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日產“新中期事業計劃”發佈:去“戈恩化”的聯盟如何重回賽道?
2020年05月29日10:07

原標題:深度|日產“新中期事業計劃”發佈:去“戈恩化”的聯盟如何重回賽道?

聯盟迎來分水嶺。

雖然日產前CEO卡洛斯·戈恩的年度“越獄”大戲還未蓋棺定論,但籠罩在“戈恩事件”陰影下長達一年半時間的雷諾-日產-三菱聯盟(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已經迎來新中期事業計劃。

據瞭解,這項新中期事業計劃發佈為期三天。

5月27日雷諾-日產-三菱聯盟聯合發佈“引領者-伴隨者”的全球市場戰略,即在聯合採購等聯盟現有的優勢基礎上,三家成員公司計劃充分利用各自的領導地位和地理優勢,來支援合作夥伴的業務發展。

具體來看,這個全新戰略主要包含三方面的核心內容——

將全球不同區域市場命名為“標杆區域”,三家公司都各自側重於其核心區域,目標是成為該地區最具競爭力的公司之一,併成為其他兩家公司提高競爭力的標杆。根據該模式,中國、北美和日本市場的標杆公司為日產;歐洲、俄羅斯、南美和北非市場的標杆公司為雷諾;東南亞和大洋洲市場的標杆公司則為三菱。

將使用各自最具競爭力的配置來生產引領者車型和伴隨者車型,至2025年,聯盟中近50%的車型將遵循該“引領者-伴隨者”模式進行開發和生產。

在技術效率方面,聯盟的成員將繼續對現有資產進行利用,以確保每個成員公司繼續在平台、動力總成和技術上共同分攤投資,聯盟成員的分工將從平台和動力總成逐漸擴展到所有關鍵技術。

作為探索全新商業合作模式的一部分,聯盟認為,這些舉措將最大限度地分攤固定成本,並讓各成員資產得以充分利用,旨在加強三家公司的競爭力和盈利能力。

聯盟預計在“引領者-伴隨者”模式下,成員生產的車型投資最高將節約40%。這樣,聯盟除了獲得傳統協同效應之外,還有望進一步獲益。

“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在汽車界中建立了獨一無二的戰略運營夥伴關係,在全球汽車行業不斷變革的背景下,聯盟給我們帶來了巨大優勢。” 聯盟運營委員會及雷諾集團董事長讓·多米尼克·盛納德表示,“全新商業模式將使聯盟充分發揮每家公司的資產優勢和執行能力,同時發揚各自的企業文化和優良傳統。 三家公司將覆蓋所有細分市場和技術,涉及所有區域,惠及每個用戶,同時助力提高各自的競爭力和可持續盈利能力,並承擔更多的社會和環境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中期事業計劃”中,聯盟並沒有規劃一條複蘇之路,包括工廠關閉、裁員和數十億美元的成本削減措施和目標。

接下來兩天,三家公司將各自闡述合作內容。5月28日,日產汽車公佈了2019財年業績,同時宣佈計劃細節。5月29日,雷諾集團也將公佈20億歐元(折合22億美元)成本削減的具體計劃。

日產發佈企業轉型計劃

聯盟的全新戰略提振了日產汽車的股價,該股週四在東京股市上漲逾8%,而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日產股價今年以來已累計下跌29%。

當然,日產的危機還體現在過去一年里銷量與利潤的雙雙下滑。

5月28日,日產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內田誠(Makoto Uchida)公佈了2019財年(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個月)的財務業績。

2019財年日產汽車全球累計銷量為493萬輛 ,較去年同期下滑了10.6%,為日產汽車七年來首次銷量不足500萬輛。其中,日本市場銷量下滑10.3%至53.4萬輛;北美市場銷量下滑14.6%至162萬輛;歐洲市場銷量下滑19.1%至52.1萬輛;中國市場銷量下滑1.1%至154.7萬輛。日產預計,在2020財年,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全球汽車產量將比前一年下降約15%至20%。

而銷量的下滑直接反映在公司的財務數據上。

2019財年日產汽車綜合淨收入下降到9.8789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555億元),較2018年下滑14.6%;經營利潤為虧損40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7億元),而去年同期為3182億日元;淨利潤為虧損6712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45億元),而去年同期為3191億日元。

值得關注的是,這是日產汽車11年來首次虧損,也是該公司20年來最大的虧損。另外因新冠肺炎疫情對日產汽車在全球各地的生產、銷售等業務活動造成的重大影響和不確定性,日產暫不發佈本財年的預測。

在當天的業績發佈會上,作為聯盟“新中期事業規劃”的一部分,內田誠公佈了日產長達四年的企業轉型計劃。

日產汽車將進行結構性改革,精簡不盈利的業務與過剩的設施,通過合理規劃產能、產品陣容和費用支出來降低固定成本,並優先考慮並投資可實現穩定複蘇和可持續增長的業務領域。

通過實施該計劃,日產的目標是在2023財年末實現5%的經營利潤率和6%的全球市場份額(含日產汽車在中國合資公司的業績)。

而這一全新規劃無疑推翻了前日產CEO卡洛斯·戈恩雄心勃勃的擴張計劃。

“目前公司年銷量為500萬量,目標700萬很難實現。” 內田城在發佈會上表示,“日產汽車的轉型計劃旨在確保穩定增長,避免過度擴張。我們將專注於日產汽車的核心競爭力並提升業務質量,同時通過關注財務狀況和單位淨收益以實現盈利。”

按照規劃,日產將進行業務重組、降低成本,在實施標準輪崗的前提下,精減20%的產能至2023年年產能達到540萬輛;全球產品線合理化提升20%(從69種車型減少到55種以下);固定成本減少約3,000億日元。

同時,日產將根據聯盟“引領者-伴隨者”模式,聚焦中國、美國和日本三大市場的發展。

在這三大市場中,中國市場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市場。疫情期間中國市場基本停滯,疫情後又迅速複蘇,在全球市場中也唯有中國能夠提供較為穩定的汽車銷量。同時,美國市場作為第二大市場,日產還需重振在美國市場的業務,日產也一直努力讓美國地區成為利潤引擎,但是由於美國疫情嚴重,其在美國市場的業績持續惡化,將推進設備淘汰、抑製銷售管理費等,進一步削減成本加快改善盈利狀況。

另外,日產還將通過關閉工廠和精簡市場業務來減少成本支出。除了關閉印尼工廠外,日產還計劃關閉位於西班牙的巴塞羅那工廠。同時削減在南美洲、東盟和歐洲市場的業務運營,並退出韓國市場,Datsun品牌退出俄羅斯市場,減少東盟部分市場的業務。

近日,日本媒體曝出日產汽車計劃在全球裁員2萬人,占全球員工總數的15%。計劃裁員的原因非常簡單粗暴:疫情導致全球範圍內新車銷量下滑,日產正在考慮減少歐洲及新興經濟體的勞動力,精簡生產運營成本,從而恢復受損業務。此外,去年7月,日產曾提出了一項全球裁員約12,500人的計劃。

但在溝通會上,內田誠還拒絕透露是否會削減更多工作崗位,稱日產仍需與工會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協商。

“日產的目標不是裁員,核心是保持可持續性發展,今天就企業結構改革進行發佈,人員削減不在今天討論範圍。” 內田誠在回答媒體採訪時表示。

內田誠表示,為了“分擔”改革帶來的“痛苦”,他將在今年上半年減薪50%,其他高管將減薪30%。

此外,為配合聯盟的整體戰略,日產還主導聯盟的自動駕駛技術、中國的車聯網技術研發以及2025年以後C級SUV市場的革新。

聯盟如何重回軌道?

在離開日產-雷諾-三菱聯盟後,戈恩也透露了自己對於該聯盟穩固性及未來的看法。戈恩曾斷言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已沒有未來。

“自1999年雷諾成為日產汽車股東以來,對日產汽車就有很大的控製權。據悉,雷諾持有日產汽車43.4%的股權,但日產汽車僅持有雷諾15%的股權,且沒有投票權。” 2020年1月8日,戈恩在黎巴嫩召開記者會時表示,這是問題的根源。

戈恩認為,儘管三家公司聯盟仍在運營,但聯盟運營應有一定之規,不能簡單依靠三家共識, “離開我,聯盟會繼續存在,但我認為他們的方式是錯的。”

事實上,離開戈恩的“鐵腕”,雷諾與日產的關係變得岌岌可危,雙方高層持續動盪。面對銷量、利潤雙雙下滑的困境,這個曾經穩固的三角關係也在過去的一年半的時間里“搖搖欲墜”。

數據顯示,2019年,聯盟合計銷售943.673萬輛,減少10.9%,自2016年三菱汽車加入以來首次不足1000萬輛,排名也由全球第二滑落至第三。

而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上述三家聯盟中的公司均已遭遇困境。

2019年雷諾全球銷量下滑3.4%至375萬輛,淨利潤為1900 萬歐元,淨利潤較去年虧損1.41億歐元為10年來首次年度虧損。

由於銷量和產量雙雙下降,三菱也陷入了虧損,2019年三菱汽車全年銷量113萬輛,同比下滑9%;營業利潤為128億日元,與同期相比利潤下滑89%。

事實上,過去5年,由於聯盟內部的分歧,阻礙了各方在技術和產品層面的合作和成本分攤。而疫情帶來的生死危機,給了聯盟各方握手言和的動力。“新中期事業計劃”的發佈似乎也在回應“戈恩事件”後外界一直對聯盟會否解體的質疑傳聞。

行業分析人士認為,聯盟全新戰略打消了外界對聯盟將分崩離析的疑慮,從實質上說明了聯盟成員將加強合作的決心,這不僅對聯盟三家成員公司有益,對外部合作夥伴也是有益的,有助於樹立外界,包括供應商、經銷商和投資者和消費者對聯盟的信心。

同時,聯盟重新肩並肩站在一起,將在零部件採購和下一代技術開發(自動駕駛、車聯網、電動車等)等多個領域加強合作有助於提升聯盟在華和全球各地的運營效率。

“這是全球一盤棋的佈局。”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當前首要任務是通過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先將自身業務恢復正常,而“引領者-伴隨者”新模式則是“新中期事業計劃”的關鍵。

在該模式下,聯盟的目標是到2025年,將近一半的汽車採用這種新模式研發和生產,以此來將每款車型的投資減少40%,在技術共享等領域能夠節省高達20%的費用。同時未來聯盟的重點不是放在提高產量上,而是專注於更高效地生產車型,到2025年聯盟的汽車產量將減少20%。

“新模式更注重效率和競爭力,而不是銷量。”塞納德表示,“對我們三家公司來說,聯盟是我們恢復業務的基石。”

據瞭解,除了雷諾將在5月29日發佈具體的戰略規劃外,三菱汽車或將在6月份底公佈實施計劃,三菱汽車首席執行官將對外宣佈具體的削減成本計劃的詳細方案,這主要是受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戰略規劃影響,據悉,三菱的新戰略將與雷諾、日產三方聯盟的戰略規劃相一致。

而按照聯盟分工,三菱將聚焦東南亞和大洋洲市場,並主導C級和D級的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的研發。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種各有分工、各司其職的做法確實能夠節省不少成本和精力,然而能否真正如希望的那樣實現協同發展,則非常考驗聯盟整體的管理能力,聯盟若沒有一個如戈恩一般鐵腕的領導者,在全球汽車工業巨變的當下,依然面臨很多挑戰。

但不管怎樣,聯盟的2020年,是翻開新篇章的一年,也是“新中期事業計劃”的第一年。而這充滿不確定性的一年,也必將成為聯盟史上一個涇渭分明的分水嶺。

(作者:杜巧梅 編輯:何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