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總裁:全球經濟將急劇跌入負增長 大蕭條以來最糟糕
2020年04月10日07:06

  4月10日消息,IMF總裁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Georgieva)今日在微博發佈了其在“2020年IMF和世行春季會議”上的演講全文。

  奧爾基耶娃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場截然不同的危機。其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急劇跌入負增長,將有超過170個國家出現人均收入負增長。“發達和發展中經濟體都將面臨暗淡的經濟前景。這次危機不分國界。每個人都身受其害”。

  在談到如何促進經濟複蘇時,她給出了四點建議:第一、繼續實施必要的防控措施,為衛生體系提供支撐。 第二、採取大規模、及時、有針對性的財政和金融部門措施,為受影響的民眾和公司提供保護。第三、減輕金融體系壓力並避免風險蔓延。 第四、即使度過這個防控階段,各國也必須做好複蘇階段的計劃。

  在提到IMF的作用時,她表示,IMF正在為成員國提供支持——包括政策建議、技術援助和金融資源;我們正在響應前所未有的緊急融資請求;正在審查基金組織的工具箱 ,探索可能如何更好地使用預防性信貸額度來促進額外的流動性支持;改進了控災減災信託(CCRT), 旨在為受危機影響的低收入國家立即提供債務減免 ,從而為緊急衛生需求的開支而非債務償還創造空間;正與世界銀行共同號召官方雙邊債權國暫停對世界最貧窮國家的債務償還要求。

  據悉,由於受疫情影響,本次會議改為了線上遠程會議。

  以下為演講全文:

  直面危機:全球經濟的優先事項

  引言:截然不同的危機

  首先,我想向所有人送上我最美好的祝福——在這個艱難時刻,祝各位和家人健康、平安。

  今天,我們面臨一場截然不同的危機。COVID-19以閃電般的速度和我們記憶中從未見過的規模擾亂了我們的社會和經濟秩序。病毒正在造成悲慘的生命損失,對抗病毒所需的封鎖也影響了數十億民眾。幾週前的日常——上學、上班、與家人和朋友聚會——現在已成為巨大的風險。

  我深信不疑的是,我們將克服這一挑戰。醫生和護士正在爭分奪秒地與病毒作鬥爭,往往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挽救他人的生命。科學家將提出解決方案,使人類擺脫COVID-19的魔爪。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凝聚所有人的決心——個人、政府、企業、社區領袖、國際組織等——果斷地共同採取行動,保護人類生命和生計。基金組織正是為這樣的時刻所建立的——我們的宗旨是動用全球社會的力量,以幫助保護最脆弱的群體並重振經濟。

  我們現在採取的行動將決定經濟複蘇的速度和力度。這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基金組織”)189個成員國在下週召開的遠程春季會議上討論的焦點。

  這也是我今天演講的主題。

  我們的處境:全球經濟現狀

  首先,讓我們審視當前的處境。關於危機的深度和持續時間,我們仍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

  然而,已然明朗的是,2020年全球經濟將急劇跌入負增長,你將從下週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瞭解相關情況。事實上,我們預計將出現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經濟後果。

  僅在3個月前,我們預計2020年基金組織成員國中將有超過160個國家實現人均收入正增長。今天,數字已經顛倒過來:我們預計今年將有超過170個國家出現人均收入負增長。

  發達和發展中經濟體都將面臨暗淡的經濟前景。這次危機不分國界。每個人都身受其害。

  考慮到各國延緩病毒傳播的必要防控措施,世界經濟遭到了沉重打擊,特別是零售、餐飲住宿、交通運輸和旅遊業。在多數國家,大多數勞動者或從事個體經營,或受僱於中小型企業。這些企業和工人尤其受到影響。

  同時,正如衛生危機對脆弱群體的打擊最為沉重一樣,預計經濟危機對脆弱國家的打擊也是最沉重的。

  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多數地區的新興市場和低收入國家面臨較高的風險。這些地區的很多國家首先衛生體系較為薄弱,面臨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和貧窮的貧民窟(保持社交距離幾乎不可能)抗擊病毒的可怕挑戰。這些國家首先資源較少,面臨目前的需求和供給衝擊以及金融條件急劇收緊的風險,部分國家的債務負擔可能難以持續。

  它們還面臨巨大的外部壓力。

  在過去兩個月中,從新興市場流出的證券投資規模約1000億美元,比全球金融危機同期高出兩倍以上。大宗商品出口國遭受了大宗商品價格崩潰的雙重打擊。僑彙——眾多窮人的命脈——預計將會萎縮。

  我們預計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外部融資總需求達到數萬億美元,而且它們只能自行籌集一部分資金,這帶來了數千億美元的賸餘融資缺口。它們迫切需要得到幫助。

  令人鼓舞的消息是,所有政府當局已經迅速行動起來,事實上,它們開展了大規模協作。將於下週發佈的基金組織《財政監測報告》顯示,全世界各國已開展了規模達到大約8萬億美元的財政行動。此外,二十國集團和其他國家也實施了大規模貨幣措施。

  很多較貧窮的國家也在採取大膽的財政和貨幣行動,儘管它們要應對其經濟體系面臨的根本衝擊——與富裕國家相比,它們的資源少得多。

  因此,這就是全球經濟當前處境的縮影。

  毫無疑問,2020年將會特別艱難。若這一流行病在下半年消退——允許逐步取消防控措施並重啟經濟活動——我們的基線假設是2021年出現局部經濟複蘇。但我想再次強調,這一前景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它可能因為很多變量而出現惡化,包括流行病的持續時間。

  關鍵在於,一切都取決於我們現在採取的政策行動。

  需要採取哪些行動:四點計劃

  我接下來談談搭建通往複蘇的橋樑。我們認為有四個優先事項:

  第一,繼續實施必要的防控措施,為衛生體系提供支撐。 有人說,應該在拯救生命和挽救生計之間進行權衡。我認為這是一個虛假的兩難選擇。考慮到這是一場流行病危機,擊敗病毒和保衛民眾健康是經濟複蘇的必要條件。所以,我的觀點很明確:將衛生支出優先用於檢測和醫用設備、為醫生和護士支付薪酬、確保醫院和臨時診所正常運轉。對於很多國家——尤其是新興和發展中國家——這意味著謹慎地重新分配有限的公共資源。這還意味著增加流入這些國家的資源。這包括輸出必要商品:我們必須儘可能緩解供應鏈中斷的影響,並立即避免管控醫用品和食品出口。

  第二,採取大規模、及時、有針對性的財政和金融部門措施,為受影響的民眾和公司提供保護。 這根據各國的國情而有所不同,但包括稅收遞延,針對最脆弱群體的工資補貼和現金轉移支付,擴大失業保險和社會援助範圍,以及臨時調整信用擔保和貸款條款。部分措施已經在第一輪政策支持中實施。很多國家已經在研究第二輪措施。家庭生計和公司生命線至關重要 。我們需要防止流動性壓力演變成償付問題,同時避免對經濟造成重創,進而加劇經濟複蘇的難度。

  第三,減輕金融體系壓力並避免風險蔓延。 我們即將發佈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將分析金融部門的一系列脆弱性。過去十年,銀行積累了更多資本和流動性,其韌性將在快速變化的環境中接受考驗。金融體系正面臨嚴重壓力,貨幣刺激和流動性便利能發揮不可或缺的作用。很多國家已下調利率,主要央行還啟用了互換額度並建立了新的互換安排來緩解金融市場壓力。為更廣泛的新興經濟體改善流動性將提供進一步救助。重要的是,這也將提振信心。

  第四,即使度過這個防控階段,我們必須做好複蘇階段的計劃。 這裏重申,當前我們必須通過政策行動儘可能減少危機可能造成的創傷。這要求我們基於流行病消退的明確證據,謹慎考慮逐步放鬆限製措施的時機。隨著穩定經濟的措施得到鞏固且企業開始正常運轉,我們將需要快速轉向刺激需求。協調一致的財政刺激將是必要的。通脹仍然較低且保持穩定的國家應該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資源更多且政策空間更大的國家將需要採取更多行動,其他資源有限的國家將需要更多支持。

  基金組織:動用所有力量

  這讓我想到了基金組織的作用。

  我們正在全天候工作,為我們的成員國提供支持——包括政策建議、技術援助和金融資源。

  ——我們擁有一萬億美元的貸款能力來為成員國提供服務。

  ——我們正在響應前所未有的緊急融資請求——截至目前已超過90個國家。基金組織執行董事會已同意將可用緊急信貸增加一倍,這將確保我們能滿足預計約1000億美元的融資需求。貸款規劃的審批速度已創下曆史記錄——包括對吉爾吉斯斯坦共和國、盧旺達、馬達加斯加和多哥 的貸款規劃 ——更多規劃也將獲批。

  ——我們正在審查基金組織的工具箱 ,探索可能如何更好地使用預防性信貸額度來促進額外的流動性支持,建立短期流動性額度,並通過其他選項——包括使用特別提款權(SDR)——滿足成員國的融資需求。如果一個國家的債務不可持續,我們可能無法提供貸款,我們將尋找能夠釋放關鍵融資的解決方案。

  ——我們改進了控災減災信託(CCRT), 旨在為受危機影響的低收入國家立即提供債務減免 ,從而為緊急衛生需求的開支而非債務償還創造空間。目前,我們正與捐助方合作將CCRT的規模擴大至14 億美元,以延長債務減免的持續時間。

  ——我們正與世界銀行共同號召官方雙邊債權國暫停對世界最貧窮國家的債務償還要求。

  我對基金組織工作人員在危機中挺身而出感到驕傲。我期待在下週的春季會議中討論我們還可以採取的更多行動。

  結語:人類的考驗

  讓我以維克多·雨果的一句話作為結尾,他曾說:“重大險境也有好處,它能發掘陌生人之間的情誼”。

  正是這個共同的威脅讓我們凝聚起來,並利用人類最強大的力量——團結、勇氣、創造力和同情心。我們的經濟和生活方式將如何變化尚不可知,但我們知道,我們將度過危機並變得更加堅韌。

  非常感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