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觀察之六丨一場自由散漫的美式“複課運動”,政府似成“吉祥物”
2020年05月14日11:56

原標題:紐約觀察之六丨一場自由散漫的美式“複課運動”,政府似成“吉祥物”

最近不太出遠門,但午後常在家附近走動,算是鍛鍊身體。

若問鍛鍊時最常見到什麼人,答案是肯定的:孩子們!

從追逐嬉戲的小孩子,到騎單車玩滑板的大孩子,到處都是不用返校的學生。

他們戴著口罩、三五成群,心情看起來很不錯。想想倒也難怪,我們小時候要是偶有不用返校的機會,那肯定也是極高興的。孩子們嘛,誰會老惦記著疫情呢,那些彷彿都是大人的事。

我有時候會在長椅上坐半天,靜靜地看著這些美國孩子。他們有的擅長滑板跳躍,有的擅長極限單車,還有的擅長單手灌籃——是真的,很多獨棟房子的車庫前都有籃筐,不止一個孩子能夠灌籃。

大部分時候,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些孩子的運動能力上。但最近有一次,因為一位媽媽大老遠地叫高中生模樣的兒子回家做功課,讓我突然想到了其他問題:疫情之下,他們的學業怎麼辦?隨著疫情好轉,複課前景又是怎樣的呢?

為遏製疫情傳播,紐約州本學年大中小學校將不再複課,百萬學生不用返校。其他地方情況比紐約好點,複課的時間也會早些。不過,由於聯邦分權、州和地方政府各說各話,再加上一線學校的自由裁量,預計我們將會看到一場自由散漫的美式“複課運動”。

1

儘管許多專家紛紛警告二次反彈風險,但乍看之下的疫情好轉,已經為全美不少學校的複課提供了理由。

5月7日是蒙大拿州長Steve Bullock宣佈安全開學的日子。截至當日,該州報告的病例不到500例。

但根據州公共教學辦公室的說法,只有少數小城鎮的學區接受了州長的提議。

位於蒙大拿州三岔口鎮的柳溪學校即將開學,預計該校會有幾十名學生現身;在蒙大拿州西北部的特洛伊鎮,將舉行有限的、自願的學習參觀活動,主要針對特殊教育學生;格拉斯哥鎮則表示,將對沒有遠程設備的學生有限地開放學校。

而在利比鎮這個人口不到3000人的小鎮,學生將被允許回到初中和高中,與老師面對面交流,並進行有針對性的課程輔導。他們可以報名預約,在糾結的科目上得到幫助。至於沒有特殊需求的學生,校方似乎認為沒有返校的必要。

一邊是州政府官員宣佈可以複課,另一邊是只有少數學校複課的現實,這可不僅僅發生在蒙大拿州。全美各地的教育工作者都已發現,各州政府官員都在談論複課事宜,可能與經濟和選舉壓力有關,但對於實際情況,他們所知甚少。

利比鎮的一位校長Craig Barringer說,教育工作者是在調研家長的基礎上做出相關決定的。當涉及到小學生時,“家長們認為他們更有能力應付或幫助孩子”,所以並不急著返校。

而在更高的學業水平上則不然。“當你面對哪怕只是七年級的數學,家長就無法給予孩子需要的幫助了,他們真的會被卡住。”Craig Barringer說,所以他們又會想到學校。

那些返校的學生,會在門口受到迎接。他們會被鼓勵(卻非強製)戴上口罩,並隨時前往衛生站點消毒。“我們在預定的時間內有休息時間,這樣我們就可以打掃衛生,還能處理消毒劑的氣味。”他說。

總體來說,蒙大拿州的複課可謂雷聲大、雨點小,教育工作者根據自己對實際情況的判斷,對於號召學生返校不甚積極。

2

在加州,民主黨州長Gavin Newsom已經談及在7月盡快開學的問題。但帕羅奧托和薩克拉門托的學校校長紛紛反駁說,由於安全開學需要各種準備,他們更有可能將開學時間推遲幾週。

在佐治亞州,雖然共和黨州長Brian Kemp在企業復工問題上走在了全美前列,但該州還有少數學區選擇提前結束學年,不再想盡辦法接洽家長和學生。

而華盛頓特區的公立學校也已決定提前結束學年,並稱可在8月開學,將學業補上。在華盛頓州和伊利諾伊州,校長們紛紛對媒體承認,某種形式的遠程學習可能會持續到2021年甚至更遠。

就在上週,全美第二大教師工會美國教師聯合會提出了一個詳細的複課藍圖。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也是這樣做的:它請來退休的校長和其他教育工作者,來權衡複課的具體事宜,而非盲目響應政府的號召。

梳理一線工作者的建議,可以發現有很多共同點,包括對學生和教職員工進行快速、反複的病毒檢測,進行接觸性追蹤,加強衛生和清潔工作,減少班級人數,實行特殊輔導等。

換句話說,政府在這場複課運動中似乎成了某種“吉祥物”,主要就是表表決心、做做姿態,而真正的決定權,往往掌握在教育工作者手中。再加上聯邦製國家本身的特色,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步調不一、稀稀拉拉的複課過程。

3

中小學各自為戰,那麼美國的大學呢?答案是:正忙著和自己的學生打官司。

疫情肆虐之下,美國大部分高校選擇關閉校園防止病毒傳播,並以網上授課代替傳統課堂。但不少美國大學生批評網課不符合校方承諾的教學質量,發起集體訴訟,要求退還部分學費。截至上週,已有26所大學成為被告。

遭起訴的高校中不乏著名學府,包括哥倫比亞大學、布朗大學、康奈爾大學、普渡大學、科羅拉多大學等。媒體最近找到一位參與訴訟的學生,他表示遠程授課時教授與學生之間缺乏交流,同學之間也無法現場討論,與想像中的美式校園生活體驗大相逕庭,令他大呼不值。

但對於包括常春藤盟校在內的美國高校來說,退還學費的要求是堅決不能同意的,因為網課的師資並無不同,學生的學分和學位也沒分別。更何況,這場疫情屬於“不可抗力”。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這場高校與大學生的“混戰”,儘管在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看來,可能非常荒謬,但放在美國,卻也邏輯自洽。

原因是,美國大學教育水平雖然全球領先,但學費水平也是冠居全球,許多大學生工作多年後才能還清助學貸款。再加上高校平時會對在線課程收取較低的費用,導致客觀上存在價值差異。也難怪背負巨額學費負擔的學生會感到不滿。

“(學生們)討厭它,絕不想再上網課,因為他們正在做的所有事情只不過是把被動的、以教師為中心的傳統教學模式中所有的錯誤用Zoom複製出來而已。”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教授Bill Cope指出。

在線備考服務提供商OneClass對近1300名學生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75%的學生認為“自己沒有獲得高質量的學習體驗”。所以,在全美中小學教育工作者猶猶豫豫複課之際,大學的負責人士都在忙著接洽律師。

總之,一片混亂。

4

我在寫本篇觀察時,北美各地都在喊著複課,不過大部分學生仍未返校。我每天散步時,依舊能夠看到不少學齡孩子在外玩耍。

當然,我所在的紐約是重災區,複課自然遙遙無期。但聽一些外州的朋友說,他們那裡普遍也沒什麼動靜。

(複課的中小學校是少數,即使學校複課,也有不少學生家長選擇不送孩子回校。 資料圖片)

有一位華人朋友提到,他們那裡的中小學倒是複課了,只是“據說都是白人送孩子上學,華人基本不送,愛咋咋地……”

根據他的說法,華人孩子學習本來就好,個性也相對謹慎,那就乾脆晚點再回學校,反正沒人強迫。

看,這就是一個美式“自由散漫”複課的絕佳案例。

(作者:顧鄉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