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郵呂廷傑:5G消息難取代微信 質疑5G者是不懂|5G大家談
2020年05月13日08:34

  新浪科技 張俊

  編者按:

  這是屬於5G的時代。

  一年間,5G信息江河彙聚、企業崛起為峰、智能世界變得無比開闊。它不僅是信息變革中的土壤,更是鞏固科技創新地位的重要基石。

  一年間,5G大市場群雄涿鹿:

  國際賽道,各大巨頭在多領域爭奪製高點;

  專利研發,中國陣營全球佔比已突破五成;

  智慧創新,應用場景商機不斷且相繼投產;

  手機市場,百元區間的細分競爭尤為激烈;

  …………

  一年間,由新浪科技、新浪5G聯合發起的《5G大家談》欄目,與數十位政、企、學界著名人士暢聊通信的發展及落地,為讀者答疑解惑。同時,《5G大邁進》欄目將為讀者探究中國通信企業的成長之路。

  一年後的今天,信息所至,融入百業。當更多人觸及5G,又將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嘉賓介紹:

  呂廷傑,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北郵-里昂GEMBA課程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北京郵電大學校長助理,經管學院院長。日本京都大學博士、美國貝爾實驗室訪問學者。

  現擔任中國信息經濟學會常務副理事長;中國聯通獨立董事;中國信息社會50人論壇輪值主席;國際電信協會常務理事;工信部科技委委員、電信經濟專家委委員。

  批評質疑5G者,根本不懂5G

  呂廷傑認為,因為5G技術的出現,互聯網將進入下半場,從消費互聯走向產業互聯。

  “這是一場革命”,呂廷傑說。他將5G與電力作類比,如果電力只用在家用照明,影響的只是個人和家庭生活。但當電力走向了所有的製造業,就產生了工業革命2.0。同樣,5G也將像電力一樣,從個人、家庭最終走向製造業,實現工業互聯。

  不過外界對於5G的應用場景也有不少的爭論和質疑,“有人問5G需要多長時間才有殺手級的應用?這使我想起來3G。”

  呂廷傑回憶,3G的出現讓手機不僅能打電話還能上網,賦予了手機全新的功能,但3G出現時遭受的質疑並不比5G少。“當年3G受到批評的時候,我都是經曆過的,3G是2000年通過標準,全世界都不知道殺手級應用在哪,有人甚至說這是烏托邦知識分子的空想。”

  2002年,他應邀去日韓觀摩3G建設,而那時中國距離3G商用還很遙遠。當時對於手機用3G看球賽,同行的觀摩團中就有人質疑,屏幕太小、網絡不流暢等。甚至有人對此評論稱,直接用電腦看球賽體驗更好,屏幕夠大,寬帶包月,網絡也很流暢,因此手機上網技術不可能成功。

  “這些人的錯誤在哪?一直到了2007年,一個叫喬布斯的人,拿出了Apple手機和App Store,教了全世界人民手機上網怎麼玩。”

  至於目前外界對5G的質疑,呂廷傑認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停留在4G以前的應用場景上,認為4G的網速就夠了;另一種是在傳統市場中有利益,比如有人說光纖比5G效率更高,幹嗎要用5G?但實際上5G的目標就是在某些場景下消滅光纖,5G要達到接近於光纖的通信能力,而且要實現無線化。

  他甚至直言,很多批評5G的人根本不懂5G。比如有人說有WiFi用不著5G,但WiFi不像通信級的應用有網絡質量控製的保證,可以用在家庭,但無法用在工業關鍵場景的控製;還有人說5G怎麼能支援無人駕駛汽車,總得到雲端算一個指令來控製這輛車,這時候就撞車了。但實際上5G有邊緣計算能力可以保證低時延,根本不需要到雲端計算指令。

  “質疑的這些人根本沒有瞭解這些場景,5G一個重要觀念的轉換,就是要推一些5G行業應用。”呂廷傑說,5G將是下一個創業風口,它帶動的產業互聯網的規模,將是消費互聯網的上萬倍。

  微信很難被取代,運營商思維應開放

  日前,三大運營商聯合推出的5G消息,引發了外界廣泛關注。甚至有人認為,這是運營商要聯合起來對標微信,以奪回被微信搶去的語音和短信收入。

  呂廷傑指出,實際上在微信之前,中國移動就推出過飛信,但最終還是沒能阻擋微信做大。在他看來,一是因為封閉,飛信起初並不對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用戶開放;二是因為思維上的差距,微信的定位是平台,可以靠小程式、遊戲、廣告等多種方式賺錢。而飛信發送消息要包月,還是在賺傳統的通信服務費。

  “這是運營商不懂OTT,網絡和業務不分離給人一種錯覺,它(飛信)還在收費。大家當然覺得微信不要錢,飛信要錢,其實用微信也付了很多流量費。”

  這次推出5G消息,呂廷傑認為變化巨大。三家運營商首次聯合起來,打通了5G消息的網絡和用戶,與飛信時代的思維完全不同。不過他認為,5G消息並不能完全替代微信,但可以做一些差異化的功能,以解決微信解決不了的痛點。

  他舉例稱,將來金融類的應用可能會運行在5G消息上,相比WiFi,5G網絡的環境會更安全;同時,微信只能連接熟人,但5G消息是基於手機號碼的,只要有手機號碼就可以發送信息,這在商業廣告等企業級類型的應用上前景廣闊。

  “我覺得他們(5G消息和微信)誰也不可能消滅誰,大家都在重新定位。社交平台可能會更社交化,而具體的行業應用可能會運行到5G消息上去。”呂廷傑建議,在5G消息上,運營商應該採取開放式的思維,在社會化的創新之下,才可能產生更多的5G殺手級應用。

  流量費每降1塊錢,經濟增長拉動明顯

  當前,三大運營商都在大力發展5G套餐用戶。根據工信部的數據,截至3月底,全國已有5000多萬個5G套餐用戶。

  但呂廷傑強調,除了面向個人用戶的高速率場景之外,面向行業用戶的廣連接和低時延場景才是5G的根本目標。他舉例稱,5G具備的網絡切片功能對工業互聯網場景非常重要。他將其類比為公交專用線,由於在馬路上劃出了公交線、快行線、慢行線等,在上下班高峰時即使路面堵車但公交線可能會不堵。而5G的網絡切片功能是同樣的道理,可以滿足工業互聯網場景下的高可靠性、大連接、低時延的需求。

  實際上,為了進一步推動相關產業的發展,政府日前提出了新基建的概念,包含5G基站建設、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市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七大領域。

  呂廷傑指出,這七大領域中信息科技佔據四個,國家就是要加快5G網絡等相關基礎設施建設,從而拉動更多的製造業、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發展,進而推動經濟增長。“5G等新基建的佈局,我的判斷就是國家要發力科技端,發揮5G產業的基礎性作用,為中長期有價值的新興產業的發展,或者資源的配置做準備。”呂廷傑說。

  他還提及通信業的提速降費政策。根據數學模型計算,在消費互聯網時代,流量費每降一塊錢對互聯網企業的益處會更大一些,但對整個國民經濟的拉動作用並不明顯。而在5G帶來的產業互聯網時代,流量費每降一塊錢,將明顯拉動國民經濟的增長。

  (本期為呂廷傑教授採訪上期,5月14日新浪科技將帶來專訪下半部分,不要錯過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