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件暴力分揀如拋手榴彈,山東主管部門:很痛心很慚愧不安
2020年04月10日11:28

原標題:快件暴力分揀如拋手榴彈,山東主管部門:很痛心很慚愧不安

4月9日晚,《問政山東》如期直播。節目聚焦快遞亂象,邀請山東省郵政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到節目現場,接受問政訪談。

心疼!快件暴力分揀如拋手榴彈!

局長:很痛心很慚愧不安

節目首先聚焦快遞暴力分揀問題。1月7號無棣縣一處快遞點,快件分揀如扔手雷的視頻在網絡上傳開,對這一事件百事快遞客服當初聲稱會反映這些現象並改善。然而,4月1號問政記者再次來到這處快遞點,原來站點的全透明的玻璃,換成了磨砂玻璃。可當記者走進站點卻仍然看到暴力分揀的景象。

為了進一步提升快遞安全生產操作水平,國家郵政局在2016年就發佈了郵政行業標準《快遞安全生產操作規範》,其中對快遞分揀工作提出了規範和要求。普通快件分揀脫手時,離擺放快件的接觸面之間的距離不應超過30釐米,易碎件不應超過10釐米。

1月16號,在經營圓通快遞的濱州浩通速遞物流公司,問政記者看到快件分揀線的進貨口,大量的快件被工作人員投入進貨口,即使明顯帶有杯子標誌的易碎快件也被粗暴對待,工作人員裝貨、分揀過程當中,並沒有專人進行監督,大多數快件就這樣被扔來扔去。

4月1號,問政記者再次來到了這家物流企業分揀區域內,工作人員把手中的快件扔來扔去,像投籃一樣滿天飛,而在另一邊不遠處的牆上就懸掛著一張圓通速遞安全操作規程。

這種現象並非個例,4月3日,問政記者在濟南一處快遞點看到,工作人員正在卸車,工作人員看了一眼快遞單號後,就隨手把快件扔到相應的區域。卸車完畢,幾名工作人員又繼續把快件扔到不同區域旋轉飛舞,多數快件都被粗暴對待,有的快件甚至被甩到兩米高。而在廠房的一角,場景更讓人觸目驚心,一堆包裝嚴重損壞的快遞被擱置在這裏,上面帶有拒收等字樣。

對此,山東省郵政管理局局長杜繼濤表示,很氣憤、很痛心、很慚愧不安。操作規程不應僅僅掛在牆上,執行不好源於企業管理不嚴,郵政管理部門監管不力。

濱州市郵政管理局局長周海濱說,無棣縣扔快遞的視頻曝光後,經過核實情況屬實,他們依法對這個企業行政處罰2萬元,同時對企業的負責人和相關的責任人進行批評教育。“這些都是企業僱傭的小時工,他們在崗前培訓還有責任心方面,還有欠缺。接下來我們準備在全市進行‘三無’的專項治理,即不拋扔、不著地、不踩踏。同時敦促各快遞企業改變作業方式,改進用工方式。”

快遞直接放菜鳥驛站上門得要上樓費?

局長:不符要求!

根據快遞暫行條例第25條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並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然而現實情況卻顯然並非如此。

日照李先生在網絡平台購買了一件商品,1月7號沒有經過李先生同意,中國郵政的快遞員直接把快遞送到了快遞代收點。

“一直一個電話都沒有給我打過,也沒有徵得我任何同意,就私自就放到菜鳥驛站了。”李先生對此非常不滿,“就和霸王條款一樣,你的件就在菜鳥驛站,就必須你自己去取,那送貨上門這4個字還有什麼用呢?”

記者隨機走訪發現,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在很多小區門口取快遞的人絡繹不絕。居民都表示沒有經過自己允許,快遞員直接把快件放到代收點,只能自己來取。

明明是快遞員送快遞,現在卻變成了消費者取快遞,這似乎成了一種潛規則。對此快遞員也有話說。“就沒有打電話的,我們根本打不過來,就現在這樣扔驛站就走,也得弄到下午六點多。”、“你們說的郵費,是距離的郵費,不是快遞員送到樓上的郵費。”

而菜鳥驛站的工作人員也表示,驛站並不負責送貨上門。“一般送貨上門都有上樓費。”

記者調查還發現,疫情期快遞也不送貨上門,還是得市民自己去拿。

“快遞送不上門的問題我們收到過投訴,去年底已經約談了菜鳥驛站山東總負責人,責令他們整改。”山東省郵政管理局局長杜繼濤現場表示,但是我發現還是得加強加大治理力度。

杜繼濤表示,快遞員沒有給業主打電話,直接就把快遞放到驛站的行為是不被允許的,快遞要按址送達收件人手中,這是要求快遞的。此外,驛站作為平台與快遞員達成協議,將快件放到驛站的費用中包含送貨上門,就必須送貨上門。如果不包含,協議是與法律法規相悖的。

此外,杜繼濤明確表示,沒有“上樓費”這一說法。他表示,要加強整頓,通過菜鳥驛站等加強企業自律,同時加大力度對寄件的快遞企業進行處罰。對於疫情期間有些地方快遞進不去小區的問題,杜繼濤表示將與相關部門加強聯繫,共同推動盡快解決。

快件損毀理賠太鬧心

消費者咋維權

按照快遞暫行條例規定,已經保價的快件如果延誤丟失損毀,應當按照保價規則確定賠償責任,對未保價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確定賠償責任。雖然有規定有依據,但是在現實中出現快件丟失損毀等情況,想要理賠並不是那麼容易。

1月12號,萊州市民張女士通過圓通快遞將一包價值2000元的海參發往煙台。幾天后客戶收到快遞後卻拒簽。張女士提供的視頻顯示,客戶收到的貨物外包裝破裂,且伴有黑色液體流出。因為沒有購買保價服務,張女士聯繫圓通快遞後獲賠300元,但張女士對於這樣的結果並不同意。

無獨有偶,濰坊的楊先生同樣遇到難題。他花費5650元購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用順豐快遞從濟南發往壽光,但到貨後楊先生發現外包裝破損,電腦外殼也有擦傷痕跡,拍照留證後,楊先生拒收貨物並聯繫了順豐客服。幾番溝通後客服終於承認破損的事實,並答應賠償500元,但楊先生表示自己已經失去信任。

“我們沒法去直接查他們,如果消費者對處理結果不滿意或達不到要求,我們建議走司法或者報警。”濰坊市郵政管理局工作人員表示。

對此,山東省郵政管理局局長杜繼濤表示,用戶因事找到管理局,工作人員應該首先為消費者盡力調解。視頻中工作人員的行為實際上是“理了沒管”,是作風問題。此外,應當將治理的主體責任壓實到企業,對違反規定的嚴格處罰。

青島李先生情況更為難堪。2019年12月3號他花費43萬元在遼寧鞍山購買了一輛途銳二手車,辦理完相關手續後,當地車管所車輛將車輛檔案使用EMS郵至青島車管所。但劉先生發現,檔案在到達中國郵政青島集散中心後便再沒有更新。

劉先生來到青島集散中心,工作人員告訴他快遞已經遺失。按照6倍的運費賠償,他將得到126元的補償,劉先生對此十分不認可。“因為是紙質檔案,鞍山那邊告訴我不能再給發,那我這車根本就沒辦法落戶了。”

過了幾天,青島集散中心找到了劉先生的快件,但檔案已經嚴重損毀。青島市車管所也表示,樣殘缺的檔案無法辦理落戶。事情就此陷入僵局。

對此,青島市郵政管理局局長王華現場表示,事情責任就在快遞公司,如果快遞損毀,應當協助客戶處理好,青島市郵政管理局也將督促到底。

來源|齊魯晚報(qiluwanbao002)·齊魯壹點記者 杜亞慧 範佳)

編輯:丸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