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從球員到教練火了40年 命運和排球緊緊相連
2020年05月29日08:54
《鐵鎯頭》即將上映
《鐵鎯頭》即將上映

  提到郎平,你能想到什麼?

  是她球員時期高高躍起扣球一錘定音的瞬間?是她四十年辛勞成為“女排精神”最佳的實踐者?還是已經快六十歲的她依然放不下球隊燃燒自己照亮中國女排?

  近日,一部名為《鐵鎯頭》的紀錄片即將推出,片中描述的是郎平從18歲進入國家隊,到球員時期多次獲得世界冠軍,到遠赴美國,再回中國執教的曆程。2013年,郎導第二次擔任中國女排主帥,帶領中國女排走出低穀,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奪冠之後,她創造了歷史,成為排球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球員時代拿過奧運金牌,執教球隊又拿到奧運金牌的傳奇人物。

  對於這一切鮮花榮耀,郎平都看得很淡。她就像個匠人,多年來從未離開過排球,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奉獻給了排球。正如她所說,“我的天意,命運就是跟排球緊緊聯繫在一起”。

  郎平這個名字,火了40年

  1984年的洛杉磯,郎平和隊友們第一次捧起奧運會的冠軍獎盃,那是她們第三個世界冠軍。

  國人又一次為之沸騰,人們在大街小巷慶祝著,收音機里“郎平扣球”的聲音片段,在數十年後聽起來,依然是如此經典。在那個時代,郎平被人們親切地喚做“鐵鎯頭”。她是那個高高躍起一錘定音的人,她是球隊核心和靈魂,是帶給球隊勝利的那個。

  可惜,因為傷病,她不得不選擇提前退役。

  1987年,退役不到一年的郎平,選擇離開北京,前往美國學習體育管理。她完全可以留下來。“五冠王”傍身,躺在榮譽簿上面的她完全可以走一條安逸舒適的路,可郎平偏不,就像女排拚命訓練時她深蹲80公斤一樣,她選擇了挑戰未知的艱難,選擇了離開。

  郎平留下一句話——“世界冠軍”只說明我的過去,我得重新學習本領,我前面的路是‘零’,一切從頭開始,一步一步地再開闢一條新路。”

  她先在美國留學惡補英語,又為了學費遠赴意大利打球,之後又回到美國繼續學業。那時的郎平,已經拿到了美國綠卡,並相繼擔任八佰伴全明星隊和世界超級明星聯隊的主教練,還應邀出任美國排球協會全美訓練中心總教練……

  短短不過幾年,勤奮努力的郎平開闢的新路一片坦途。可這時候,郎平卻放棄了幾年拚打換回的優越環境。

  1995年,中國女排陷入低穀,郎平臨危受命,回國執教。那是屬於古巴女排的統治時期,郎平率隊世界盃季軍,奧運會銀牌已經是當時的中國女排實力所能獲得的最好成績。四年之後,郎平選擇辭職,她來到意大利執教,斬獲了諸多的榮譽和冠軍。之後她又回到美國執教美國女排,回國執教恒大女排,再最後又二次臨危受命擔任中國女排主帥。

  球員生涯,她大戰海曼,對決路易斯,“鐵鎯頭”之名讓人聞風喪膽;教練生涯,她帶哪支隊成哪支隊,美國女排追平歷史最佳戰績,中國女排迎來了又一個黃金時代,“鐵鎯頭”之風又讓人肅然起敬。

  “人生就是在做選擇題,就看你選擇什麼。”

  人們看著已經快六十歲的郎平,看著這個把這些年都奉獻給排球的匠人。四十年來,她名字被人們無數次驕傲的提及,她是那個堅強果敢的代名詞,她是“女排精神”的圖騰,她睿智又有國際化視野,把各類獎項榮譽拿到手軟,被多支隊伍伸出橄欖枝。可她每一步卻又走得這麼紮實和堅定,每一步都知道自己需要什麼,都做著最為正確的選擇。

  從“叛徒”到“救世主”

  這麼多年,大家喊著她的外號“鐵鎯頭”,外人看到了她的堅毅與韌性,可別忘了,她也是母親,也有柔情的一面。

  “我其實不希望離開女兒去做教練,當時真得是太折磨人了。”在女兒白浪還不到三歲時,郎平就離開女兒,臨危受命接任中國女排教練。之後從主帥位置卸任後,她又去了意大利,執教意大利的女排球會……十年時間里,郎平和女兒聚少離多。

  郎平曾在《郎平自傳》里這樣寫過自己那時失落無助的心情,“生了病,也沒有相愛的人來坐一坐,陪一陪,或者有女兒在身邊叫我一聲媽媽。我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我覺得渾身軟弱無力,心跳、心慌。”

  終於,2005年2月7日,郎平選擇回美國陪伴女兒——那天是中國除夕前夜,美國排球協會宣佈任命“鐵鎯頭”為美國女排主教練。

  沒想到,就這樣她成了眾矢之的。

  郎平是誰?中國女排“五連冠”的最大功臣,女排歷史上最偉大的運動員,“女排精神”最好的詮釋者,可現在,她不做中國女排的教練,反而要去做最大對手之一的美國女排教練?

  這樣的質疑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上達到了頂峰。中美女排被分到一組,本來一場陳忠和和郎平之間的“和平大戰”卻被演繹的並不和平,五局苦戰,郎平贏了勝利,卻被冠以“叛徒”之名。昔日的英雄就這樣被打上了“賣國賊”、“叛國”的標籤,郎平無奈只能不多做解釋,可內心背負的壓力又能與誰人說?

  可2013年,在中國女排陷入低穀,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站出來的,又是郎平。

  她把輾轉歐美大陸二十多年的成果悉數帶給了這支隊伍,她的勤勉,她的睿智,她的國際化視野,讓她推行了大國家隊戰略,也讓中國女排收穫了朱婷等世界巨星,同時讓中國女排重新回到世界之巔。

  她再一次被打上了標籤,只不過這一次,標籤的名字叫做“救世主”。

  下一個郎平在哪裡?

  或許像郎平這樣的人,本就無法複製。當球員時,她有天賦,肯努力,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之一,作為教練時,她有氣度,有眼界,又是行業內少有取得如此優秀成績的女教練。

  如果只唯結果論,我們會很容易忽略這背後她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1987年,郎平退役後去美國,她說,我不能夠再躺在“冠軍”的獎狀、獎盃上吃一輩子老本,我不能天天坐在榮譽上;

  1989年,為了掙學費,她去意大利打職業比賽,膝蓋四周都是積液,腿彎不了,每場比賽抽了積液就上場,結果是,她當上了“意大利最佳運動員”;

  1994年,郎平在美國做教練,年薪20萬美金,住在三百平的房子裡,而第二年中國女排陷入低穀,郎平歸來,住在十平米的宿舍里,一個月工資到手不足千元;

  2008年,沒人看好她能夠在美國女排身上取得成功,她卻帶領美國女排一路殺進奧運會決賽;

  2013年,被倫敦奧運會輸給日本女排刺痛了的郎平,再次臨危受命接任女排教練,世界盃冠軍,奧運會冠軍,她又一次親手締造了女排另一個“黃金時代”……

  這一路,她一直把自己對排球的熱愛傾注,每件事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她能在高峰之時毫不猶豫選擇艱難的路,也能在低穀之時慢慢熬過等待黎明到來。

  對於運動員來說,遇到郎導更是幸運。在比賽中暫停時,你或許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細節,指揮若定的郎平就立在那裡,擺擺手,說一句,“女生們你們打得很好”,然後就挨個告訴弟子們該去做什麼,該怎麼做。暫停之後,女生們的表情里帶著自信和篤定,那是郎平賦予她們的財富。

  她有像媽媽一樣的愛,還有著賽前分析的智慧,遠大的眼界和格局。她不會讓運動員去死拚,去用耗費職業生涯的方式取得所謂的成績。她護住了所有的弟子們,只是為了她們以看得更多,走得更遠。

  郎平還教會女排女生們如何看待失利。

  2018年世錦賽,中國女排苦戰不敵意大利無緣決賽,大家都極度沮喪。郎平回酒店開了個短會,她說,“打起精神來,不能奏國歌了,我們要把國旗升起來。”。這像極了她對於女排精神的闡述——“女排精神不是贏得冠軍,而是有時候知道不會贏,也竭盡全力。是你一路雖走得搖搖晃晃,但站起來抖抖身上的塵土,依舊眼中堅定。人生不是一定會贏,而是要努力去贏。”

  下一個郎平或許永遠不會出現,但對這個唯一的郎平,這個年近六旬身上有著無數傷病卻依然堅守在一線的“鐵鎯頭”,請讓我們致上最大的敬意。

  (韋雨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