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疫情給新興經濟體造成多重衝擊
2020年05月05日17:10

原標題:西媒:疫情給新興經濟體造成多重衝擊

參考消息網5月5日報導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5月3日文章稱,與以往不同,新興經濟體可能是這次新冠病毒危機中的盲點,遭受的衝擊會更大。文章編譯如下:

有一個盲點令新冠肺炎危機與以往的危機相比顯得不同:一直以來在世界經濟中份量不斷增長的發展中國家在2020年將出現有數據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可以追溯到40年前,最差的記錄是1983年增長了1.2%。而今年在疫情的影響之下,預計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將倒退1%。

布魯金斯學會的專家安娜·雷文加強調說:“我們關注富裕國家,但我們更應該擔心新興經濟體。”她認為迄今公佈的關於新興經濟體的經濟預測“過於樂觀”。

在這場全球風暴中,發達經濟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理由擔心風暴對新興經濟體的打擊,它們的GDP在全球經濟中的占比早就超過了50%。康奈爾大學新興市場研究所所長洛德絲·卡薩諾瓦警告說:“十年前亞洲利用危機走向世界,而這一次不同,現在我們所有人都在竭盡全力自救,但這是沒有用的,因為在這場危機中,要麼我們全部脫身,要麼所有人全部淪陷……對於發達經濟體來說,第二輪經濟打擊可能是通過新興經濟體傳導過來的。”

新興經濟體幾乎每十年都會經曆一次經濟動盪。上世紀80年代的拉丁美洲債務危機,“亞洲四小龍”的財務危機,但在造成西方國家集體衰退的2008年危機中,得益於原材料價格的飛速上漲,新興經濟體幾乎毫髮無損地脫身。但是這一次不同了,賓夕法尼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恩里克·門多薩指出:“它們受到多重衝擊,這是最令人擔憂的。內部打擊和外部打擊同時發生,而且兩者的規模都史無前例。”

第一個信號是資金的逃離。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顯示,3月份,逃離新興市場股市的資金超過500億美元,逃離其債券市場的資金達到310億美元。

第二個信號是曾參與過新興經濟體債務重組的著名銀行家比爾·羅茲發出的,他警告說,新興經濟體的這場危機是他所見過的最嚴重的危機,“形勢將非常困難”。

第三個信號是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富達投資集團發出的,該集團全球戰略負責人安娜·斯圖普尼茨卡本週表示“我真的很擔心這些市場”,它們得到了所有規則意義上的保護,但是經濟打擊和傳染渠道有太多的形式,以至於在今天被保護不過是白日夢。

沒有人能逃脫烈焰。製造業國家,特別是亞洲和墨西哥,它們受打擊是因為過於依賴美國和歐洲等發達經濟體(它們是其出口的天然目的地),還因為它們依附於已經被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狂轟濫炸的全球價值鏈。那些受製於原材料和石油出口的國家,例如南美國家也受到衝擊,因為工業和最終消費者的需求減少導致其出口產品數量和價格大幅下降。旅遊國家如泰國、加勒比海諸島和許多非洲國家賴以生存的必要收入和外彙來源將減少至接近於零。受打擊的還有依賴僑彙的國家如東南亞、東亞和中美洲國家,隨著西方國家勞動市場的淪陷,移民的僑彙能力將大幅下降。

如何應對如此巨大的打擊?儘管幾個亞洲新興經濟體已經啟動了雄心勃勃的財政計劃,但是拉美國家的反應遲緩膽怯。世界銀行主管東亞及太平洋地區的副行長阿克塞爾·範特羅岑堡承認,新興經濟體採取行動的餘地較小,它們沒有經合組織國家的基礎設施,也沒有能力實行歐美國家那樣大規模的刺激計劃,因此貧困和極端貧困有可能在這些地區大幅反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