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是否存在另一個你?
2020年04月16日09:21

原標題:世界上是否存在另一個你?

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曆——走在路上突然看到某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定睛一看卻發現是自己認錯了,對方可能只是神似或有某些特徵和自己認識的人相似。那麼,世界上是否可能存在兩個並非雙胞胎卻有著相同面容的人呢?

“完美分身”存在的概率有多大

就像雙胞胎裡也有龍鳳胎,不僅是相同性別的陌生人可能擁有相似的面容,不同性別的陌生人也可能長著類似的面孔。

借助發達的社交網絡,跨越多個國家,攝影師弗朗索瓦·布魯內爾還真找到了不少陌生人“雙胞胎”,並為他們拍下照片。這組攝影作品名為《我們不是雙胞胎》,有超過200對長相高度相似的非雙胞胎參與其中。

這些人並非雙胞胎,也並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卻擁有如同複刻的臉龐。看到這裏,你是否也產生了找到另一個自己的衝動?或者開始擔心有人會利用自己的“替身”行不軌之事?先別著急,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如今的面部識別技術已經日漸普及到各個領域,從解鎖手機到電子支付,全都可以靠刷臉完成,十分方便快捷。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每張臉都是獨一無二的基礎上,即使是雙胞胎的臉也會存在細微差異,更別說兩個只是看起來相似的陌生人。

那麼,存在與自己大體相似的另一張面孔的概率有多大?

在獲得了來自美國軍方數據庫的4000張不同面孔後,科學家泰根·盧卡斯測量了他們的8項關鍵面部識別特徵,例如雙眼或雙耳間的距離,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這8個面部特徵在兩個人臉上完全匹配的概率小於1萬億分之一。而且一張臉上的特徵遠不止8個,要找到你“完美分身”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大腦如何識別一張臉

雖然完全“複製黏貼”的長相難以出現,但實際上,在全球70多億人口中,我們不時就能發現兩個長相雷同的人,網上也流傳著不少和名人撞臉的面孔。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往往只是在整體上給人相像的感覺,如果把細節逐個拆開對比,又會發現不少差異。

這是因為大腦在進行面部識別時,並非逐一分開判斷細節(比如眉毛的弧度、瞳孔的顏色),而是首先從整體出發,比如髮際線輪廓、膚色和五官排布方式,只要大體相近,就能讓我們產生“這兩個人長得好像”的感覺。接下來大腦才會關注眼睛、嘴巴和鼻子這些局部特徵。

我們的大腦主要通過梭狀回面孔區將各個面部特徵聯繫成一個整體,這樣一來,即使一張臉的局部細節發生改變也能被認出來。也就是說,一般人是不會因為朋友換了個髮型、修了個眉毛就認不出對方了。

從遺傳學角度分析,目前科學家們已經鑒定出了超過50種可能與面部特徵有關的基因,比如從眼睛到鼻根的距離等。在有限的基因數量下,理論上只要組合次數足夠多,就有可能出現相似的情況。

但是一張臉包含的信息量非常大,從五官、膚色到毛髮在人群中都有著高度多樣性,許多特徵的形成也並非由單個基因決定,不僅可能有複雜的基因間相互作用,而且還有環境等因素的影響,所以目前通過基因分析來還原人臉的結果並不十分理想。

不過,同一種族往往會有一些共同的面部特徵,比如亞洲人的黑髮、黃皮膚,再加上足夠大的人口基數,決定面部特徵的基因就更有可能出現相似的組合,所以對於我們這個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想要找到和自己相似的夥伴或許會相對容易一點。

人臉多樣化源於愛“看臉”

總體而言,人臉出現重複的概率是很低的。2014年一項發表在《自然·通訊》上的研究顯示,我們人類的面部特徵相比其他動物具有更高的多樣性,而這樣的演化結果與“看臉”在人類社會中的重要性緊密相關。

比如企鵝在我們看來都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看過BBC紀錄片的小夥伴就會知道,在企鵝的育兒區聚集著成千上萬隻企鵝寶寶,它們看起來全都一個樣,那如果一隻企鵝寶寶混入一大群企鵝中,企鵝爸媽又是如何找到它們的呢?

如果靠逐一認臉,估計還沒找到寶寶,企鵝爸媽就累壞了,好在它們其實是通過聲音來識別彼此的,所以在面部特徵上並沒有發展得多樣化。

但人類就不同,面部特徵是一般人識別彼此最重要的方式,孩子認爸媽、成年人找伴侶,都離不開“看臉”。而且,相比我們身體的其他部位比如手,豐富的面部特徵更不容易出現重複,更方便我們對上號。由於面部特徵具有遺傳性,“看臉”也讓我們的祖先能更準確地識別出自己的親人或同宗族的成員,對生存更有利。

有研究表明,我們對和自己長相相似的人更有好感,認為對方更值得信任,也更具吸引力。

從進化角度解釋,這或許是因為相似的面孔暗示著可能的親緣關係。但在人口數量龐大的現代,這樣的推測可就行不通了。你以為對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人,但布里斯託大學的遺傳學家表示,即使長相相似,你們的DNA相似度也可能與隨機的陌生人無異。

(責編:趙竹青、呂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