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賽不職業 或許才是排超聯賽最終沒落的根源
2020年04月24日14:28

  2016年7月,體育之窗在競標中擊敗了多家競爭對手,獲得了中國排球聯賽的商務運營推廣權時,可能雙方都不會想到,最終會以如此的方式分手。

  里約奧運會上,中國女排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奪冠,同時,中國女排、郎平以及朱婷,開始成為了體育迷心中的傳奇。那屆女排陣中,惠若琪、張常寧、袁心玥、魏秋月等人也都在擁有了趕超一線體育明星的人氣。體育之窗在奧運之前拿下排球聯賽運營權,普遍被認為押中寶了。

  客觀來說,排超元年,體育之窗的一些改革舉措給這個“非職業化”聯賽注入了很多活力,包括:比賽獎金大幅提升,引入了二次轉會政策,總決賽賽制也升級為七場四勝,時隔多年全明星重回大眾視野。

  女排總決賽戰至生死TieBreak,話題熱度不減;全明星花樣繁多,吸引了大量粉絲,也回饋了讚助商。據體育之窗CEO高宏透露,排超全明星總收入達到2000萬元,實現了盈利。聯賽層面,排超推出了單場冠名、共享版權等創新性營銷方式,吸引了光明牛奶、匹克等讚助商。

  然而,為何從2018-19賽季開始,排超聯賽的處境逐漸惡化。與此同時,排超賽制發生了重大調整。2018-19賽季的賽程縮短了近一個月時間,第一階段變更為賽會製。對於一個職業聯賽來說,賽會製本身就是一種倒退。如今,三大聯賽中,老三排超名不副實。

  這一切都是為了國家隊集訓讓路。當時,距離東京奧運會還有兩年時間,但遇到了女排世界盃,作為奧運會之前的最重要的練兵賽事,並不職業的排超聯賽只能為大局讓路。2019-2020賽季,進入奧運年,聯賽的地位更為雞肋。資源悉數向國家隊傾斜,讚助商則自然會追捧國家隊而非聯賽。並且越是那些爭金奪銀的項目這種現象就越明顯,乒、羽、女排概莫能外。

  在舉國體製的背景下,女排國手們仍舊隸屬於體育局和國家隊,她們的參賽也要以國家隊的參賽任務為優先考量。排超聯賽不僅賽制、賽程上要為國家隊讓路,明星選手更要聽從國家隊的指揮。而一切的職業聯賽,少了明星球員參與,自然缺了點號召力和吸引力。

  排超聯賽雖掛著“職業聯賽”的頭銜,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職業聯賽。職業賽不職業,或許才是排超聯賽最終沒落的根源。

  (易龍吟)

  體壇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