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陰影下的非洲
2020年04月15日05:46

原標題:新冠疫情陰影下的非洲

新冠疫情陰影下的非洲

李雅娟

  3月31日,南非德班附近的烏姆拉濟鎮居民區。新華社/路透

  4月9日,南非德班維爾郊外一小鎮,一名男子坐在兒童遊樂設施上。新華社/法新

  新冠疫情給非洲大陸投下的陰影仍在加重。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公佈的疫情數據,截至4月13日,非洲已有1.5萬餘人確診新冠肺炎,800多人死亡。55個非洲國家中,已有54個國家出現確診病例。

  從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算起,疫情在這塊大陸蔓延開來用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2月15日,埃及官方宣佈發現了非洲的首例確診病例,之後的近1個月裡,確診病例陸續出現於非洲多個國家的大城市。到3月14日,非洲大陸報告的確診病例只有229例。但是,從3月中下旬開始,疫情開始在非洲快速蔓延。

  4月10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新冠疫情例行發佈會上說,在非洲,新冠病毒正在向農村地區蔓延,超過16個國家出現了聚集性傳播和社區傳播。“我們預計,本已捉襟見肘的衛生系統將面臨嚴重困難,特別是在農村地區。農村地區通常缺乏城市衛生系統那樣的資源。”

  世衛組織東部及南部非洲應急組組長恩戈伊·恩森加(Ngoy Nsenga)近日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說:“我們在非洲(世衛組織非洲區域不包括埃及、索馬里、蘇丹等幾個非洲北部國家——記者注)的當務之急是必須要阻止疫情暴發。一些歐洲國家出現了很多病例,非洲付不起這樣的代價,我們的資源支撐不起大量的病例及重症病例。”

  “如果出現大量的社區傳播,對於非洲將是災難性的。” 恩戈伊·恩森加強調。

1

  新冠病毒出現在這片大陸之前,非洲中部的剛果金與伊波拉病毒的搏鬥正在進入尾聲。這種致死率高達70%的病毒,已經在剛果金肆虐了一年多,帶走了2000多人的生命。

  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尼日利亞則在應對拉沙熱疫情的再次糾纏。這種急性病毒性出血熱疾病在西非國家流行,尼日利亞一位病毒學家認為,它“已經發展成為尼日利亞的例行疾病”。

  中非共和國在對付麻疹,烏干達在對付黃熱病,還有星星點點的瘧疾、結核和愛滋病……

  許多國家的醫療系統都還沒有做好應對新一輪疫情的準備。英國《金融時報》4月9日報導,布基納法索的2000多萬人口,有11台呼吸機;中非共和國的480萬人口,僅有3台呼吸機;塞拉利昂的750萬人口,有18台呼吸機……

  3月23日,非洲南部國家津巴布韋出現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30歲的佐羅羅·馬坎巴。他2月底曾去紐約,在那裡待了10天。回家3天后,他出現輕微的感冒症狀。過了幾天,“感冒”症狀加重,醫生建議他去威爾金斯醫院(Wilkins Hospital)做核酸檢測,這是首都哈拉雷唯一一所新冠肺炎定點醫院。

  核酸檢測結果最終呈陽性,但是佐羅羅的家人被告知,威爾金斯醫院還沒有做好接收新冠病人的準備。又等了幾個鍾頭,佐羅羅才終於被接收入院。

  佐羅羅是當地著名時事新聞主持人,他還是該國商業大亨兼政治家詹姆斯·馬坎巴的兒子。馬坎巴家族是津巴布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佐羅羅患有重症肌無力,去年九月還做過腫瘤切除手術,免疫功能受損。佐羅羅的家人從鄰國南非買來藥物,從朋友那兒借來進口呼吸機、買來適配的電源轉換器,可是病房裡連插座都沒有。

  在治療期間,哥哥泰萬達去醫院看望佐羅羅時,發現弟弟無人照看——醫生和護士都缺乏防護措施,不敢走近。確診後第三天,佐羅羅獨自一人死於隔離病房。

  官方回應媒體稱,威爾金斯醫院里的確沒有呼吸機。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稱,這所醫院沒有從中央政府得到用於應對疫情的資金。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津巴布韋的衛生系統數十年來一直處於衰退狀態,最糟糕的時候,公立醫院里甚至沒有自來水,沒有止疼藥,用過的繃帶洗一洗再重複利用。

  處於困境中的不止是津巴布韋。恩戈伊·恩森加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疫情暴發之前,大部分非洲國家的衛生系統就經曆了許多挑戰。現在挑戰還在於方方面面都很有限的資源,比如人員、設備、衛生系統的資金,等等。”

  2月初,新冠疫情尚未在非洲出現時,世衛組織就開始為非洲國家提供檢測設備。非洲首例確診病例出現一週後,2月22日,成立剛滿3年的非洲疾控中心召開衛生部長會議,希望各成員國聯合起來,為應對新型冠疫情暴發製定策略。

2

  佐羅羅去世幾天后,津巴布韋總統埃默森·姆南加古瓦宣佈,自3月30日起,實施全國封鎖。

  3月27日,津巴布韋的鄰國南非已經開始全國封鎖。南非是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5個非洲國家之一,也是非洲第一批擁有新冠病毒檢測能力的國家。

  美國《時代》週刊表示,根據過去應對傳染病的經驗,許多非洲國家一出現疫情的跡象,就關閉國界、關閉學校,而不是像西方國家那樣,直到大量人口感染後才採取行動。

  但封鎖並不意味著高枕無憂。作為撒哈拉以南非洲最發達的經濟體,南非的衛生系統也擔負著重荷:全國5700多萬人口中,有700多萬人患有愛滋病。

  南非還有大量的貧民窟——超過800萬人口居住在貧民窟,在約翰內斯堡周圍就有數十個。

  在疫情陰影下,恩戈伊·恩森加對於貧民窟人口的處境表示擔憂。有國內媒體記者“參觀”過南非的一處貧民窟,記者看到,人們住在“由彩鋼板或石棉瓦搭建的幾平米見方的小房子裡,十幾家甚至幾十家共用一個簡陋衛生間”。

  位於約翰內斯堡附近的貧民窟亞曆山德拉,面積不到7平方公里,卻住著約40萬人。3月30日,亞曆山德拉出現了一例確診病例,這引起人們的恐慌。

  兩天后,當地衛生機構的工作人員來到亞曆山德拉,為這名病人住過的旅店消毒、教育公眾,分發消毒水。人們提著空可樂瓶、空礦泉水瓶和塑料水桶排隊等著取消毒水。衛生機構還在亞曆山德拉設置了60個移動實驗室,以增加檢測能力。

  南非政府還宣佈向貧民窟發放數萬個水箱,方便人們洗手。據報導,直到2012年,除毛里求斯、埃及和塞舌爾的自來水管網覆蓋率在95%以上, 非洲其他國家的管網覆蓋率依然很低,中非共和國、利比里亞等國甚至低於10%。

  廣東省中醫院(總院)麻醉科主任石永勇去年12月底率領第九批援加醫療隊到達加納。他們所在的中加友好醫院,醫療設備大都來自中國企業的捐贈,醫院里常備有裝滿水的大桶,以防停水。一名醫療隊員稱,醫生做手術前需要洗手,而自來水不時會中斷,只得讓同事舀一瓢水澆下來。

3

  為了應對疫情,南非正在動用舉全國之力。在南非政府官網首頁,幾乎全是新冠疫情相關的內容。

  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宣佈,他和各部部長將在未來3個月降薪1/3。這部分錢用於幫助該國抵禦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社會損失。

  拉馬福薩在電視講話中說,南非的失業保險基金將撥款400億蘭特(約合22.4億美元)幫助受疫情影響無法工作的僱員,目前已經支付了3.56億蘭特。

  他還號召人們為“團結基金”(Solidarity Fund)捐款,用以救助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人們。這一基金目前已經籌集了22億蘭特。 拉馬福薩宣佈,他和副總統,以及部長、副部長們都將捐出1/3的工資給團結基金。

  這個國家的呼吸機向來依靠進口,但它現在正嚐試自主製造呼吸機。目前南非的私立醫院有4000台呼吸機,公立醫院有2000台呼吸機,美國《大西洋月刊》旗下的數字新聞網站Quartz4月9日報導,南非實施的“國產呼吸機項目”(The National Ventilator Project)計劃在4月底之前自主製造出呼吸機,到5月底生產1500台呼吸機,到6月底生產1萬台。由於製造呼吸機的零部件緊缺,人們寄希望於利用本土市場上能大量供應的原料來製作,而且使用時不需要用電。

  南非鄉村醫生協會主席恩杜馬洛和同事正在對鄉村的醫護人員進行速成培訓, 教他們如果在家發現新冠肺炎病人該怎麼處理,在診所、醫院里又該如何處理。資源的匱乏顯而易見:鄉村人口占南非人口的42%,但是只有15%的醫生、20%的護士常駐鄉村。

  眾多國際組織、國際援助團體也試圖一解非洲的燃眉之急。

  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工作30多年的克里斯托·韋爾斯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她的同事們為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的監獄各發放了數萬塊肥皂,在仍處於戰亂的索馬里發放了十幾萬塊肥皂,還在非洲各地為流離失所的人們派發食物。

  中國政府向近30個非洲國家和非洲疾控中心提供了醫療物資和技術等方面的緊急援助。此外,還有多家中國的企業及公益基金會向非洲國家捐贈了數百萬件防疫物資。

  一切還遠未結束。

  佐羅羅·馬坎巴去世之後,過了幾天,威爾金斯醫院閉院整修。據當地媒體4月9日報導,威爾金斯醫院將重新開放,如今它至少可以接收60名新冠肺炎患者,有10張ICU病床。

  4月12日,津巴布韋媒體《每日新聞(週日版)》(Daily News On Sunday)刊發了對副總統肯博·莫哈迪的專訪。莫哈迪說,全國目前只有400多人做了核酸檢測,對此他並不滿意。 有一些區域可能有感染病毒者,比如貝特橋和南馬塔貝萊蘭省有許多人去南非找工作,但是沒有做過足夠的篩查;在南非全國封鎖之前的兩週里,有1.3萬名津巴布韋人經貝特橋邊境檢查站返回,這些人也沒做篩查。

  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的一名醫生匿名接受美國《時代》週刊採訪時說:“我知道我們的病例不止(公佈的)這些。我知道許多人有症狀,幾乎可以確定是新冠肺炎,而且我們看到許多死亡病例,都可以歸因於新冠肺炎。”

  副總統莫哈迪承認,國內現在還沒有訓練出更多的醫護人員來應對這種病毒。

  相對年輕的人口是這塊大陸抵禦新冠病毒的一大希望:非洲的年齡中位數僅為19.7歲。

  過去的防疫經驗或許也能發揮作用。恩戈伊·恩森加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有時候,當人們望向非洲,會覺得這裏各方面都很薄弱、幾乎一無所有。但是這次不一樣。非洲年複一年地應對疾病暴發和緊急狀況,已經有了很多經驗,各國之間建立起了合作關係……儘管有各種挑戰,但人們都表現出很強的韌性,不管什麼疾病暴發,人們最終總能戰勝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雅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15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