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新冠肺炎疫情凸顯美國的種族不平等
2020年05月18日05:13

  原標題:新冠肺炎疫情凸顯美國的種族不平等

  郝亞明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斷髮展,美國的種族主義開始以新的形式呈現。如果說前一個階段主要表現為部分美國政客和主流媒體針對特定種族及特定國家進行惡意攻擊的話,這一階段則主要表現為美國少數種族群體在疫情中所承受的巨大的種族不平等。

  2020年4月2日,美國密歇根州衛生和公共服務部公佈了該州新冠肺炎確診和死亡病例的種族構成數據,引發了全世界的關注。非洲裔僅占該州總人口的12%,卻占確診病例的33%,死亡病例占比更高達40%。近日更新的這兩項數據分別為32%和41%,顯示其比例極為穩定。有媒體指出,在芝加哥、底特律、密爾沃基、新奧爾良等擁有大量非洲裔人口的美國城市里,非洲裔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不成比例”影響的狀況極為普遍。作為美國此次疫情的中心地帶,紐約市公佈的數據更是讓人有觸目驚心之感。每十萬人感染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中,非洲裔為243.6,拉美裔為237.7,而白人為121.5;紐約市當前死亡病例中30.2%為非洲裔,30.5%為拉美裔。除這些局部性數據之外,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公佈的全國性統計數據則從整體上揭示了不同種族在死亡率上的顯著差異。截至2020年5月13日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白人占52.3%,非洲裔占22.4%,拉美裔占16.6%,亞裔占5.8%。其中非洲裔在死亡者中所占比例明顯高於其在總人口中12.5%的份額,說明這一群體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最為嚴重。該機構公佈的各州新冠肺炎死亡數據同樣印證了這一點,幾乎所有州中非洲裔的死亡率都排在前列。例如在堪薩斯州,非洲裔僅占總人口的5.7%,卻占死亡病例的29.7%;在密蘇里州,非洲裔占總人口的11.6%,占死亡病例的35.1%;在伊利諾伊州,非洲裔占總人口的14.1%,占死亡病例的30.3%。

  病毒是不區分種族的,因而在新冠肺炎致死率上的種族差異就只能從各種族自身的處境上進行解釋。對於美國新冠肺炎疫情中部分少數種族死亡率相對較高的客觀事實,人們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歸因分析,提及的因素涵蓋了基礎疾病、醫療條件、醫療保險、居住條件、經濟狀況、工作環境、健康意識、營養狀況、生活方式、精神壓力等極其廣泛的內容。可以看到,上述影響因素大多與生物遺傳特徵關聯不大,卻集中指向社會經濟層面。當如此眾多的種族差異幾乎無一例外地造成對特定種族群體不利影響的時候,這些種族差異實質上就構成了種族不平等。正如美國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在一項聲明中所指出的那樣,“幾十年來,結構性的種族主義讓許多黑人和棕色人口家庭無法獲得高質量的醫療保健、負擔得起的住房和經濟保障,而新冠肺炎疫情正使得這些不平等變得更加明顯。”

  新冠肺炎疫情直接凸顯了非洲裔和拉美裔在生命健康權上面臨的種族不平等。科學研究發現,基礎疾病與新冠病毒感染之間存在緊密的關聯,而且會促使新冠肺炎向重症轉化並導致更高的死亡率。相比白人而言,非洲裔等少數種族在罹患心臟病、中風、哮喘、肥胖、高血壓、糖尿病、癌症等疾病上的幾率曆來較高,這使得他們更易成為新冠肺炎致死的高危人群。這種系統性的種族健康差異,很大程度上是系統性的種族醫療鴻溝長期累積的結果。統計數據顯示,非洲裔美國人缺乏醫療保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兩倍以上,拉美裔的情況與此大致相當,高昂的醫療費用使得這部分人群不得不放棄尋求醫療服務,而疫情期間沒有醫療保險無疑會延誤新冠肺炎的檢測和治療。此外,大多數非洲裔或拉美裔社區的醫療機構往往只能提供質量較低、種類有限的醫療服務,這導致其居民常常無法獲得及時有效的醫療救治,久而久之就造成了慢性病高發的態勢。美國聯邦政府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承認,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美國不同族裔居民長期存在的健康醫療差距。健康權作為一項基本人權,除了強調獲得醫療衛生保健服務等具體權利之外,還內在地蘊含著平等保障的原則。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國人的高死亡率,在一定意義上正是美國長期不注重平等保障少數種族健康權的惡果。

  新冠肺炎疫情間接凸顯了非洲裔和拉美裔在經濟社會權利上面臨的種族不平等。事實上,健康不僅是一個生物生理概念,也是一個經濟社會概念。與個體健康緊密相關的醫療條件、營養狀況、居住條件、生活方式等,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社會經濟地位決定的。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與拉美裔美國人之所以受到更為嚴重的衝擊,與其整體性的弱勢社會經濟地位息息相關。統計數據顯示,非洲裔的失業率通常為白人兩倍左右,拉美裔失業率比白人高出40%左右;非洲裔全職工作的週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30%,拉美裔平均比白人低近40%;非洲裔家庭沒有養老儲蓄金的比例為62%,拉美裔家庭為69%;白人家庭擁有的財富是非洲裔家庭的12倍,是拉美裔家庭的近11倍。工作不穩定、經濟收入低、家庭無儲蓄的社會經濟狀況使得非洲裔和拉美裔缺乏抗禦風險的能力,在疫情期間不得不繼續出門工作勢必增加他們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同樣由於經濟社會條件的限製,擁擠的居住條件、衛生狀況較差的社區環境、乘坐公共交通系統上下班等都成為這些少數種族更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強化因素。作為結果,美國新冠病毒感染者中27.5%是非洲裔,27.6%是拉美裔,均遠高於其在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

  新冠肺炎疫情還暴露了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在田納西州的調查發現,孟菲斯市新冠病毒檢測大多數都是發生在以白人為主的富裕郊區,而不是以非洲裔為主的低收入社區;納什維爾市的新冠病毒檢測大部分都是由設置在白人社區的診所進行,而設置在少數種族社區附近的檢測機構卻遲遲無法獲得相應的檢測設備和防護用品。這些地區檢測地點的分佈表明,不同種族長期以來在獲得醫療服務方面存在明顯差距。美國一家生物技術數據公司通過分析幾個州的醫療賬單信息發現,非洲裔在出現咳嗽和發燒症狀後就診時,醫生不太可能安排他們接受當時較為稀有的新冠病毒檢測。而對於基礎疾病發病率較高的少數種族而言,這種延誤診斷和治療是極為有害的。美國全國城市聯盟主席馬克·莫利亞爾認為:“醫護人員和醫療系統等對非洲裔存在一定偏見,與白人相比,非洲裔患者接受的醫療服務更少,醫療質量更差。”正是為了消除新冠肺炎疫情中少數種族群體被區別對待的現象,聯合國非洲裔問題專家工作組在一份聲明中指出,結構性歧視可能會加劇獲得醫療保健和治療的不平等,從而導致康複結果中的種族差異,並增加非洲人後裔的死亡率和發病率,同時呼籲各國政府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危機期間為所有人提供醫療服務時,保證種族公平和平等。

  (作者為天津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南開大學基地研究員、南開大學人權研究中心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