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身價200,000,000美金的美國富豪,讓蘇州園林“出口”大都會?
2020年05月24日08:19

原標題:這位身價200,000,000美金的美國富豪,讓蘇州園林“出口”大都會?

原創 凱特 LicorneUnique

你不知道的“紐約中國風”

2006年,一樁官司轟動了紐約的上流社會:

一位53歲的大學教授,

狀告他82歲的父親虐待他104歲的祖母。

雖然離奇,但教授立馬獲得了超級富豪

大衛·洛克菲勒及前國務卿基辛格等人的支援,

他們的挺身而出只為那個104歲高齡的老婦人:

布魯克·阿斯特。

2007年出版的一本傳記小說中就記錄了這場官司

作為豪門阿斯特家族第5代掌門人的妻子,

布魯克·阿斯特的名字曾因卓越的藝術貢獻

閃耀整個紐約長達50年之久。

而她波瀾壯闊的一生始於她最愛的國度,中國。

這個身披華服珠寶的女人,有著怎樣的過往?

1. 成為“阿斯特夫人”

1902年,布魯克出生在美國一個海軍陸戰隊指揮官家庭。從小跟著父親周遊列國的她,唯獨對中國唸唸不忘,自7歲起便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夏日在京郊西山上的佛寺裡避暑的經曆,更是刻在了布魯克的骨子裡:

“僧侶們教我欣賞花開花落,看石榴樹結出果子,聆聽著風聲,看著溪水泛著漣漪——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都是生活的組成部分。”

—布魯克·阿斯特

山水亭台,布魯克的美學啟蒙從中國的園林開始

在中國旅居的4年,還不足以讓年幼的她明白草木與生命的聯繫。長大後,布魯克入職美國《住宅與園林》雜誌當了8年編輯。但紙上得來終覺淺,布魯克與夢中的中式園林始終一步之遙。

一個男人的出現,讓她的夢有了成真的可能。

Vincent Astor(1891-1959)

父親留給他的1.2億美金的遺產讓他問鼎紐約富豪界

這個男人就是文森特·阿斯特,阿斯特貿易與房地產帝國的第5代掌門人,掌控全紐約的經濟命脈。一個是巨富之子,一個是名門才女,他們的相知相愛順理成章。1953年,布魯克嫁給文森特為妻,成為“阿斯特夫人”。

“阿斯特”這個姓氏在紐約就是“頂級”的代名詞

但出雙入對的日子是短暫的,6年後,文森特因心臟病離世。悲痛之餘,阿斯特夫人不得不肩負起打理家族基金會的重擔。是沿著阿斯特家的老路置辦地產?還是發揮自己的專長為家族規劃新藍圖?

夫人站在上東區的家望向大都會,心裡有了答案。

繁華的紐祖殊麼都好,唯獨少了些韻味

2. 讓大都會綻放中國禪意的女人

身為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董事,同時身兼遠東藝術部顧問委員會的主席一職,阿斯特夫人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在大都會里建一座中國園林,經費由阿斯特基金會提供。

大都會園林的原型:蘇州網師園/此前中國園林還從未“出口”過,夫人的想法可謂是石破天驚

70年代適逢美國徐圖與中國建交,夫人在美國博物館內建中國園林的設想無疑是錦上添花。在中國古建築園林大師陳從周教授的推薦下,蘇州園林設計所提供的一座以“網師園”為藍本的中國明式古典庭院的設計方案問世,夫人夢中的花園,終於有了清晰的形狀。

網師園內的“殿春簃”/不僅是阿斯特夫人,世界著名建築學家貝聿銘先生也十分滿意這一設計方案

這是中國園林出口的第一例,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及國務卿基辛格數度親臨現場,阿斯特夫人更是每日清晨6點45準時到場見證她夢中的花園的實現。5個月後,1981年,以夫人名字命名的“阿斯特庭院”終於在大都會的2樓落成。

阿斯特庭院(Astor Court)不大,卻是海外第一例

如今我們去看,園子還一如40年前那樣蓬勃。從“中國館”內的一道月亮門進入,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鬥折蛇行的迴廊,廊上所用的“金絲楠”均為國務院特批從四川采伐的。

牆上窗戶洞開,牆外竹林影影綽綽

走廊盡頭是書房,裡面錯落有致地展著些明式傢俱。靠牆的長案上有一匾額書“明軒”二字,正是這座“阿斯特庭院”的別稱。

“這座明代學者隱居的園林和書房,從構想到實現,歸功於布魯克·阿斯特夫人長期以來慷慨的捐助。”

—大都會館方

走廊盡頭推門而入,便是一中式廳堂

內裡展出的傢俱部件全部為“中國製造”,193箱漂洋過海原封不動地運到美國

從書房裡出來,右手邊便是一座飛簷亭台。簷上的磚瓦是特地重開已關閉了100多年的蘇州“陸墓禦窯”燒製的,這也是乾隆皇帝的禦窯。假山瘦石下,雖無明月鬆間照,但見清泉石上流。

2013年上海昆劇團還在阿斯特庭院中演出《牡丹亭》,戲和景搭配堪稱完美

庭院工程為蘇州古典園林公司承接,自然江南韻味十足

230㎡不大的空間,是夫人求索半生的“中國文化”的縮影,“一池三山”的格局映射的是小小的“我”在天地乾坤中的定位——幼時無解的生命與自然的關聯,終於在夫人年近8旬的時候找到了答案。

“我感受到萬物之間的相互聯繫——天空、落日、月亮升起、小鳥飛翔、樹枝的擺動、窗口的雨聲、雪花飄落,我覺得我總是跟它們融為一體。我將這一切歸功於我在北京居住的4年。”

—布魯克·阿斯特

連這太湖石都是在蘇州雕琢好後運往的紐約

“阿斯特庭院”耗資數百萬美元,這一方紐約市中心的“中國綠洲”是洗濯兩國芥蒂的良藥,然而夫人對中國文化的癡迷沒有在此落下句點。漫漫中西文化探索之路,阿斯特夫人將用一桌一凳、一瓷一器踐行。

如果你去過夫人Holly Hill的家,便明白她對中國愛得癡狂

3. 深藏紐約的中國風“秘境”

如果說大都會的中國園林是阿斯特夫人送給紐約的一座人間天堂,那夫人在Holly Hill的私宅便是她品鑒中國珍寶的秘境。不大的一間書房陽光充足,路易十五時代的銅鎏金掛鏡閃著金光,底下襬著的兩隻石獅子瓷偶與正中的觀音像穩坐壁爐台。

夫人的書房看似充盈,但鎏金鏡、布藝沙發與地毯的顏色無一不呼應

1725年路易十五時代大型鎏金浮雕掛鏡,與中國清朝瓷偶置於一處,有何不可?

失眠的時候,夫人便會坐在這張路易十六風格的紅木書桌前,從架上取下一本書,讓一盞康熙朝五彩花瓶式檯燈點亮一個與書香相伴的夜晚。

書房的另一端也是中西雜糅的風格

一張1780年路易十六銅鎏金紅木書桌,有波旁餘韻

桌上一盞手工緞面百褶燈罩銅鎏金雕飾浮雕康熙朝鳳紋五彩瓷檯燈,又有盛清光輝

阿斯特夫人對書也是出了名的癡迷,從老莊哲學到弗洛伊德,從園藝旅行到社會經濟,無一不涉獵。圖書館一角也能看出夫人的海納百川——中國的瓷燈,西域的玉雕駱駝,東南亞的佛頭,擺法意料之外,但又不顯違和。

夫人見多識廣,故能在傢俱擺法上出其不意

上了歲數後,阿斯特夫人便長居在紐約Park Avenue的宅子裡,那裡的中國風更是無處不在。

18世紀末中國風花鳥紋壁紙

草長鶯飛,楊柳拂堤,春意從蔥蘢的壁紙里透出來;曲水流觴,吟詩作對,八折屏風藏不住士大夫的絕句;臨江遠眺,瓊樓玉宇,琴聲隔著鏡面從江的那邊悠悠傳來。

19世紀中國彩陶與漆器八曲屏風

1770年廣州十三行出口的反面鏡畫

更有中國黑漆木雕案几置與猩紅機織幾何地毯上,是東西方家居美學的柔軟碰撞。

“我真的覺得中國的生活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的生活,打開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新天地。”

—布魯克·阿斯特

19世紀中國出品黑漆金長方形低座桌

正是這不拘一格的美學品味讓夫人的豪宅名揚全紐約,大衛·洛克菲勒、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夫婦都曾是她的座上賓。

二人都是極大氣的富豪,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保持著數十年如一日的友誼的原因

但阿斯特夫人對珍寶古玩的態度從來都不是獨占。萬物有靈,不見天日的珍珠也會變魚目,所以夫人決定在她去世後上拍所有傢俬,將收益捐贈給大都會等公共機構,我們這才得以窺見這一奇妙的“紐約中國風”。

從紐約公佈公共圖書館到教堂的管風琴,

夫人在1960-1997年間先後捐出2億美金,

《紐約時報》說她是“紐約的第一夫人”毫不過分

誰也不會想到,一生坦蕩的阿斯特夫人,

背後竟也有著無可奈何的陰影。

夫人的唯一的兒子安東尼是個浪蕩子,

在夫人健康狀況惡化後多次虐待她。

安東尼與前妻所生的兒子,

終於忍無可忍才一紙狀書將父親告上法庭,

於是有了最開始的那一幕。

直到100歲夫人還在為紐約的公共事業而奔走

不過這些都與夫人無關了。

1年後,阿斯特夫人與世長辭,享壽105歲。

如夫人的墓誌銘所說:我度過了美妙的一生。

如今夫人更是在一個沒有憂愁的世界,

願那裡也有山石流水,國風珍寶,

與一顆永遠求真求美的拳拳之心。

作者 | 凱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