場景,經測試後發現機關無法被玩家有效識別,再結合故事劇情,將所有場景中涉及的80多個交互物件全都改為偏向科幻的設施。

  取捨,有時並非簡單捨棄不喜歡的,而是費心捨棄喜歡的,留下更為合適的。

  這次地球之行,我和阿古還大開眼界,見識了來自四面八方的上百種樂器。光笛子就有中國的竹笛、愛爾蘭的Tin Flute、印度的Bansuri、斯洛文尼亞的Fujara等b( ̄▽ ̄)d

  其實對於市面上未曾見過的雙搖杆操作機製,和設計一樣,聲音也沒有特別成熟的系統可以剪輯和套用,挑戰很大。經過在音樂風格上的大量探索,音頻設計哥哥們確定了音樂的主動機和標準——驚喜、有趣、風格上有自己的語言。再通過和作曲間的親密合作,融入了電子音樂、Fusion Jazz、世界音樂等各種元素,幾乎將知道的樂器用了個遍。希望你們在玩的時候,和我們一樣享受到旅途中的聽覺盛宴。

  你們可能意識到,我們的雙腳不僅可以走路、滑行、旋轉,也是雙手的延伸,可以拿金幣、鋸木頭、和另一半High Five。為了讓我們的反應細膩而敏捷,程序哥哥們在操控部分做了無數優化,光測試就有十幾隻手柄打到陣亡( ╯□╰ )愛財的阿古算過賬,1隻手柄差不多能買8款遊戲,十幾隻手柄OMG,得趕緊多掙點金幣!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留意到教砍樹的咚叔?嘻嘻,他其實是我們的製作人,連我倆的名字都是他取的,來源於北歐古代鄰家男孩、女孩的名字,單音節,好記不易忘,還很特別吧!

  ujara等b( ̄▽ ̄)d

  咚叔還為我們量身定製了全球限量、僅此一個的手辦,據說是用3D技術打印成型,再一筆一劃塗色而成。

  我們邀請真人參與拍攝的遊戲廣告,分鏡草圖也由他親自操刀,全程跟拍。游泳、跨欄、滑板、吹氣球、打保齡球——將現實生活與遊戲元素一一對應。從分鏡頭確定、選角、選址、拍攝到剪輯,曆經一個半月籌備和三天拍攝。當時廣州已是12月天氣微涼,拍攝游泳的爸爸和女兒幾次下水毫無怨言,敬業度滿分。拍攝攀岩的男演員一開始自信滿滿,待看到戶外十幾米高的岩壁時卻忍不住腿軟。而室內拍攝的演員則要挑戰貨不對版,播出遊戲的電視屏幕在現場就是塊紙板,畫面通過後期剪輯再配。

  2019年3月,美國波士頓的PAX East遊戲展,開發團隊帶著緊張難耐的我和阿古首次亮相,有幸收穫了玩家的喜愛。2020年3月,我們被SXSW(西南偏南)提名了玩家之聲獎(Gamer’s Voice Awards),又受邀在美國西雅圖流行文化博物館創意遊戲區展示。

  今天,我們又多了一個小驕傲,《只只大冒險》(biped)正式登陸PS4!吼吼,那我的信也寫到這裏,因為我和阿古要趕緊陪更多玩家探險去啦!

  來源:NExT Studio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