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手稿】初出道被改《傾城》歌詞 黃偉文:無故被閹版
2020年05月01日07:00

黃偉文(Wyman)近日不時在社交網,上載自己的填詞手稿,與網民分享創作故事。他日前貼出為新加坡歌手許美靜名作《傾城》的創作手稿,爆出當年因自己是新人,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歌詞被大幅改動的故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1997年寫了這一首,大概也不是無緣無故的。 現在出土這個版本才是我的原意,出街的那個錄音則是在沒有通知我的情況下的「無故被閹版」,沒辦法,當年是新人,遇到這種事情即使大聲抗議也沒有人除底耳筒傾聽。 還有一個東西足顯青澀,就是當年的猶豫不決,有時同一句出現了幾個可能的詞句,因為每一個的意思不同「唱感」各異,我會一併列出給歌手和監製自己選擇,本來以為是種有商有量的民主方式,後來居然有人說我這是偷懶,我的職責是應該替他們選好才交稿不要迫他們「用腦」為他們增添麻煩⋯⋯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不算沒道理的,但我卻很驚訝有人會討厭被賦予投票權,得到了還要罵人。 總之後來有點生氣,便很少再給予選擇了,除非不同的字句代表兩個結局兩種價值,或者明知有個字的發音放在那個位置不容易唱好。當然還會看看對方是誰,頻率不同的我都寧願留返啖氣暖肚。 至於不再讓人擅自改動我的文字,那又是另一場邊打邊攀爬的漫長抗戰了。 #Y手稿 #而家比你揀唔係因為我選擇困難而係想首歌更似你 #左上角那個是當年錄音室的faxnumber現在當然已打不通 #自己打咗一次肯定唔會騷擾人先敢唔劃咗佢 #自首錯別字 #流連 #不過好耐以前其實係通嘅 #另外其實切勿缺少先合樂唔知點解佢哋會揀不要缺少

Wyman Wong 黃偉文(@concertyy)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他表示,現時播出的版本非原意:「出街的那個錄音則是在沒有通知我的情況下的『無故被閹版』,沒辦法,當年是新人,遇到這種事情即使大聲抗議也沒有人除底耳筒傾聽。」

他又透露自己在出道初,作詞時會在同一句列出數個詞句選項,交由歌手及監製選擇最合適的詞語,令歌曲更適合原唱。不過卻有人覺得是懶惰:「本來以為是種有商有量的民主方式,後來居然有人說我這是偷懶,我的職責是應該替他們選好才交稿不要迫他們『用腦』為他們增添麻煩⋯⋯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不算沒道理的,但我卻很驚訝有人會討厭被賦予投票權,得到了還要罵人。」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13年前寫的。 只能說,填詞於我,很多時如扶乩標童,那些冥冥中的文字,找到了個一瞬即逝的窗口,是它自己要被寫出來的。 片末彩蛋是,看,麥先生,你看 Chapel of Dawn 的手稿我保存得多麼好! 其中「穿Mastermind的惡魔」當然是來自那本書的自嘲/嘲人版,後來改成「惡搞之物」是想和「市民之光」一對,是的,全碟九份歌詞,共兩對兄弟姊妹,另一雙當然是「成魔之路」與「成仙之路」啦。 這是某歌手/導演最早的一張概念唱片吧,他本人真正的「成魔/仙之路」哈哈哈! #Y手稿 #抗疫未完所以再post一點舊作 #陪你渡過社交需要距離的日子 #自首錯別字 #撕 #通常謄文時已通宵達旦油盡燈枯眼瞓到極點hold住圓寂前最後一啖氣落筆 #你明啦

Wyman Wong 黃偉文(@concertyy)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