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世界成香饃饃,大廠死磕能否圓3A遊戲夢?
2020年04月23日17:48

  “開放世界玩法”似乎正在成為國內手遊市場的香饃饃,遊戲開放不開放,玩家在遊戲中自由不自由,已逐漸成為中小公司與大廠、實力公司明顯的產品劃分界限,而背後則是研發商在無縫大世界地圖、遊戲美術量上的技術積累及產品投入的絕對差異。

  最近讓國內玩家印象深刻的開放世界概念手遊當屬米哈遊的《原神》,而稍早則有騰訊發行祖龍研發的《龍族幻想》、完美《我的起源》以及即將登場的《夢幻新誅仙》等遊戲,掃視一眼會發現,這些產品的研發商都是有來頭的金主。

2019年年度遊戲《隻狼:影逝二度》
2019年年度遊戲《隻狼:影逝二度》

  在海外市場,開放世界遊戲主要在主機PC平台上呈現,比如《Assassin's Creed:奧德賽》《Monster Hunter:世界》《隻狼:影逝二度》《The Witcher3》都屬其類,他們亦是主機3A品質的代表性產品。

  開放世界遊戲短時間內如此多國內大廠的加入,讓行業和玩家感受到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大勢,而在GameLook看來,這將再度把國內遊戲、尤其是女生ORPG類遊戲的研發門檻極度拔高,最終目標正是“絕對的3A品質”。

  西山居騰訊再賭“開放世界”、還是暗黑

  在女生O端遊大廠中,西山居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角色,最近就有媒體發現,西山居跟騰訊竟然有一家合資公司,且開發的產品也是一款“代號D”的開放世界遊戲。

  據瞭解,這家由騰訊西山居於2018年6月合資成立的遊戲研發商名叫“武漢西騰科技”、字面意思就是西山居+騰訊,雖然公司名中有武漢、容易讓人聯想到小米和金山繫在武漢設立的第二總部,但在該公司官網上,公司反而是坐落於廣州羊城創意產業園,可見這家企業應該是基於西山居基礎上、吸納了廣州本地企業的拔尖人才成立的,那麼廣州有啥大的研發企業呢,這個業內人士可以猜一猜。

  在具體項目人才招募上,GameLook注意到兩個關鍵細節,比如其招聘信息顯示引擎和圖形算法程序員要求必須會虛幻4、場景美術崗位也要求Unreal Engine 4使用經驗。而在策劃崗上,則明確要求“對暗黑類ARPG的系統和玩法有深入體驗和研究、有豐富的大世界女生O和開放世界RPG遊戲經驗。”

  從以上情況來看,西騰科技要開發的新遊戲很可能就是一款暗黑類的女生O開放世界遊戲,且採用的遊戲引擎就是虛幻4,從技術要求來看,這款遊戲起步可能研發費就要超過1億元,絕對屬於大產品。而遊戲玩法上,到底是走的Blizzard的《Diablo》流派、還是宮崎英高所主導的魂系風格,就不得而知了。

採用Unreal Engine 4的《劍俠情緣2:劍歌行》
採用Unreal Engine 4的《劍俠情緣2:劍歌行》

  雖然西山居過往在端遊年代一直以自研引擎為傲,但目前採用Unreal Engine 4的手遊已經有多款,比如早年的《小米槍戰》、還未發佈的《劍俠情緣2:劍歌行》《加勒比海盜》都是Unreal Engine 4作品,而這款西騰科技的暗黑手遊可以說是西山居派系已知的第四款,其技術選擇正在倒向虛幻4。

  虛幻4力促國內大廠手遊品質升級

  在GameLook看來,Unreal Engine 4已經成為國內部分大廠、實力研發商升級產品品質的主要選擇,比如祖龍研發的《龍族幻想》就是一款Unreal Engine 4開發的開放世界女生ORPG,其也成為了騰訊國內代理髮行的第一款開放世界女生O。

  對於騰訊來說,基於自身研發團隊、採用Unreal Engine 4做成功的手遊當屬《和平精英》,雖然PUBG不是一款女生ORPG遊戲,但基本給了國內手遊玩家真正的開放世界手遊初體驗,超大地圖、從天而降的無縫實現,驗證了Unreal Engine 4在開放世界手遊上的實力,雖然用虛幻4做手遊當年費了騰訊的九牛二虎之力,但騰訊走通了這條道激勵了一批的國內有錢又有實力的研發商加入。

國內第一款虛幻4手遊大作《和平精英》
國內第一款虛幻4手遊大作《和平精英》

  對於國內廠商開始採用Unreal Engine 4研發手遊的趨勢,騰訊劉銘曾表示:“國內研發商現在有兩種做法,一種就是死磕做個大作,像《龍族幻想》就是這樣,但是祖龍本身技術積累就強,他們相對容易或者更堅定走了這步。而其他一些廠商,看到技術提升確實是一條路,但團隊達不到3A水準,拿個IP、結合技術做個套路式產品,這種做法就很危險。”

  而用過虛幻4的公司,也表達過要走通這條路也格外艱難,西山居副總裁劉希曾對GameLook表示:“《劍俠情緣2》2016年項目正式啟動,當時全中國基本找不到懂Unreal Engine 4的程序,從招人到培養,再實踐到項目上,經曆了很多磨難。而《劍俠情緣2》手遊我們150人團隊,做了兩年多,美術水準非常高,只有找一些3A次世代作品的外包公司,費用非常高。”

  這或許是為何國內大廠雖然看好虛幻4做次世代,但真正敢於投入的團隊並不多的原因,畢竟不是每家公司都有這個財力、技術能力去達到3A品質,與其做個半吊子、還不如繼續用好Unity。

  在GameLook看來,開放世界求解公式並不只有Unreal Engine 4一種答案,比如米哈遊的《原神》就不是使用虛幻4、而是Unity開發,只是國內研發商採用Unity需要在技術上花更多的心思、招募高技術人才才能做到“無縫大世界”,沒有米哈遊那樣技術宅的魄力,真的很難。

  次世代徵戰又起,追逐3A前途難料

  從結果來看,開放世界玩法的加入、以及更高的美術品質確實給高度同質化的女生ORPG手遊帶去了新鮮感,比如祖龍《龍族幻想》在國內市場即創造了首月6億元、日本市場暢銷榜TOP10的成績。

採用虛幻4開發的祖龍《龍族幻想》
採用虛幻4開發的祖龍《龍族幻想》

  而這讓GameLook回想起當年端遊市場大廠征伐的曆史,2012年前後,原本中國PC端遊採用高端引擎、達成次世代品質要不了5年等待時間,但因為手遊的爆發、端遊的沒落,導致大廠們的次世代3A之路魂斷,業內眾多研發商轉向投身於輕量級、Y割版女生O的手遊世界大戰。

  隨著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在國內女生O手遊產品廝殺中,這一波新的開放世界、次世代品質的升級,正在把中國遊戲公司再度推向世界級的技術舞台,其主要對手正是用慣了虛幻4的韓國遊戲企業,以及主機平台的海外遊戲大廠。這場最後的技術軍備競賽能否中國公司取得勝利,將決定未來十年到底會有多少家中國遊戲企業能站在全球遊戲業的技術製高點。

  某種意義上,技術是基礎、3A是結果,少數中國廠商已走上這條追逐3A的不歸路,祝他們好運。

  來源:GameLoo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