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拒絕4500萬!4度當選月MVP 他是NBA逆行者
2020年05月26日07:00

  在歷史上不乏被NBA球隊選中後拒絕登陸NBA的球員,但來到NBA卻又上演“歸去來”好戲的卻是鳳毛麟角,米羅蒂奇就是這樣的一位NBA逆行者和“叛徒”。

  近日米羅蒂奇透露,在2019年休賽期他曾拒絕了爵士開出的3年4500萬美元合同,轉而以總價2600萬歐元合同重返歐洲(合同為3+1,第3年可跳出,年淨收入在390萬到520萬歐元之間,逐年遞增),加盟西甲豪門巴塞隆拿,而此時他尚不滿30週歲。放著NBA白花花的美金不賺,甘願以更低價格回到歐洲,做出如此選擇的米羅蒂奇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1991年2月11日,米羅蒂奇出生於黑山共和國首都波德戈里察。兒時,和所有成長於東歐這片土地的男孩子一樣,足球成為米羅蒂奇的摯愛,但隨著身高瘋長,父母意識到兒子的身高在籃球場上更能派上用場。13歲時,米羅蒂奇就在祖父生拉硬拽下接觸了籃球,一發不可收拾。

  或許是註定要和籃球結緣,米羅蒂奇的籃球生涯起點頗高。他起初在波德戈里察一傢俱樂部效力,師從前職業球員Jadran Vujacic。2005年,在接觸籃球僅僅一年後,米羅蒂奇就和西甲豪門皇馬的青年隊簽約。

  在皇馬青年隊鍛鍊了3年後,米羅蒂奇在2008年成功升入皇馬一線隊。2010-11賽季,他就榮獲歐冠聯賽“最佳新星獎”,並在同年4月和皇馬續約5年。在此效力6年期間,他曾隨隊分別2次獲得西班牙帝王杯和超級杯,並在2013年當選西甲聯賽(ACB)MVP,還分別2次入選歐洲和ACB聯賽最佳陣容。

  2011年米羅蒂奇曾參加NBA選秀,並在首輪第23順位中選,隨後他的擁有權幾經轉手,終落到公牛手中。但米羅蒂奇登陸NBA卻要遲至2014年7月。當年他以3年1660萬美元簽約公牛,並向皇馬支付了300萬美元的買斷費。此時距他接觸籃球僅過去10年。

  2018-19賽季,身為NBA新秀的當錫展現出同齡人少有的成熟,當時就有人感慨經過高水平職業聯賽洗禮就是不一樣。4年前,同樣的讚譽也曾加諸米羅蒂奇身上。對當錫而言身為皇馬前輩的他,在NBA新秀賽季就2次當選東岸月最佳新秀,入圍2015年NBA全明星新秀挑戰賽名單,季末還入選了最佳新秀一陣。

  米羅蒂奇成熟穩定的發揮,也為他賺到了加入NBA後的第二份合同:在2017年9月以2年2500萬美元續約,且擁有交易否決權。但正是這份合同竟成為一樁鬥毆事件的導火索。

  續約後半個月,2017年10月17日,米羅蒂奇在訓練中和隊友波比-波蒂斯大打出手,被擊傷面部,緊急送醫,最後被診斷為腦震盪加頜骨骨折,直到12月8日才迎來賽季首戰,球迷們也給此二人送上綽號,“血花兄弟”。

  至於鬥毆的起因,各界一致認定是二人長期在隊內存在競爭關係,而公牛製服組卻未能加以正確疏導,終釀成慘劇。據悉,二人在訓練中先是發生口角,進而互相推搡,終升級為鬥毆。

  二人都為此付出不菲代價。波蒂斯被禁賽8場,米羅蒂奇起初也被認為要休養4到6周。此次事件後,米羅蒂奇拒絕了波蒂斯發出的和解信號,並向公牛提出交易申請。

  最終,在事發3個月後,米羅蒂奇被送至塘鵝。當時卡辛斯剛經歷成為其生涯分水嶺的重傷,賽季報銷,米羅蒂奇到來後立刻填補了卡辛斯留下的空缺,並和安東尼-戴維斯組成雙塔,成功率塘鵝闖入季後賽。

  季後賽首輪塘鵝出人意料地以4-0橫掃拓荒者,米羅蒂奇場均得到18.3分9.5個籃板2.5次封籃,命中率高達57.1%,三分命中率也達到46.2%,且正負值(+14.5)高居全隊第一。此外,首輪他在距藍框5英呎範圍內的命中率高達92.3%,可謂內外皆宜。而他還有91.7%的受助攻率,定點三分命中率達到52.9%。一個不占球權的高效射手形象浮出水面。

  儘管次輪不敵勇士,但米羅蒂奇獲得各方肯定。戴維斯在隊期間,塘鵝總共才2次打入季後賽,這是第二次,也是走得最遠的一次。

  不過塘鵝在2018年休賽期接連放走朗度和卡辛斯,卻導致戴維斯主動提出離隊申請。為此,塘鵝提前開始“盤點”,在2019年2月的一筆三方交易中將米羅蒂奇送去公鹿。隨後,米羅蒂奇隨隊闖入東決,卻在2-0領先情況下被後來的總冠軍速龍以4-2逆轉。

  公鹿也成為米羅蒂奇在NBA的最後一站。賽季結束後,米羅蒂奇成為自由球員,於是發生了本文開頭所講的那一幕。據米羅蒂奇透露,當時妻子告誡他要讓自己快樂,而他已經買了2天的往返機票,準備去和爵士高層會面。

  但就在機場等車時,米羅蒂奇突然開始捫心自問:“我到底在幹嗎?為什麼不和家人待在一起?我不要這樣繼續待在NBA了。”為此,他騙經紀人稱自己沒趕上飛機,為無法和爵士會面而道歉,並稱自己不想繼續留在NBA了。

  就這樣,曾發跡於皇馬的米羅蒂奇選擇了皇馬的死敵巴塞隆拿,成為當今歐洲籃壇最高薪球員。而他也沒讓巴塞隆拿的錢打水漂。截至今年2月,他本季4次當選月度MVP,場均得到18.9分7個籃板。

  在當打之年拒絕NBA高薪返回歐洲,米羅蒂奇的選擇令人費解,他也做過解釋。起初他稱籃球和家人都是自己非常看重的,而在NBA他已無法再享受籃球。近日他再次談起NBA和歐洲聯賽的異同,稱自己花了不少時間才適應NBA,發現這裏球星主宰一切,而他被固定為角色球員,儘管表現不錯,卻未能打出一生中最棒的籃球。相比之下,歐洲籃球氛圍更令他舒服。

  人各有誌,無法強求。身為NBA的逆行者和“叛徒”,米羅蒂奇的抉擇是對近年NBA球星權力膨脹一次無言的抗議,是對自己生涯和籃球本原的一次追溯,走得執著、堅定而瀟灑。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