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詹瓜鬧情緒!將帥內訌!釀美國籃壇第1慘案
2020年05月08日07:15

  香港時間5月7日,安東尼在一檔節目中說舊事,爆新料。作為當之無愧的美國男籃隊史第一人,他國家隊生涯的開端竟碰上了不少糟心事情。而隨著他的爆料,那段夢幻隊歷史上最黑暗的噩夢,也逐漸清晰起來……

  “夢五”和“夢六”是美國男籃史上的恥辱。特別是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派出的“夢六隊”,最終也铩羽而歸,至今仍令人唏噓不已。16年彈指一揮間,當年一系列問題也逐漸被曝光,那是一支如散沙般的球隊,能得到銅牌已經算幸運。

  2002年的世錦賽,在美國本土印第安那波利斯進行。由於美國人一向不重視世錦賽,所以並沒派出最強陣容,但好歹還是由NBA球員組成,其中也有皮雅斯和巴朗戴維斯這樣的佼佼者。結果那一年,他們接連失利,只得了第六名。“夢幻隊”不可戰勝的神話破滅。美國人的目標瞄準了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希望一雪前恥,派出了極為豪華的陣容。結果小組賽第一場就敗給波多黎各,最終也沒進入決賽,只拿了一塊銅牌交差。

  02年失利,還可以用“非最強陣容”為藉口,但04年再失利,已經沒有任何藉口,他們已經派出了極為豪華的陣容。所謂的“夢幻隊”又一次被扒下底褲。

  回過頭來看,當年的球隊只是紙面上的豪華,球員與球員之間鬧內訌,球員與教練之間也矛盾重重,再加上國際上各隊的崛起,美國人輸得並不冤。

  >>>新老球員內訌

  “夢六”陣容上致命的問題是新老混搭。這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好事,老球員帶動新球員。問題是,新球員得服這些老球員,而老球員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遺憾的是,這兩者當時都沒有。

  2004年,本來是03“黃金一代”登上舞台的大好時機。占士、安東尼和韋迪攜手出戰,雖然還只是二年級生,但他們的實力有目共睹。雖然經驗欠佳,但憑藉出色的個人能力,能在世界賽場上呼風喚雨。

  遺憾的是,三人都未能打正選,這必然影響他們的積極性。安東尼接受採訪時還顯得憤憤不平,特別不滿馬里昂和謝弗遜正選:“看到教練組的安排我就傻眼了,‘什麼?他們的輪換順序在我們前面?騙人的吧?’當時我和勒邦就是這麼想的,我們在訓練時也打對抗賽,完全就是我們的舞台。訓練前我們聚在一起說,‘聽著兄弟們,戰爭來了,我們要拿出真本事!’如果他們沒準備好,那隨時就會被摧毀。”

  安東尼和占士約好了,以後在NBA碰到馬里昂和謝弗遜時就不遺餘力地“摧毀”他們。

  大戰在即,兩位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想的竟然是“摧毀”隊友。在這種情況下,球隊的化學反應顯然是大問題。

  年輕人不懂事,老大哥們也沒好到哪去。“要知道,那時老兵都是趾高氣昂的,”安東尼說,“他們從不說,‘我罩著你啊年輕人’這種話。從來沒有,在那裡你只能自力更生。”

  所謂的老球員,其實都不老,鄧肯那時28歲,艾佛遜年紀最大,也只有29歲,都是當打之年。他們早已聲名在外,自然看不上占士這些剛20歲的毛頭小夥子。新老兩拔球員涇渭分明,根本融不到一起,這樣的球隊難以形成強大的戰鬥力,甚至在場上出現各自為戰的狀況。

  小組賽第一場就以73-92慘敗給波多黎各,就已經敲響了警鍾。那一場,安東尼只打3分鐘,一分未得,占士打了13分鐘,只得5分。

  >>>教練難以服眾

  鄧肯和艾佛遜作為正選,本身也不太搭。鄧肯一板一眼,在場上速度又不快,艾佛遜剛好相反,一直是靠速度吃飯,而在場上打法不拘一格。由這兩人帶隊,走的方向都不一樣。而且,教練還要把艾佛遜和馬布里這兩個“黑洞”組合在一起,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對於這樣的安排,年輕人當然有意見。而就算是老球員,也很不爽,比如馬布里,他後來就曾多次指責教練拉利-布朗和助理教練普波域治。

  “拉利-布朗試圖給我設下圈套,把我送回家,”馬布里說,“他想激怒我。”

  據馬布里透露,普波域治當面要馬布里詐傷,然後將他踢出球隊,普波域治說:“拉利也不希望你留在這裏,你真的不適應這支球隊。”

  馬布里雖然最後還是厚著臉皮留下來了,而且出場時間全隊第二,得分第三,但被教練當面嘲弄,他心裡沒火才怪。

  艾佛遜是拉利-布朗的人,鄧肯是普波域治的人,兩人當隊長,其他人似乎都是外人。年輕的安東尼也受到布朗的訓斥。

  安東尼剛到球隊報導時,就曾雄心勃勃地聲稱要拿金牌。對於囂張的美國人來說,這是很正常的話,但卻遭到布朗一通批:

  “只有安東尼那樣的小孩才會把奪冠掛在嘴邊。如果他真的明白怎樣尊重對手,以及那些對手有多優秀,我也不會對他的話有意見。”

  安東尼被潑了一盆冷水,他一直沒搞懂,老大哥們當年不都是這麼說的嗎?怎麼到了他這就不行了?

  >>>阿根廷不再哭泣

  布朗批安東尼的話顯然是有道理的,只不過這並不是美國人一貫的態度,如果說這話的人是艾佛遜或者鄧肯,可能還會受到教練的表揚。

  無形之中,教練加劇了新老球員的矛盾,在兩者之間劃上了一道天河。

  安東尼得罪了教練,要想受到重用是不可能的,他打了7場比賽,總共打了47分鐘,列全隊倒數第二,僅多於完全打醬油的奧卡福。安東尼加起來總共只得17分,平均每場只有2.4分。一件超級大殺器被埋進了土裡。

  占士也好不了多少,他打了92分鐘,得了43分,平均每場只得5.4分。未來聯盟的統治者,聲名鵲起的未來之星,在老帥眼裡毛都不是。

  “夢六”沒有讓自己火力最強的球員發揮作用,而內部又矛盾叢生,看起來就是一盤散沙。世界各隊苦美久矣,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波多黎各打響第一炮後,立陶宛也在小組賽中擊敗美國隊。磕磕絆絆地進了準決賽後,美國隊又敗給了阿根廷。最後在銅牌爭奪賽中,好不容易才擊敗立陶宛,報了一箭之仇。

  有過02年的經歷,世界各隊已經克服了“美國隊不可戰勝”的心理。而在小組賽中,美國隊兩次失利,更是令各隊信心倍增。

  阿根廷的“黃金一代”如日中天。準決賽擊敗美國隊,先發五虎都得分上雙,贊路比利一人就得了29分。

  立陶宛,一直是籃壇巨人,2000年的雪梨奧運會,他們只以2分之差失利,讓美國隊嚇出一身冷汗。意大利在2002年奪冠,西班牙和澳州也在奮起直追。那一屆奧運會,本來就強隊如林。美國人不能以最強狀態出戰,最後只能釀成一杯苦酒,至今還難以入喉。

  (吳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