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研發機構“遍地開花”,代表委員們:需細化定位和管理
2020年05月26日08:40

原標題:新型研發機構“遍地開花”,代表委員們:需細化定位和管理

“這兩年全國各地都在推進新型研發機構建設,大有星火燎原、遍地開花之勢,但從目前看,絕大部分定位不清,模式不清。” 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劉忠範委員直言,“如果不盡快解決這個問題,會造成大量資源浪費。“

劉忠範的強烈感受來自親身經曆。“這兩年,我走到哪,都有人跟我說,我們搞了一個新型研發機構,我問他們,新在哪裡,準備做什麼,很多人卻說不清。“

迅猛發展的隱憂

近年來,新型研發機構的發展逐漸受到國家重視。

2016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提出:發展面向市場的新型研發機構。同年8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提出:培育面向市場的新型研發機構,構建更加高效的科研組織體系。

在國家政策指引下,江蘇、福建、內蒙古等省份也相繼出台相關政策,新型研發機構在全國加速落地。去年底,廣西認定首批新型研發機構23家。

但對於新型研發機構的迅猛發展,劉忠範也有擔憂。

“任何新事物都是在實踐中摸索成型的,這很正常。”劉忠範分析,“但到了現在各地都要大批推進的時候,有關部門就要認真思考,到底應該怎麼建。”

“如果將新型研發機構簡單搞成了“新的研發機構”,那有什麼意義呢?”劉忠範說,“以北京為例,這裏有各類研究機構上千家,如果沒有任何定位、理念和運行機製上的改變,豈不就是在1000的基礎上再加上“1”或“10”?不會給現有科研格局帶來任何改變。”

新型研發機構該如何發展,也是深圳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長劉若鵬代表關心的話題。

作為我國最早的一批新型研發機構之一,深圳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於2010年揭牌成立。

“有些問題還是一直懸而未決,比如政府如何界定新型研發機構。”劉若鵬說,新型研發機構一般由民企發起成立,在現有科技體系里,新型研發機構多被簡單地劃分為企業。作為創新發展的新生力量,部分新型研發機構因此難以獲得足夠的支援。實際上新型研發機構不同於傳統研發組織,具有公益性和不可分紅、不能直接從事產品生產銷售的特點。

“政府需要進一步細化定位和管理規程政策,出台相關政策,否則將容易出現‘新瓶裝舊酒’,不能解決實際問題,不能推動源頭科技創新轉化成為生產力,新型研發機構也就失去了意義。”劉若鵬說。

產學研協同創新是核心

“首先,我們應該明確,新型研發機構從事的,不能簡單定位於最近人們常說的‘從0到1’的原創性基礎研究。”劉忠範直言。

“因為這類探索性的純基礎研究,比如人們所熟知的上世紀初建立起來的相對論和量子力學,是無法規劃和大兵團作戰突擊出來的,也不是簡單用錢堆出來的,更多需要的是創新性的文化環境和土壤的培育,屬於無心栽柳的行為,更適合在大學和極少數從事基礎研究的科研院所去做。”劉忠範說。

但這不意味著新型研發機構不要碰基礎研究。

“我們的很多關鍵核心技術缺乏,是因為基礎研究做的不夠,過於急功近利,唯技術而技術,缺少基礎研究積累和技術研發積澱,根本上講是缺少耐心和堅持。”劉忠範說,但是,當前自娛自樂型、漫無邊際的“論文型”基礎研究是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

“我們需要的是,有明確的目標牽引,從基礎研究抓起,不懈地堅持下去,才會在原創性技術發明和關鍵核心技術上有所作為,而這裏的基礎研究也未必是‘從0到1’的原創性基礎研究。”劉忠範說。

在此基礎上,劉忠範強調,新型研發機構應致力於融通科技與經濟兩大板塊,致力於解決我國高科技產業諸多關鍵瓶頸問題,打造產業核心競爭力。

他創立的北京石墨烯研究院正在探索這樣的路子。

除了瞄準未來“殺手鐧”技術的基礎研究,石墨烯研究院正在推進“研發代工”模式的產學研協同創新。“我們為企業成立研發中心,提供‘一對一’的定製化研發服務,解決企業研發能力不強的問題,同時提升研究院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不能只關注現在,否則會失去未來;我們也不能只盯著未來,否則走不到未來,我們正在探索一條立足現在,走向未來的路子。”劉忠範說。

需加強頂層設計和政策引導

劉忠範呼籲,新型研發機構的建設要加強頂層設計。他建議,在“十四五”期間,由中央或地方政府主導,選擇典型的高新技術領域,整合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創新資源,吸納企業和社會資本參與,建設若干以“政產學研”協同創新機製探索為主要目的的新型研發機構。

“我們要製定配套政策,最大限度地釋放政策紅利,吸引企業和廣大科技人員參與到新型研發機構建設和運行實踐中,儘早探索出一條可複製和推廣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產學研協同創新模式。”劉忠範說。

劉若鵬則提到了建設新型研發機構政策引導示範基地。“新型研發機構的建設、運行與協同創新涉及地方政府、高校、產業界多方利益主體,各利益主體的功能又不盡相同,這雖然能最大限度地促進協同創新,但也會因利益分配不合理導致決策程式繁雜、多頭管理效率低、片面注重短期利益等問題。”

◎ 科技日報記者 操秀英 陳瑜

來源:科技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