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所未有衝擊美國高校:秋季或仍無法開學,財務不容樂觀
2020年05月16日17:33

新冠肺炎疫情的陰影揮之不去,美國大學校園正在承受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沖擊。全面複課在一些大學看來仍然遙不可期,加州州立大學已宣佈秋季學期仍將實行網課。今年新入學的一些國際生,也面臨簽證辦理困難、可能將延期入學的尷尬。而巨大的財政壓力,則讓不少大學如履薄冰,減薪、裁員都已不可避免。美國大學校園的寒冬,似乎已經到來。

最大公立學校秋季仍無法開學

全美最大的公立大學系統加州州立大學12日宣佈,下屬23個校區的秋季學期都將實行網課製。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的校長蒂莫西·懷特當天對該校董事會表示,開學的風險依然很大,從3月份開始的網課還將繼續。這也意味著,擁有超過48萬名本科生的加州州立大學系統,今年秋季依然不會對學生開放。

蒂莫西·懷特表示,大學一旦開放,學生之間的密切接觸將不可避免。“這是我們的傳統,學生在校園里是不受限製的。但每天有50萬人在一起,在當前這種背景下是無法想像的。”懷特稱,研究人員和公共衛生專家預測,今年夏天可能將出現“第二波,但規模較小的疫情”,而秋季將出現“一波非常嚴重的疫情”。懷特表示,如果健康和安全預防措施允許,護理專業中的臨床課程可以在線下進行,一些科學實驗室和其他必要的指導也可以得到豁免。

對於加州州立大學的決定,美國教育委員會高級副主席特里·哈特爾表示將給其他大學提供一個示範。“加州州立大學是一個非常大、非常重要的大學系統,很多其他機構都會密切關注這一事態發展。”加州另一所重要的公立大學系統——加州大學目前仍在觀望狀態,該校尚未宣佈秋季課程將在網上、現場授課還是混合授課。加州大學擁有10個校區,近30萬學生,是世界最頂尖的公立大學之一。

不過,並非所有大學都像加州州立大學一樣謹慎,一直在跟蹤記錄美國大學今年秋季計劃的《高等教育紀事報》報導稱,目前只有少數幾所學校傾向於在秋季開設網絡課程,其中包括底特律的韋恩州立大學和薩克拉門托的塞拉學院。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學校長克里斯蒂娜·帕克在《紐約時報》上月底的一篇專欄文章中說,今年秋天重新開放校園“應該成為美國的首要任務”。

哈特爾說,學校的規模、地理位置和人口密度可能會在大學決定是否開放中發揮重要影響。伊利諾伊州布拉德利大學之前宣佈,將在秋季為約5000名學生“恢復校園上課”,該校表示,“布拉德利的中等規模和皮奧里亞的小城市環境,讓學生們更容易保持安全距離,避免接觸可能存在的病毒。”不過,白宮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日前在參議院的一個小組會議上表示,如果各州在重新開放校園和商業活動上的動作過快,可能會導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國際生面臨延期入學

5月1日是美國大學傳統的招生截止日,但受疫情影響,包括康奈爾大學在內的不少美國大學都已經將招生截止日延期到了6月份。而對於一些已經拿到錄取通知的國際生來說,能否按時入學已經成了一個大大的疑問。簽證時間難以把握,加上大學是否如期開放等問題都讓不少國際生心中沒底。

據知名的大學教育網站USNews報導,自3月以來,美國駐世界各地的大多數領事館都暫停了簽證辦理。由於簽證延期,國際生能否趕上2020年秋季學期也被打上了問號。康涅狄格州加比尼教育和職業諮詢公司創始人斯科特·加比尼說:“我建議所有學生都要和他們的學校保持聯繫,因為事態的進展即使不是每小時,也可能是每天都在變化。”

得克薩斯理工大學負責國際事務的副教務長蘇坎特·米斯拉說,得州理工大學目前仍在給國際生簽發I-20表格,以供學生獲得F-1留學簽證。米斯拉說:“我們希望美國大使館將處理學生簽證列為優先事項,並且能延長簽證申請截止日期。”一些教育專家表示,一旦疫情得到控製,留給國際學生申請簽證的窗口期應該會很短。

密歇根州立大學國際招生部主任帕蒂·克魯姆說:“如果學生因為簽證原因,或者是擔心疫情影響而不能在秋季入學,我們可以和他們合作,把入學時間調整到明年1月份。”目前,包括賓夕法尼亞大學、印第安納大學布盧明頓分校和馬薩諸塞州的布蘭代斯大學都已經宣佈,將允許新錄取的國際學生推遲入學。

一些教育專家建議,儘管部分學校計劃在秋季開放校園,但國際生還是要為秋季學期只能進行在線課程做好準備。加比尼說:“我想說,對於那些希望如期開學的國際學生來說,在線上課的可能性非常大。”伊利諾伊理工大學副教務長麥克·高茲說:“學校已經做好準備,為國際生提供遠程教學。”米斯拉說,得州理工大學正在考慮的一個選擇是“降低國際學生參加在線課程的費用,但還沒有最終決定”。

不僅是國際生,越來越多的美國大學生正在認真斟酌自己的秋季入學計劃。美國教育委員會和美國大學註冊和招生人員協會委託進行的一項全國性調查顯示,約有五分之一的美國在校大學生不確定今年秋季是否打算重新入學,或者已經決定不上大學。

財務狀況不容樂觀

《紐約時報》報導稱,疫情對一些美國高校的財務狀況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許多高校在疫情之前就已經在苦苦掙紮。而一旦學校只能提供網課,大量學生將考慮在秋季休學,或者要求大幅削減學費,這對不少大學的收入將帶來沉重打擊。一些專家表示,美國國會之前通過的140億美元聯邦教育救助計劃,還不足以挽救瀕臨困境的一些美國大學。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之前宣佈,將暫停向員工退休賬戶繳納養老金,削減高層領導的薪水,並為休假和裁員做準備。該大學目前正面臨由新冠疫情引發的巨額預算缺口。儘管該校的校友布隆伯格在2018年宣佈向母校提供18億美元的巨額捐助,但仍然不足以應對眼下的財政困境。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校長羅納德·丹尼爾斯在一封致全校師生的信中寫道,不斷增加的開支和急劇下降的收入導致霍普金斯大學本財年預算缺口超過1億美元,預計從7月開始的下一個財政年度的資金缺口為3.75億美元。丹尼爾斯說:“這種巨大的經濟壓力並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獨有,我們的很多兄弟學校都面臨著類似的挑戰。”他和該校教務長將從7月份開始減薪20%,其他高級職員將減薪10%。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一些高校領導人已經警告國會,美國大學正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資金。今年3月,他們要求國會撥款500多億美元給美國高校以緩解危機,但遭到議員們的拒絕。密蘇里大學正準備削減高達15%的預算,並考慮裁員、無薪休假和其他成本控製措施。密蘇里大學校長崔孟(Mun Choi)表示,該校的資金缺口可能達到1.8億美元。而肯塔基大學目前也在努力解決7000多萬美元的資金短缺問題。

即使是全美最富有的一些大學也面臨著巨大的財務不確定性,不斷增加的成本和下滑的收入成為普遍問題。斯坦福大學最近宣佈預算短缺2億美元。耶魯大學校長彼得·薩洛維上月表示,隨著金融市場的下跌,該校捐贈基金的價值已經縮水。薩洛維說,捐贈基金提供了該校今年43億美元預算的近三分之一,因此預計今年的資金缺口將影響到學校幾乎所有項目。與許多學校一樣,耶魯也在凍結招聘和加薪計劃,暫停旅行,並限製其他支出。

哈佛大學三位校長上月宣佈減薪25%,其他高級別職員也將減薪或向一個基金捐款,以幫助支援普通教職員工。麻省理工學院不久前宣佈,因為疫情增加5000萬美元的額外支出,其中包括購買在線教學設備、向學生退還住房和餐飲費用,以及為被迫離校的學生提供經濟援助。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斐爾·雷夫表示,疫情將減少學校的許多收入來源,包括捐贈、研究撥款和捐贈基金。

因為疫情的衝擊,俄亥俄州富蘭克林大學厄巴納分校宣佈將於今年5月春季學期結束後關閉。學校的公告稱,近年來該校一直在與低入學率作鬥爭,但疫情增加了壓力和不確定性,“讓學校無法持續下去”。包括哈佛、斯坦福和普林斯頓大學在內的幾所名校之前宣佈,他們將不會接受聯邦緊急救助撥款,並要求將原本分配給他們的資金撥給面臨生存威脅的其他大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