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破浪會有時 李泳豪
2020年05月28日13:19

路難行、難行路。

用這六個字來形容李泳豪的娛樂圈演藝路,其實不會錯。

童星時的李泳豪,拍檔的粒粒都是巨星,梁家輝、林青霞都曾經演過他的父母。

成年後加入娛樂圈,卻是路路不順,拍第一套電影剛上畫,就遇上老闆與院線鬧分歧,電影被即時落畫,繼而就到老翻VCD興起。

「呢?係咪冇運,都係啦!之後就同自己講,可能做人受多?挫敗,會係好事啦!」

入電視台拍劇,初期拍的劇集,大部份都賣埠,香港人很多都未睇過,之後可說是越做越沉,就連他自己都形容:「唔夠騷,茄喱啡都要照做啦!」

星二代來說,可說是最「路途艱難」的一個。

即將四十歲,入行廿年有多,經歷是低多於高。

有心酸?有不服氣嗎?

「有,但後來就覺得因為咁而唔開心,其實係搵自己笨。」

灰心、失望難免,哪知道近年在《愛•回家》中,演戲份不算重但感覺十分地道的茶餐廳夥計,反而被人受落。

又乘?父親李家鼎的「飲食運」,開始投資開舖經營飲食生意,境遇開始有轉變。

「做人就係咁,條路點樣都好,都要一直行落去,就算有老虎獅子?面前都係咁話,不可以跌低,一直行,就一定可以有收成。」

就連人也容光煥發起來,看似是掃去了多年來的「晦氣」感。

要相信,人生不會永遠在低潮,總有一天,終可直掛雲帆濟蒼海。

撰文☆梁文威 攝影☆梁比利 場地提供☆山頂廣場鼎尚棋哥

設計☆李浩然

閒來賣面樂滿天

幾年前,李泳豪父親李家鼎因識飲識食又識煮而爆紅,他亦緊隨父親步伐,開始涉足飲食業,幾年間已經開了兩間舖頭,近月再和父親合作,在山頂開舖賣燒鵝。

「早在○八年已經想開舖,當時做娛樂圈已經唔開心,心諗不如去搞生意啦!最好搞有聚腳地方的,不如做茶餐啦!之後老竇開私房菜,我都有幫手。最初開『立燒』(站立快吃燒肉),但其實香港唔得,一定要有位坐,一路做一路改,之後再開拉麵舖,拉麵生意其實最好,?麵都係請日本師傅?香港做,生意都唔錯,算係成功啦!」

這次和鼎爺一齊開舖,都係由老竇開聲先!

「佢同我講,衰仔,橫掂都幫手做,你自己入股啦!所以就正式第一次同老竇合作。」

只可惜,試業中就遇上新冠肺炎大爆發,確實是人算不如天算。

「點估到,其實旺角、佐敦生意都還可以,點知山頂開舖就遇疫,本來諗住生意應該最差啦,點知竟然好多人行山,仲有本來就住山頂?人,又唔差喎!好多人行山前後都?幫襯。」

▲李泳豪愛車,喜歡玩「飄移」,曾經想過開車房,也開過班教「飄移」,但近年似乎就有點退下火線。「去日本見識過,就知道人外有人,我都係去學?算啦!成日有人問玩『飄移』係咪要使好多錢,其實去日本學唔貴,日本人的計劃非常好,用?錢就等如去日本旅行咁上下,絕對唔敗家。」

欲上銀河冰塞川

問李泳豪到底入行多少年,就連他都要呆一呆,想一想,才說:「如果由做童星開始計,即係一九八五年到𠵱家,三十幾年吧!若果計由外國返香港開始拍戲拍劇,九九年到𠵱家,都有二十一年。」

坦言做了這麼多年,其實早就做到有點厭。

「失望呀,因為我曾經好執?,好想去做某些事。初初返香港時,就好似所有新人一樣,好想紅、好想爆出來,但這行很講運、很講際遇。其實最初幾年,我拍了很多劇,但拍完都賣了埠,香港冇播過,觀眾根本不知道。」

有早知的話,會決定不入行嗎?

「可能也不會,當年媽咪(施明)拍《醉拳王無忌》時我去探班,就已經覺得好好玩,做童星時又拍得好開心,好自然就會想做呢行,就算真係有得再揀,可能我都係會做娛樂圈。」

但原來世界變得太快,做人也不一定事事如願。

「冇人會知做童星好,到長大入行就唔好?,這麼多年來,有人睇唔起我,真係乜難聽說話都聽過,就當係訓練自己EQ,𠵱家睇返轉頭,一笑置之啦!」

不過,李泳豪還是有最hurt的一次。

「最hurt一次係,試過唔夠騷,咁就乜都要做啦!有一場戲,某個外國返??女演員要跳樓,我就做救佢?人,但就要心口畀佢踢一腳,點知佢踢來踢去都踢唔準,我教?佢幾句,佢就話番我轉頭:『我都唔知你係邊個,做乜要聽你講!』我當時唯有同自己講,佢外國返?,可能真係唔識我啦!」

最低潮時,常常都是做一些冇對白的路人甲、乙、丙。有想過放棄嗎?

「冇就假?,近幾年其實都拍少了,主要都是拍《愛•回家》,反而仲多?人識,有?小朋友見到我,會問我係咪賣咖啡?豪仔(劇中角色)?以前好出力咁去拍戲冇人覺得好,反而地地道道咁演一個態度麻麻??茶餐廳夥計,竟然仲多人睇,真係你又點估到?」

其實李泳豪條件不錯,但就是運氣不濟。

「老竇成日話,從來冇人話你做?就一定得,世界唔係咁,盡力做好晒,結果如何,無人可知。有時越畀心機落去?事,結果可能反而背道而馳,就只能說是個天自有安排。」

▲在《愛•回家》中飾演茶餐廳夥計,想不到好評如潮。「係如實反映某些茶餐廳夥計『hea』爆?態度,但竟然有好多小朋友鍾意,成日?舖頭見到會問我,『乜你唔係賣咖啡?咩?』」確實係世事難料。

由愛四顧心茫然

李泳豪的愛情史,一直都是香港娛樂圈其中一個焦點,自一一年開始,九年來一直單身,未有愛情走近。

「真係冇拍拖,這幾年都沒有愛情這回事,真係一直單身,我亦並有刻意去追求。」

是因為那些前塵往事,始終壓在心頭嗎?

「講真,係有陰影?,會有好多諗法,以前細個拍拖就拍拖啦,但𠵱家就會先諗好多,好多朋友都話我係think too much,所以咁多年都冇追過女仔,我亦不是那種命,會有女仔主動追我。」

李泳豪承認,是被愛情這回事「困」住了。

「我想結婚生仔,但係一定要搵到一個真係好喜歡?人,現在做人太多顧慮,都冇人估到我阿哥(李泳漢)竟然結婚仲生?兩個啦!我不會亂搵個女人結婚生仔,一定要等到對的人,才可以行落去。」

信緣份,始終認為最後一定可以等到,甚至是他四十歲的人生目標之一。

「曾經有前輩同我講,父母不能陪一世,阿哥亦有自己家庭,不會永遠一齊,始終都要組織自己的家庭。」

心急嗎?

「也急不來,你估我拍拖唔會全香港都知咩?好難搞㗎!」

笑?說?,無限唏噓。

▲孖生哥哥李泳漢結婚,一家五口齊齊整整合照,幾年之後,李泳漢已經生了兩個。「呢個又係估佢唔到,最初阿哥同阿嫂拍拖時,我都唔睇好㗎,點知佢又真係成家立室開枝散葉。」

且樂此刻一杯酒

訪問中,李泳豪談得最多的除了自己,還有父親李家鼎。

而其實鼎爺就一直遠遠坐在旁邊看。

威嚴霸氣的鼎爺,其實是一個可以搞笑也可以很溫馨的慈父。

「我本來準備同佢去旅行?,不過&#134513家疫情咁,都唔使去住啦!」

在山頂開舖賣燒鵝,亦是他第一次和老竇合作做生意,卡片上的「朵」是有點搞笑的「合伙人」。

「咁老竇都七十幾啦,好多電腦上網marketing??,其實一直都係我幫佢搞,呢幾年車都係我?多。」

「老竇成日都話,做人得快樂時便快樂,不要嬲、不要傷心,總之就係要開心!」

不過,最能夠讓鼎爺開心的,應該是李泳豪可以盡快結婚生仔。

「係,佢呢排成日都催我結婚生仔,我咪叫佢玩住阿哥兩個小朋友先囉!」

做人好難講,緣份一到,話唔定明年今日,李泳豪已經「拖一個、抱一個」呢?

「我係唔排除閃婚?,我都想遇到真正?個!哈哈哈!」

遠處傳來,鼎爺叫我們趁熱食燒鵝的聲音。

▲▲這天訪問期間,鼎爺一直在旁,阿嫂更是充當助手幫手影相,一家人樂也融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