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香港教育局應對疫症進退失據
2020年05月07日23:00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爆發,香港教育局宣佈全港中學、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自本年2月初停課至4月17日,歷時逾兩個多月,大學亦紛紛加入停課行列。停課決定無可厚非:健康為上,學習事小,人命攸關。學校是小型社區,萬一不幸染上病毒,牽連甚廣,社區感染一發不可收拾。

停課決定無疑正確,但停課期間,教育局有否具體計劃令學生沒有浪費停課的學習時間呢?

教育局宣布停課後提出「停課不停學」,指出停課並非額外假期,學校應該讓學生善用時間,在家學習。然而「停課不停學」並非強制措施,指引和細節欠奉。「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沒有清晰的標準或建議,學校各自為政、各施己法,成效參差,效果存疑。在這非常時期教育局不應隔岸觀火、置之不理,任由學校自決和各施各法「網上教學」,作為教育界最高決策和掌舵理應提供充足的技術支援。

繼3月23日國際文憑組織(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 IBO)宣布本年度取消國際文憑考試後,劍橋國際考試也把所有在英國或其他國家的考試(GCE 或IGCSE等)全取消掉。香港則把文憑試(DSE)延期至4月24日開考。疲情反覆,文憑試的安排何不決斷一點?「窮則變,變則通」,教育局大可參照外國經驗和做法。例如加拿大沒有像文憑試一樣的全國性考試,各大學可制訂自己的入學標準,一般做法是參考考生高中三年的校內成績及課外活動紀錄。文憑試已經收集了考生的「其他學習經歷」,可供大學參考,考生所屬中學只要提供校內成績,考評局便可以根據學校過往升大學的百分比進行派位,即使取消公開考試仍能完成升學的程序。

現在停課至少兩個半月,暑期取消或如期亦成重要議題。不論結果如何,都定有家長教師不滿,暑假的安排顯然是一個燙手山芋。教育局立場是建議各校依據校本情況自行調整,這樣等於把燙手山芋直接給予各校管理層,使得他們進退維艱,左右做人難,要擔當「醜人」角色。教育局理應責無旁貸承擔責任,對暑假這問題下達較清晰指引,例如高年級因課程較繁重而暑假縮短兩至三星期之類,讓學校作出決定時亦有所依據。

學校作為教育前線,在疫症時期已是千斤重擔在肩頭,寄望教育局能成為學校堅實後盾,為前線教職員遮風擋雨,披荊斬棘,而非獨善其身!

(文章為筆者個人意見)

編者按:5月5日特首林鄚月娥已公布於27日起,大中小學逐步進行分階段復課

撰文:譚國偉 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會員 優才書院校長

The post 論香港教育局應對疫症進退失據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