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電影節官方與民間“線上交易”平台並行,意味著什麼?
2020年04月18日13:40

原標題:康城電影節官方與民間“線上交易”平台並行,意味著什麼?

作者 | 千水

編輯 | Amy Wang

由包括CAA在內的美國四大經紀公司發起,聯合30多家業內具有領導實力的獨立電影公司,共同打造的康城虛擬市場(Cannes Virtual Market),確認將於6月22日-28日上線。該平台的開始日期與康城電影節的電影市場(Marchédu Film)發行的日期相同。

該虛擬市場將展開為期六天的全球線上交易活動,為全球買家提供已完成影片放映、片花、樣片、項目路演以及其他必要的電影市場交易服務,是一項針對新冠肺炎全球流行的應急計劃。

4月13日,法國總統發表聲明指出:“我們承認,最初考慮將第73屆康城電影節推遲到6月底至7月初舉辦,儘管如此,自昨天晚上以來,我們已經開始與法國和國外的專業人士進行許多討論。他們一致認為,康城電影節是電影業的重要支柱,必須通過各種方式使康城電影節2020年成為現實。”

“線上交易”是讓康城以“各種方式”在今年出現的其中一種。

不過此次發起方並不是康城組委會,而是30多家知名電影代理商,他們得到了康城組委會及法國政府的支援,讓電影交易可以在互聯網上進行。

結果是,今年”康城季”出現兩個虛擬電影市場,一個是代理商自發組成的交易平台,另一個是康城電影市場官方也設立了虛擬電影市場平台。區別是,康城官方平台履行的更多也接近於其部分線下官方活動的功能,比如預約觀看經過排片、篩選的、固定時段的市場放映活動、預約會議等,需要付費註冊市場通行證;而美歐行業自發舉辦的虛擬市場宣稱免費。

工廠大門影業國際業務合夥人梁穎告訴新文化商業(Ent-Biz):“官方平台更像是一個代替其線下活動的應急機製,畢竟有一大批影片在等待5月開幕進行交易,而代理機構自發的線上交易市場則有種類似數字化和線上平台對傳統電影行業進擊的意味。”

而從事批片採購的某國內代理商張先生則有著不一樣的看法,他認為不管是官方還是民間,只要能增加交易機會,客觀上都是對電影產業積極的事。

康城在疫情中仍要發揮電影風向標作用

73屆康城電影節本應在5月12日揭幕,隨但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特別是歐洲的迅速擴散,3月份以來關於康城取消或延期的猜測一直沒停過。直到4月16日公佈首批參展片單後,終於迎來“線上交易”的消息。

失約的不止康城。早在3月4日,據北京國際電影節官方微信公眾號消息,原定於2020年4月19日-26日在京舉行的第十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延期舉辦;原定於4月舉辦的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也宣佈延期5月舉辦,並取消了實體頒獎禮,改為錄播。

美國方面,西南偏南電影節日前通過其官方推特宣佈取消。原定於3月12日至21日在吉達舉行的沙特阿拉伯首屆紅海國際電影節也已被取消,瑞士的“國際電影節和人權論壇”和在洛桑舉行的“為電影著想”影展等也都紛紛取消,艾美獎近日也宣佈宣佈頒獎日期不變,報名和投票進程推遲。

對於整個電影行業來說,大型電影節的取消或延期,將對電影全產業鏈產生難以估量的蝴蝶效應。大型電影節無法如期舉行,不僅僅是影迷不能一睹為快新片,全球電影精英少了一次寶貴交流機會,更重要的是,如果取消,大量的優質影片加入明年的競賽單元,兩年的電影積壓對於參賽者來說,無疑是評獎災難;另一方面,電影交易無法進行,增加電影製片週期,成片資金難回收,新項目難以取得投資順利開發。

疫情與否,康城都是全球電影產業的重要風向標。

去年,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國際故事片類別中提名的五部外語電影中有三部在康城電影節首映。韓國電影《寄生蟲》繼康城斬獲金棕櫚大獎後,獲得四項奧斯卡金像獎,併成為歷史上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外語電影。

康城作為每年春天最具影響力的全球獨立電影影展,在獎項權威度、後續奧斯卡等重要電影盛事和商業交易上都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它的延期或取消與否將給2020年全年電影產業帶來深遠影響,所以備受關注。

另一方面,康城電影節對電影製片、發行、銷售和經紀等各個環節都都意義重大,特別是銷售代理商和發行商。去年康城破紀錄的有12,527名人士到達交易現場,康城電影市場是全年度交易的關鍵事項。

“線上交易”能解決什麼?

梁穎指出:"康城電影節在電影歷史上的意義超過作為一場盛會本身。線上交易解決了一部分生意的問題,但總會有更多無法實現的部分。比如陳設式展會、浸入式放映、電影節的光暈效應、創作人員的論壇交流與加持是一部分,此外,因為有了影迷的狂歡、放映之後媒體的撕扯、一年見兩次的國際同行半夜酒後別開生面的討論等,藝術電影才能區別於燈泡和白菜,讓電影的光始終帶著“人”性的基礎。”

儘管很多有著很深電影情懷的業內人士跟梁穎有類似看法,認為線上觀看、交易樣片與現場大銀幕的效果大為不同,線上交易的體量和合作深度可能很難與一些靠陽光與咖啡、酒杯的觥籌交錯而拍板下來的交易同日而語,也遑論電影以“人”為基礎的本性。

作為代理商的張先生則比較現實,他不認為這件事沒有那麼複雜,也不會影響康城在影迷及行業人士心中的地位,僅僅是“有交易的可能才能有在寒冬中活下去的希望。”

看起來,此次促成康城民間虛擬交易市場的30多家代理商,更像是在自救。

電影國際銷售代理商(以下縮寫為"銷售代理商")擔當著“中間人”的角色,代表電影製片人與不同地區的海外“買片人”、發行商打交道,目的就是幫助影片爭取到不同國際電影發行地區(international territories)的發行協議。簡單來說,銷售代理就是幫助電影人在海外電影市場“賣”片子,讓影片可以被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區的電影觀眾看到,同時也使影片收穫相對應海外發行收入。

他們是電影從藝術品到商品的重要推手。

而有時候,如果判定一部電影非常有商業價值,銷售代理商也會自己來進行投資。買賣交易之間,或者直接參與出品,都直接關繫著代理商的經濟利益。

某電影資深從業者向新文化商業(Ent-Biz)透露:“即使不受疫情影響,很多好電影早就出現在代理商的名單裡面,他們之間的競爭也很激烈。”電影節無法舉辦或者延期,對代理商來說意味著全年最重要的工作無法開展,收入中斷,隨著時間延長,很可能出現很多變數,比如意向片單被其他買手買走等。

因而,主控感更強的線上交易意味著,代理商可以儘可能按照原計劃進行相關交易的談判;不影響疫情結束這些影片全球發行的進度。

不管是官方還是民間,目前線上交易均被歸為應急措施,不大可能成為常態。9月即將舉辦的同是歐洲三大電影節之一的威尼斯電影節明確表示不考慮線上舉辦的可能。而對於中國兩個A類電影節——北京國際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來說,其主要收入來源是線下廣告位售賣,線上交易很可能難以收回成本。

線上交易的形式是一個好的探索開端,隨著疫情的嚴峻,如何通過康城完善線上交易流程,為電影產業續命,是非常必要的。即使是應急手段,在特殊情況下,康城以開放態度打破空間局限,與代理商一起面對問題,說不定能帶來更高的關注度,催生新機遇和新業態。

“毋庸置疑,今年五月的藝術電影交易量一定會銳減。但與其說是線上交易帶來的後果,不如說還是新冠病毒爆發給這個行業帶來的巨大傷害的其中一個側面。市場需求大幅減少,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就是在小規模的、在市場上相對脆弱、但是藝術水平卻不見得造詣更低的作品,連帶傷害的就是小型公司、還未在國際市場擁有姓名的創作者們。希望無論什麼平台,都能充分考慮和支援到這些類型的奮起者們。一起強大才能帶來行業真的強大。 ”梁穎指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