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不平等的起源:為什麼每一次技術變革都加劇了貧富分化
2020年05月14日08:02

原標題:人類不平等的起源:為什麼每一次技術變革都加劇了貧富分化

導語

2019年的諾貝爾獎頒發給了《貧窮的本質》這本書的作者,貧富差距、階級固化這些話題隨之第N次被媒體撿起。說起這個話題,大眾的普遍觀點是:貧富分化是近代才有的事,在沒有文字記載的上古時代,在人類的先祖還過著茹毛飲血的遊牧生活時,並沒有什麼貧富分化。但考古學的研究結果卻告訴我們,事實上,這樣的看法不全對,貧富差距隨著技術的進步逐漸被拉大,且遠古時代也並非完全人人平等。

貧富分化的兩個來源:財富的創造與積累

自古以來,在任何文化背景下,貧富分化的出現歸根到底有兩種原因:一是財富積累能力的不平等,二是技術變革帶來的財富創造能力的不對稱改變。本節先說第一種,在Science雜誌的10月的論文:《青銅時代歐洲以血緣關係為基礎的社會不平等》中,研究者根據對歐洲七千多年前的古人類DNA的測序,發現古人類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流行近親結婚核心家族,其陪葬也相對較豪奢;另一類是血緣上關係不那麼密切的,數量較多的邊緣家族。這並不意外,歐洲的王室,東方的貴族家庭不都是這樣嗎?

除了代與代之間的財富傳承,財富是否便於攜帶也會影響貧富分化。在《新石器時代的農業革命與私人財產的起源》 這篇論文中,作者通過數學模型,指出財富不平等在之所以會在農業出現後加劇,是由於相比狩獵,定居的生活方式使得財富可以更方便的存留,從而使得財富的累積成為可能。

論文題目:

The Neolithic Agricultural Revolution and the Origins of Private Property

論文網址: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abs/10.1086/701789?journalCode=jpe

遠古的貧富差異:

造就技術和製度的不同

在2017年發表於Nature上的文章《後石器時代在北美和墨西哥存在比亞歐大陸更大的財富不均一》中,20多位考古學家結合多處7000年以上的遠古人類遺蹟,根據陪葬品的數量、家裡的新奇擺設等作為個人財富的評價指標,得出結論:遠古時代存在著顯著的貧富差距,其程度並不亞於當下。

評價貧富差距的最常用指標是基尼係數,該值越接近0,說明貧富差距越小,越接近1則表示貧富差距越大。世界銀行把0.40定為基尼係數的警戒線,高過0.5則說明有顯著的貧富分化。那遠古時代的貧富差距是怎樣的?

圖2:不同生產方式下,基尼係數的對比

上圖稱為箱線圖,是展示一組點之間是否存在差距的常用可視化方式。圖中的每個箱子的那條線代表一類中所有數值的中位數,每個點代表一個考古遺蹟。從圖中可以得出兩個結論:首先是隨著生產方式的進步,貧富差距在增大;其次是隨著生產方式的改變,同屬於一種生產方式的不同部族,貧富差距的大小並不是齊頭並進的。農業時代中,貧富差異的程度分散的比之前更寬,這說明並不是沿用了農業的生活方式,就一定會帶來貧富分化。

圖3:不同組織製度下,貧富差距的對比

影響貧富差距的不止是技術,人與人之間的組織製度,在由小家族逐步變大、最終發展為國家的過程中,貧富差距也在逐漸拉大。類似的,同樣是國家製,既存在大於0.4的兩極社會,也存在小於0.2的相對平等的社會。

相比美洲,

歐亞大陸貧富差距更大

直到地理大發現之前,美洲和歐亞大陸一直存在著天然的隔離,一個天然的隨機試驗就此形成:如果舊世界(歐亞大陸)和新世界(南北美)之間有顯著的差異,那就可以將貧富差距的起源,歸因於這兩種類文明在發展過程中普遍存在的差異上。當分析出導致歷史上貧富差距程度不同的因素後,再對這一因果關係加以利用,就可以分析當下,看看當下的社會是更像“舊世界”還是“新世界”。

圖4:新舊世界隨時間變化的基尼係數對比

圖中的藍色代表舊世界,紅色代表新世界;圖中的線是由多個點通過回歸擬合而來的,從中可以明顯的看出,美洲的文明,貧富差距相對較小。在2017年Nature的文章中,對此給出的解釋是:美洲的大型哺乳動物,以牛為例,並沒有被馴化;由於牛的馴化大幅度提高了農業的生產率,其影響相當於在當今的工廠引入了機器人。伴隨著牲畜在農業生產中的應用,一個人可以耕作的土地數量是之前的十倍,能夠種植的作物也更為多樣。只要擁有充足生產資料,就可以開拓更多的土地,這樣的正反饋,漸漸造成了社會貧富分化。而隨著私有財富的積累,促進了武裝保衛財富的專職戰士的出現,最終導致地球上出現了統治範圍越來越大的國家。

決定農業時代貧富差距的因素

離開遠古,我們進入以農業為主的中古。2019年的一篇論文《農業不平等之源:古代西歐帶來的新見解》,研究了古代西歐的貧富差距因何而來,其結論和2017年Nature上的文章《後石器時代在北美和墨西哥存在比亞歐大陸更大的財富不均一》一脈相承。

論文題目:

The farming-inequality nexus: new insights from ancient Western Eurasia

論文網址: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antiquity/article/farminginequality-nexus-new-insights-from-ancient-western-eurasia/8EFE3B8F5AFA07450F87E4E9B553A43E

該文考察了環地中海的43個農業文明,將其分為兩類,一類是人力資源不足,一類是土地不足,前者製約農業生產的是固定生產資料的稀缺,而後者是缺少勞動者,研究發現,前者的貧富差距要明顯小於後者。

圖5:不同類型的農業社會的基尼係數的分佈

由於在該研究中,作者只比較兩種類型,且樣本數相比之前的研究較大,用此展示數據的分佈就比用之前的箱線圖更加合適。圖中的紅色代表人力稀缺的農業社會,而黑色代表的是土地稀缺的社會,橫軸上基尼係數,縱軸是該類所占的比例。在人力資源稀缺的社會中,基尼係數多集中在02和0.3這兩個區間,而在土地稀缺的社會,則大多超過0.4,這兩類社會的平均值差異高達0.316。

人與人的產出,不管是出於運氣還是努力,差異都沒有那麼大,因此在一個百廢待興的時代里,貧富差異不會明顯。但土地是可以繼承的,當財富的多少和個人的勞動成果脫鉤,那貧富差距就會拉大。只是在遠古時期,關鍵性的生產要素是耕牛,而在耕牛普及之後,土地的所有權決定了貧富差距是否會被拉開。

沒有特例——

北歐自古存在貧富分化

人們通常認為北歐社會是相對平等的,那裡並不存在著貧富分化,而15年的一篇論文則系統化的反駁了這一觀點。

論文題目: 北歐是一個特例?在世界歷史的背景下考察社會平等

Nordic exceptionalism? Social democratic egalitarianism in world-historic perspective

論文網址: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7272714000504

該文章的作者和上一小節提到的論文作者為同一人,是來自聖塔菲的經濟學者Samual Bowles,他的研究重心就放在歷史上的不平等現象以及其對當下的影響。

圖6:北歐國家和其他發達國家基尼係數的對比

從圖中可以看出,北歐三國,芬蘭、瑞典、挪威歷史上的基尼係數從來都沒有低於0.4,當今更是高達0.6,並不比其他的發達國家,例如德國美國、加拿大更低。之所以人們形成了北歐國家更加公平的共識,那是由於這些國家代際之間的流動性明顯較高,也就是上一代的財富多,並不等同於下一代的財富也會多。下圖縱軸代表了處在當前財富水平的人在多大的程度上能維持其財富水平,可以看出北歐四國在代際的財富流動的程度上,確實是更加顯著。

圖7:北歐和其他發達國家的代際財富彈性

該文還用到了一個有趣的指標:用兄弟之間的財富相關性來衡量社會流動性。所謂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在一個公平的社會中,兄弟倆的財富水平不應該有明顯的相關性,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才智和運氣,決定自己的財富水平。而一個不公平社會里,兄弟倆的財富水平相關性則相對更高。下圖進一步支援了上文的分析,即讓北歐社會看起來公平的,是其代際之間的財富流動。

圖8:北歐和美國的兄弟間財富相關性

總結該文,北歐社會橫向來看,財富從來都不是均勻分配的,只是縱向來看,代際之間的流動性相對較大。

總結與展望:舊話題需要新視角

應對貧富差距,治本的方法是把蛋糕做大,也就是想辦法創造更多的財富。針對這個問題,聖塔菲的經濟學者埃里克·拜因霍克(Eric D.Beinhocker)的巨著《財富的起源》給出了基於複雜科學的視角,財富由何而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