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人數暴跌八成,羅永浩直播熄“火”
2020年04月10日21:30

  來源:21Tech(News-21)

  作者:白楊

  編輯:李清宇、劉雪瑩

  4月10日,羅永浩的第二場直播如約而至。晚上8點整,羅永浩準時出現在直播間。相比第一次的生疏和羞澀,老羅這次的出場狀態明顯更加自如。

  開始直播後,一個很大的變化是,上次顯得有些落後的白色提字板變成了真正的PPT,非常醒目的出現在直播間正上方。除此之外,老羅講話也有了一些變化,囉嗦的話變少了,更直奔主題,同時還學會了感謝打賞的金主。

  上一場直播,羅永浩光打賞收入就高達360萬元。此次直播,他也把這360 多萬元打賞全部用來補貼湖北當地的果農,並在直播中以1分錢5斤的包郵價賣湖北產的橙子。

  開播半小時後,老羅已經推薦了5款產品,節奏把握的更加精準,按照平均6分鍾個產品的節奏,這場直播只需要2小時就能結束。

  雖然直播方面比上次有了進步,但這次的觀眾人數出現了大幅下降,半小時的觀眾數剛剛突破70萬,而第一場直播同時間的人數已經超過200萬。

  一週前,羅永浩的直播首秀交出了4800萬觀看人次、1.1億元交易總額的成績單,對於一名直播新人而言,這已經足夠亮眼。

  但這個開門紅,把老羅的起點拔的太高,接下來就可能出現兩種情形,一是老羅再接再厲,再創新高,另外則是像唱歌調起高了,後面的歌唱不上去了。從這場直播的效果來看,老羅應該走上了第二條道路,開播一小時,直播間的觀眾人數還能保持在60萬左右,但隨後就掉到50萬以下,較第一場300萬的峰值人數暴跌80%。

  羅永浩身上有很多標籤,“初代網紅”、“錘子創始人”、“互聯網領域最會講相聲的人”等等,每個標籤單獨拿出來都充滿故事。所以第一次直播之前,羅永浩轉型主播的消息賺足了眼球,很多不曾關注羅永浩的人,也通過各種渠道知道了這個名字。

  但僅隔一週,羅永浩的第二次直播似乎已經開始被冷落。過去一週內,大家似乎已經不再關心羅永浩下次賣什麼,而是關心上次賣的東西售後解決了沒。

  小龍蝦的憂傷

  4月9日18時16分至18時45分,羅永浩在半個小時內連發27條內容一樣的微博,具體內容如下:

  “1.每年五至七月是小龍蝦的最佳捕撈季。2.液氮速凍小龍蝦的保質期是18個月,去年五、六、七月份產的,目前離過期還有7、8、9個月。3.個別用戶收到時發現有包裝袋漏氣或漲袋的,請聯繫 @北京信良記的官方客服退換貨。在我的微博下反應問題的,我們也會安排 @北京信良記的客服人員及時解決。”

  第一次直播,羅永浩共推薦了食物飲料、生活居家用品、科技產品等三大品類共22件商品,其中,多個產品在售後出現問題,信良記小龍蝦則是問題最嚴重的。

  首先是發貨時效問題,該產品在訂單上明確寫道48小時內發貨,但很多網友反映,過了5天都沒有看到發貨。對此,信良記官方在4月5日發了一封道歉信,表示羅永浩直播當晚共計售出46.5萬盒,導致瞬間爆單,所以不能按照承諾時間把訂單全部發出。

  其次是保質期問題。很多消費者收到小龍蝦之後發現生產日期是去年5、6月份的,對於這個問題羅永浩在上述微博中也解釋稱,5到7月是小龍蝦的最佳捕撈季,而且信良記的小龍蝦保質期為18個月。

  關於這兩個問題,雖然信良記都進行了道歉和解釋,但真的不能避免嗎?在開售之前,信良記難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庫存?48小時能發多少貨?這個完全可控的事情卻非要出現超售。

  羅永浩近日在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表示,選品的流程大概是:商務對接——產品經理跟進試用和評價——用戶評價/口碑和銷量的調研——供應鏈及其他背景調查——雙方市場團隊對接——商務和法務協同跟進——確定合同協議——上線直播。

  若按照這個流程,信良記能供應多少貨羅永浩難道不知道嗎?另外關於有效期,羅永浩在直播的時候隻字未提,這個在產品調研的時候也不可能不關注,唯一的解釋就是羅永浩故意規避掉了有效期說明。

  所以羅永浩口口聲聲的說要“交個朋友”,他要交的可能不是消費者朋友,而是品牌商朋友,因為如果他告訴網友這個產品都產自去年,哪怕產品還在有效期之內,可能很多人都不會購買了。

  缺乏“匠心”的直播

  第二次直播,或許是意識到了關注度的下降,羅永浩沒有保留選品的神秘感,而是在直播前直接給出了產品清單,具體包括堅果食品、洗衣洗手液、飲料、紙巾、藍牙耳機、行車記錄儀、可視門鈴、白酒、防曬噴霧、洗髮水、智能手錶、智能跑步機、按摩筋膜槍、智能故事機、網絡課程、詞典筆、汽車等20個產品。

  此前,羅永浩說他主要賣科技產品、生活用品、文化周邊等等,但首場直播三分之一是食品,這次直播的品類則更雜,有網友表示羅永浩的直播間像個雜貨鋪,看不出精心挑選,更像是來者不拒。

  關於羅永浩轉型做直播,很多評論寫得好像他們都是羅永浩一樣,把其內心各種可能的變化都寫了一遍。其實沒必要搞一些道德綁架,要做什麼是羅永浩的自由,畢竟他一場直播賺的錢可能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

  羅永浩做直播,他很認可的一個描述是“直播是很多人的夢想,但只是老羅通往夢想的盤纏。”所以,他的夢想不在此,做直播只是為了賺點錢,還點債,為下一步實現真正的夢想積蓄力量。

  至於“放下面子”、“為賺錢還債。他什麼都能忍”、“看到老羅刮鬍子的畫面,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等等,老羅自己都說,“是他們想的太多了,我心裡沒有那麼多戲”

  尤其是上次刮鬍子,老羅在微博上表示,看到網上一片感慨和同情之聲,有點莫名其妙,同時忍不住感覺賺了,雖然這個效果不是刻意設計的。其實,刮鬍子的起因只是為了多收一大筆品牌宣傳的費用。而且我不知道這有什麼好感慨的,畢竟過些天鬍子就長出來了。

  是不是很可笑,尤其是那些看到老羅刮鬍子抒發很多感慨的人,他們設身處地的站在老羅的角度揣摩他的情感,但對羅永浩而言,只是刮了許久沒刮的鬍子,順便賺了一筆錢而已。

  但也正是有這些願意替他思考的人,羅永浩轉型主播的起點才比別人高很多。但可能也只是起點高了一點,單就“帶貨主播”這個角色來說,老羅按照目前的狀態,很難成功。

  羅永浩說,“我做產品的熱情永遠高於其他工作”。那張羅永浩扮演工匠的海報也讓人印象深刻,但至少現在,他還沒有把直播這件事當成一個產品去做,而是算著它能帶來多少收入,幫自己還多少債。

  就像第二次直播,雖然可以感受到羅永浩的一些變化,但他仍然是讀PPT賣產品,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感覺不到他是真的認可自己賣的產品,表現出的就是和產品之間赤裸裸的金錢關係,就像上一場他賣小龍蝦的時候,說自己不吃小龍蝦一樣。

  如果不是羅永浩的忠實粉絲,現在找不到什麼特別的理由要一直守在這個直播間。而對於那些忠實的羅粉而言,老羅每週一次的帶貨直播,他們能支援的過來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