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萬市民爭領“黑科技口罩” 香港力推高端製造“再工業化”
2020年05月20日00:50

原標題:343萬市民爭領“黑科技口罩” 香港力推高端製造“再工業化”

特約撰稿 朱麗娜 香港報導

農曆春節前夕,新冠肺炎疫情在香港暴發,口罩供應嚴重短缺,大街小巷經常能看到人們通宵排隊搶購口罩的場面。

為此,香港創新科技局(簡稱”創科局“)5月初宣佈將向全港市民免費派送可重用的”黑科技“口罩解“燃眉之急”,受到了廣大市民的熱切回應。

“截至5月18日下午4點,“銅芯抗疫口罩+™”網上登記系統共收到接近126萬宗登記,涵蓋的總登記人數超過343萬人。”創科局發言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

5月5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與政府高層官員,集體戴上“黑科技口罩”亮相。此舉表達了特區政府與市民同心抗疫的決心,亦點出了口罩其中一個特質︰“銅芯”——包含銅的濾芯。口罩其中兩層物料含有銅,可以抗菌。口罩英文名“CuMask”,Cu即是銅的化學符號。

這款口罩的一大賣點是“本地研發、本地應用”。據瞭解,這款口罩由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研發,並獲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其設計已獲得專利。口罩由六層功能物料構造而成,其中兩層含少量銅並以特別方法製造,可以抑製細菌、常見病毒和其他有害物質;加上多層結構,能有效阻隔飛沫。

同時,口罩在顆粒過濾效率(PFE)、細菌過濾效率(BFE)及合成血液穿透阻力(Synthetic Blood Resistance)方面符合美國材料與試驗協會(ASTM)F2100 一級標準,可清洗60次,之後只需更換濾芯,便可繼續使用。

短板:科研成果商品轉化的瓶頸

事實上,銅芯抗疫口罩的技術源於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的研發成果,該項專利2018年在日內瓦國際發明展奪得金獎。為何這項專利技術並未及時商品化?創科局發言人回應表示:“科研成果能否商品化取決於多個因素,包括市場需求、價格及成本等。”

香港創科局常任秘書長蔡淑嫻透露,銅芯抗疫口罩由香港服裝製造商晶苑集團位於越南的廠房生產。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香港特區政府在今年二、三月期間,聯絡過不少可重用口罩的供應商,但大部分回覆表示已停產、貨量不足、因出口限製而未能出口,或未能提供檢測證明等。

“事實上,當時不少地區疫情嚴峻,防疫物資供應緊絀,特區政府必須立即研究能否直接生產足夠合乎標準的可重用口罩供全港市民使用。政府在審視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的可重用口罩時,認為其設計及材料可達要求,並有檢測證明符合相關國際標準,中心亦有能力在短時間內彙集所需的原材料和生產線,因此特區政府委託研發中心統籌項目。”創科局發言人向記者表示。

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行政總裁葛儀文坦言:“這款口罩一部分在香港生產,但香港具備短時間大規模生產口罩的工廠並不多。我們聯絡了很多廠家,但各有各的問題,最終由晶苑集團在越南的工廠幫助生產。而且,我們的口罩在包裝方面要求進行臭氧消毒處理,具備這類設備的工廠也不多。”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位於香港荃灣的南豐紗廠、土瓜灣聯業製衣無償借出車間及提供空間擺放口罩,而大埔工業邨的龍達紡織公司環保紗廠則負責提供無塵室,為口罩進行臭氧消毒。此外,在原材料供應方面,溢達集團以“成本價”供應製作口罩貼臉部分的紗布。

蔡淑嫻透露,每個銅芯口罩的製作成本約為30-40港元,其中原材料約10港元、加工費低於1港元,其餘成本主要為貨運費。她表示,特區政府已經在防疫抗疫基金中為這個項目預留了8億港元的撥款,實報實銷,目前尚未用完。

一直以來,由於缺乏相應的產業配套,香港很多科研成果在商品轉化方面遭遇很多瓶頸,被視為香港科創產業發展的一大“短板”。

“香港的科創企業缺乏產品落地生長的土壤,政策支援都是針對研發階段的,產品一出來,創業者可能就會馬上面臨墜入懸崖的絕境,因為缺乏市場。一些政府機構的官員,都擔心使用創新科技產品而導致出現風險,抱著少做少錯的心態,首選外國品牌而忽略本地的創新科技服務及產品。”香港大學電子及電機工程學系李德豪博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言。

科研成果商品化意味著需要找到投資者投資,產品獲得市場接納。然而,“投資者在商言商,投入資金前需要衡量成本與回報。由於香港經濟以服務業為主導,占GDP的比重超過90%,工業生產佔比極低,潛在投資者需要面對廠房租金昂貴、融資困難、管理及工程人才難求等連串難題。”團結香港基金執行總編輯廖美香表示。

香港紡織業興衰

事實上,紗廠、紡織廠曾是香港工業黃金年代的標誌,紡織業一度是香港風靡一時的重點產業。自上世紀50年代始,香港工業發展興盛,屯門大興紗廠、荃灣南豐紗廠及長沙灣香港紗廠並列為三大紡織廠。當年,很多年輕女工夜以繼日地穿梭忙碌在工廠,在車間隆隆的機器聲伴奏中,交織出一個個有苦有樂的香港故事。

上世紀60年代,香港每年生產的棉紗量超過2億磅,至1970年代達到高峰期,產量突破4億磅。其中,大部分用於本地織布及製衣業,亦有出口至英國、馬來西亞、印度及泰國等地。截至1970年,紡織及成衣業在高峰時期的員工人數占香港總勞動人口的43%。

以南豐紗廠為例,可謂見證了香港紡織業的興衰。1954年,南豐集團創辦人、“棉紗大王”陳廷驊在荃灣的白田壩街創辦南豐紗廠,一手打造了紡織王國。1960年代,南豐繼續擴展業務,收購了鄰近的地段共設立六個廠房,南豐紗廠成為香港紡紗生產商龍頭,高峰時期年產3000萬磅棉紗。

然而,自1980年代開始,因棉花價格、營運成本上升,以及紡織業重心逐漸轉移至內地,香港紡織業逐漸式微。多家龍頭紗廠紛紛轉型發展房地產,如南洋及南海紗廠於1982年均以賣地及物業發展抵償紡織業務虧損。2008年,南豐紡織停止營運後成為貨倉,之後發展為地標式保育項目。

事實上,紡織業的衰落只是香港製造業發展的一個縮影。穿膠花、剪線頭、串珠仔是上世紀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亦成就了曾經享譽全球的“香港製造”。1989年,香港本地的製造業機構超過5萬家。

自1980年代起工廠紛紛外移,叱吒一時的香港製造業逐漸式微,金融業和以旅遊為核心的服務業興起,製造業在香港GDP佔比少於1%。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2018年製造業的僱員人數隻占總就業人口的2.4%,約有9萬多人,相比之下,1990年代高峰時期曾接近90萬人。

香港“再工業化”的努力

此次口罩荒亦凸顯了香港產業結構單一化,製造業缺位的弊病。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製造業在香港本地生產總值所佔比率從1980年的23.8%下降至2017年的1.1%,服務業佔比則增至92%以上,約85.3%的就業人口從事服務業。

隨著疫情席捲全球,各國紛紛限製醫療物資出口,由於幾乎沒有生產醫療用品的本地生產線,在疫情陰霾下的香港一度人心惶惶。

事實上,特區政府近年來也不斷積極推動“再工業化”。香港特區政府2015年特別在《施政報告》中首次提出“再工業化”概念。並於2018年設立了20億港元的“再工業化資助計劃”,以配對形式資助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智能生產線。

林鄭月娥亦多次在《施政報告》中強調,憑藉本地的優秀科研人才、自由開放經濟體系、完善法律製度,推動創新及科技高端製造的“再工業化”。

香港創科局於2017年4月正式設立創新、科技及再工業化委員會,在四大方面推動“再工業化”發展,即提供基礎設施、財政支援、技術支援,以及培訓和彙聚人才。前任創科局局長楊偉雄曾表示,“再工業化”目的並非把勞工密集和需要大量土地的傳統製造業回流香港,而是要發展以新技術及智能生產為基礎,但無需太多用地和勞動力的高增值製造業,為香港的經濟發展尋找新的增長點。

香港中文大學創新科技中心主任黃錦輝提議,香港“再工業化”應該採用“前研後發”模式。充分利用香港“一國兩製”的地緣優勢,令港資企業既可以利用香港法例去保障知識產權,又在內地生產和出口所研發的產品。

特區政府5月19日表示,已與本地口罩生產資助計劃下19條生產線簽訂合約,其中9條生產線已獲得認證,證明其生產的口罩達ASTM F2100第一級或以上的防護標準。有關生產線將由5月下旬起,陸續向政府供應口罩。每家公司最多可獲500萬港元的資助。

此外,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全國工商聯常委楊華勇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支援香港在優勢領域探索“再工業化”。他認為,“再工業化”離不開市場承托,香港地處大灣區緊靠珠三角這樣的世界級工廠,擁有全球採購及銷售網絡以及龐大的內地市場,這些無疑都是香港“再工業化”的有利條件。

(作者:朱麗娜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