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按下後退鍵,巴黎街區駐留“二戰”時期
2020年04月10日15:49

原標題:被疫情按下後退鍵,巴黎街區駐留“二戰”時期

新冠肺炎重創全球,各國政府被迫相繼祭出封城手段,許多人的生活就此被摁下了暫停鍵。然而,在巴黎北區靠近聖心大教堂的一個街區,因為疫情而按下的,卻不光只是暫停鍵,甚至還要加上後退鍵。

因為事前被電影劇組借來拍攝一部“二戰”時期黑色喜劇電影的關係,這一街區的兩條主要道路,早早被改頭換面,重新裝扮成了1942年時的模樣。結果,又因為巴黎市政府下令暫停一切非必要工作的關係,影片拍攝被迫臨時中止。但已改頭換面的這些商舖與街景,也來不及恢復原樣,加上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街上往來的人不多,於是,這一整片街區彷彿如同經曆時光倒流一般,回到了另一個“非常時期”——納粹占領之下的巴黎。

本文圖片均為澳州播客主奧利佛·吉的個人網站The Earful Tower截圖。紅色部分為其貼出的圖集。

4月6日,生活在巴黎的澳州播客主奧利佛·吉(Oliver Gee)在其個人網站The Earful Tower上,貼出了該街區如今的模樣(原文鏈接:https://theearfultower.com/2020/04/06/the-paris-street-frozen-in-1942-with-100-pictures/)。它位於巴黎鼎鼎大名的蒙馬特爾區,主要由貝爾特路(Rue Berthe)與安德魯艾路(Rue Androuet)所組成。

兩條路上,原本都是各式精品小店和普通商舖(值得一提的是,電影《天使愛美麗》里女主角常去的那家雜貨鋪,就位於安德魯艾路上),如今卻全部換了門面,變成了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式樣的各種服裝店、 內衣店、修鞋鋪和雜貨鋪。而在店舖與店舖之間的牆壁上,更是或張貼或塗寫著各種“二戰”時的納粹軍令、佈告和宣傳語,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詭異效果,還真讓不少當地的老年人回想起了當年納粹占領巴黎時的類似街景:同樣的人煙稀少,氣氛肅殺。

曾在《天使愛美麗》中出鏡的雜貨店。

原本正在該街區拍攝的電影名為《再見哈夫曼先生》(Adieu Monsieur Haffmann),由曾拍攝過《單刀直入》(Point Blank,曾先後被韓國、美國和印度翻拍)等片的弗雷德·卡瓦耶(Fred Cavayé)擔任導演。《再見哈夫曼先生》改編自同名舞台劇,講述猶太珠寶商約瑟夫·哈夫曼在“二戰”期間為躲避納粹迫害,匿身於自家珠寶店地窖的故事。主人公哈夫曼先生,由法國著名男演員丹尼爾·奧特伊(Daniel Auteuil)飾演。影片原計劃於2021年上映,但如今遇上疫情被迫停工,不知還能否如期完成。

而眼下最讓生活在該街區里的居民關心的問題是,這樣的“時光穿越”效果,究竟要保留多久。居住在附近的巴黎第八大學英國文化史講師蒂姆·麥金尼(Tim McInerney)就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感慨:“巴黎封城之後,本就夠讓人不知所措的了,這下子可好,我家附近被人用作電影拍攝不算,拍到一半就被迫暫停了。於是我們整個街區,就這麼停在了1942年。”

昔日拍攝中的街道。

據他介紹,有家商舖,被劇組改成了當年藥房的樣子,而且大門上還貼了“尊敬的顧客,因為配送問題,某些商品暫時缺貨”的告示。這要是不說,乍一看還真讓人有些鬧不清楚,這說的究竟是淪陷時期的花都巴黎,還是如今因疫情關係而缺少口罩、酒精等抗疫物資的2020年的巴黎。此外,街上不少按當年原樣重新刷上的納粹警告,如“晚間實施宵禁,23:30至淩晨4:00,所有人不得上街”,也讓正因為疫情關係被要求減少外出的周邊居民,多少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截至發稿,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數據,法國包含境外屬地共有118783起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因病死亡高達12228人。近期內,復工復產恐怕很難實現,如此看來,巴黎北部的這一片小小的街區在今後的一段時間內恐怕只能繼續駐留在1942年。

奧利佛·吉的圖集中,有一百多張圖片。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去其個人網站看看。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