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的“雲手機”又翻紅了 但我們真的需要一台嗎?
2020年04月30日11:41

  原標題 過氣的“雲手機”又翻紅了,但我們真的需要一台嗎?

  記者 向密

  DoNews 4月20日消息 百度、華為兩大科技巨頭的高調佈局,讓“雲手機”概念再度熱起來。

  4月15日,百度舉行“雲手機”線上直播會,發佈基於自主研發的ARM服務器的百度“雲手機”產品。而在1個多月前,華為也基於華為雲鯤鵬裸金屬服務器,推出了其2020“新旗艦”——鯤鵬雲手機。

  在5G快速商用的2020年,萬物上雲的背景之下,或許還會有更多的巨頭和廠商入局“雲手機”市場。然而,對於普羅大眾而言,“雲手機”真的會成為我們的剛需嗎?

  “雲手機”翻紅

  “雲手機”並不是個全新概念,早在2011年,國內多家終端廠商與互聯網企業就曾蜂擁而至,紛紛推出過雲手機平台與產品。

  通過梳理可見,阿里巴巴旗下阿里雲公司在2011年發佈了其獨立研發的阿里雲操作系統——阿里雲OS,同時發佈搭載該系統的首款智能手機——天語云智能手機W700。該款手機採用了阿里雲OS,涉及郵箱、雲應用、地圖、瀏覽器及IM通訊多方面。

  在阿里雲OS手機發佈後幾天,華為也宣佈推出其雲服務平台和首款雲手機Vision(遠見)。據華為當時稱,該款手機可以實現PC、手機和平板多個平台的信息同步備份和擦除,擁有160GB的雲存儲空間。

  此後,小米科技也發佈了自己的雲手機——小米手機,該產品在當時被業內認為是又一款具有雲手機氣質的移動互聯網終端。

  而在國內企業爭相湧入“雲手機”市場之前,國外企業的雲手機佈局也已經提上日程。2011年3月底,Motorola發佈了其“摩計算”戰略;同年6月,Apple公司在全球開發者大會上推出雲存儲服務“iCloud”,通過它可在線存儲用戶的郵件、照片、日曆、聯繫人等信息,並與各類iOS設備互通。

  一時間,“雲手機”概念風光無兩,輕而易舉俘獲了業界和消費者的關注。然而,行業人士卻對當時的“雲手機”普遍不看好,甚至直接將其與概念炒作、營銷行為劃上等號。

  在業內人士不看好“雲手機”的諸多理由中,以下幾點產生的共鳴最多:1.雲手機在功能上並沒有體現出比智能手機更多的優越性;2.要做好“雲手機”需要基礎設施能跟上,中國的網絡覆蓋遠遠不夠,3G網絡發展仍有欠缺和不足,用戶體驗難以保證;3.使用“雲手機”將耗費太多寶貴的流量,但流量資費昂貴是不爭的事實。

  在享受了短暫的爆紅期後,最終“雲手機”逐漸淡出主流手機市場的舞台。

  新舊玩法PK

  時隔9年,過氣的“雲手機”概念再次翻紅。與多年前的“雲手機”概念相比,再度殺回人們視野中的“雲手機”有何不同?

  從定義上來看,無論是9年前還是當下,“雲手機”的概念並沒有發生太大變化。所謂的“雲手機”,就是一台運行在雲端服務器的虛擬手機——把手機上的應用都轉移到雲端,原本需要手機終端提供的運算、存儲等能力,都將通過雲端的服務器來提供。

  通過對華為和百度發佈的“雲手機”歸納可見,其與普通手機的差異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依託公有雲和ARM虛擬化技術;用戶可通過視頻流的方式遠程實時控製,最終實現Android原生App及手遊的雲端運行;隨著雲服務器的升級優化,“雲手機”的性能也會持續提升。而對於消費者而言,該機能做到24小時運行、永不掉線、永不關機、無需充電等功能。

  如果真要說9年前的“雲手機”與當下“雲手機”最大的差別之處,在場景的實際應用上體現最為明顯。2011年期間推出的“雲手機”主要面向個人用戶,側重於雲存儲功能,大多是將雲應用和雲服務提前內置在手機之中,方便用戶使用同一個賬號進行管理使用。

  而根據百度介紹,百度此次發佈的“雲手機”覆蓋了四大應用場景,分別是雲遊戲、雲應用、雲VR和雲辦公。華為方面則提到,華為鯤鵬雲手機可以運用於應用託管、直播互動、移動辦公和雲手遊。

  在上述應用場景中,百度和華為都重點提到了雲遊戲,這一領域也是當下Google、微軟、亞馬遜等科技公司重金髮力的市場,同時國內互聯網公司、雲服務廠商、遊戲平台、遊戲開發商也都先後投入該領域。

  “雲遊戲的產生為手遊帶來了一個全新的契機,”光宇遊戲CTO沈崴就指出,面對推廣成本日漸高昂的端遊產業,實現像頁遊一樣的所見即所得、點擊廣告即遊戲的模式將為遊戲推廣帶來更佳的效果。而從研發角度來看,雲遊戲或將為遊戲的前期測試、經典遊戲的“改造”創造天然條件,對於重度遊戲的支援也將開拓在遊戲開發策劃方面的思路。

  來自艾媒諮詢發佈的《2019中國雲遊戲行業專題研究報告》顯示,預計2023年中國雲遊戲用戶規模將突破6億人,市場規模有望接近1000億元,但2020年預計市場規模在68億元,尚處於起步階段。

  偽需求還是真風口?

  上文,我們曾提到2011年“雲手機”不被看好的幾個理由。而放到今天又重新火起來的“雲手機”身上,這些因素還會限製它不被看好嗎?

  首先,要談“雲手機”的體驗優劣,網絡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是繞不過去的問題。在今天5G普及率還不是很高,用戶體驗有待提升且資費依然高居雲端的階段,有多少人願意去嚐鮮,又有多少人能夠充分享受“雲手機”可能帶來的便利,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人士指出,儘管目前5G網絡發展已經駛入快車道,也成為了新基建項目,但現實情況是中國的網絡覆蓋遠遠不夠,5G網絡建設還才剛開始,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成的。“要實現5G網絡的全面覆蓋和足夠成熟,還前路漫漫。”

  其次,“雲手機”重點面向的仍是企業級別的用戶群體,幫助各種各樣的企業完成如應用智能託管、雲手遊、眾播互娛、移動辦公等場景的操控需求。鑒於過去“雲”的表現,“雲手機”廠商們有必要使企業相信大量運營數據和機密信息放在雲端是安全的、私密的且不會流失的。

  除此之外,是“雲手機”的成本問題,如果“雲手機”的整體擁有成本超過了購買普通硬件手機的成本,那對於其面向的消費者或企業客戶而言,又有何非得擁有的必要?

  目前,“雲手機”產品都是根據機型套餐按月付費。查詢百度智能云云手機官網可見,其熱門機型套餐分為高配旗艦型、中配普通型、入門基礎性三款,價格分別為175元/月起、100元/月起、70元/月起。

  以百度宣傳的雲遊戲應用場景為例,高配旗艦型機型搭載旗艦機ARM處理芯片,適用於大型雲遊戲等場景,包月價格為每月175元起。如果使用該機型套餐一年,遊戲熱衷用戶在“雲手機”上就將花費至少2100元。

  再看華為的鯤鵬雲手機,如果想要使用華為雲手機得先租用一台金屬服務器。根據華為官方推薦的一款配置,標準規格的雙核處理器、3.5g內存、10g儲存,60台雲手機每月服務器價格5950元,折算下來每台雲手機約99元。

  照此計算,一部雲手機的售價比一部普通硬件手機的售價還要高,可見普通用戶並不是雲手機的受眾,雲手機更加瞄準的或許是這幾類人:想做批量群控,又不想添置大量真手機;希望24小時玩雲手遊,手機還得高配不發燙;做直播互動、移動辦公,不需要那麼多實體機的人群。

  這一說法,也與易觀智庫在2019年6月發佈的一篇雲手機相關報告吻合。報告顯示,當前雲手機概念新,市場小,生態鏈尚不健全,行業的主要需求來自於客戶對移動設備的彈性需求,比較典型的有雲遊戲、微商營銷、個人業務掛機、遊戲工作室的批量操作和傳統“手機牆”市場。

  如此看來,目前雲手機依然只是對物理終端的延伸和拓展,其趕上採購真機的套餐價格也勢必會“勸退”更多個人用戶。(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