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最冷血的掌門人! 球隊圖騰功臣都是商品
2020年06月09日08:00

  “自從看到了塞爾特人對小艾沙亞-湯馬士的所作所為後,我就絕不希望我兒子為綠軍打球了。因為在綠軍毫無忠誠可言,即便球員們付出一切,仍難逃被交易的厄運。”

  這是2019年安東尼-戴維斯的交易達成之前,戴維斯父親所說的一番話。正是這番話,以及戴維斯始終不願對綠軍做出的續約承諾,導致他和綠軍的聯手最終化為泡影。

  其實,和最終“抱得美人歸”的湖人相比,綠軍的優勢是明顯的,因為他們的籌碼更豐富,年輕才俊和選秀權樣樣不缺。當時,綠軍總管安吉表示,除了艾榮,綠軍其他球員並無非賣品。但最終,戴維斯沒來,艾榮也轉投了網隊。

  這一切都和安吉的“冷血”密不可分。2015年2月,小湯馬士被太陽送至綠軍。2015-16賽季,小湯馬士82場全勤,場均得分首次跨越20分大關,還送出6.2次助攻,三分命中率也提升到35.9%,生涯首次入選全明星。

  2016-17賽季,小湯馬士打出生涯最強表現,場均得到28.9分5.9次助攻,命中率達到46.3%,三分命中率提升到37.9%,場均得分聯盟第3,入選年度最佳二陣,在MVP票選中也高居第5,“地表最強175”和“末節之王”的讚譽也如雪片般飛來。

  當年季後賽中,小湯馬士更是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忍受著喪妹之痛,率綠軍闖入東決。然而,在休賽期小湯馬士拒絕了綠軍4年7000萬美元的續約報價後,竟被安吉甩賣到騎士交換艾榮,他的NBA生涯自此一蹶不振。

  回溯往事,當年小湯馬士之所以被綠軍送走,也和他自視甚高有關(他曾稱安吉要用一卡車的鈔票來和自己續約),但安吉的“冷血”也在這個過程中暴露無遺。事後安吉曾說:“送走艾沙亞是我最痛苦的決定,但我只為綠軍負責。”而他在普通球迷心目中風評轉差,也正是從那時開始。

  其實,安吉的“冷血”是由來已久的,他甚至敢於冒著自己被掃地出門的危險而叫板拉利-布特。

  在上世紀80年代末,經過1986年選秀打擊的綠軍已開始走下坡路,東岸豪強紛紛揭竿而起,活塞和公牛先後統領東岸。而在當時綠軍隊內,由於傷病和老化等一系列問題,全隊已顯得有些死氣沉沉。1987年,綠軍在總決賽再敗於湖人;1988年綠軍止步東決;1989年綠軍甚至僅排東岸第8,首輪就被活塞橫掃。

  無疑,綠軍急需改變,但沒有新鮮血液加入的他們,想改變又談何容易?

  此時,尚不滿30週歲的綠軍後衛安吉站了出來,他找到“紅衣主教”奧爾巴赫,建議他送走隊內一干功勳老將,尤其是1988-89賽季因傷僅出戰了6場的布特。

  不得不說,安吉的這個想法看似石破天驚,細細想來卻也不無道理。當時的布特雖然傷病纏身,但在聯盟仍是威名赫赫,且只有32歲,其市場行情仍不低。如果綠軍還能搭配送出其他老將,肯定能打動希望引進老將球星們來傳幫帶的年輕球隊。

  然而安吉忽略了一點就是,在波士頓,布特早已成為圖騰式的人物,是綠軍的魂,這樣的超巨並非說送走就能送走的。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貿然送走布特,綠軍的名聲會一落千丈,未來再也沒人願來此效力。或許正是考慮到這點,奧爾巴赫在肯定安吉的建議有其合理性的同時,仍斷然拒絕了他的提議。

  不巧的是,這個消息還傳到了布特的耳朵裡,綠軍隊內氣氛陡然緊張。最終,為了平息內亂,1989年2月23日,綠軍將安吉送到了帝王。此後,安吉輾轉於帝王、拓荒者和太陽,在1992、1993年又跟隨不同球隊闖入總決賽。1995年,安吉揮別NBA,而早在3年前布特就已因傷退役。

  不過,可能是安吉朝布特“開刀”的勇氣打動了奧爾巴赫。2003年,在安吉退役8年後,經奧爾巴赫的推薦,他得以重返綠軍出任籃球事務總裁。

  也是從那時開始,身邊再無人掣肘的安吉開啟了“冷血之路”:他親手組建了三巨頭,又生生拆散了他們,並順帶將網隊打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他帶給小湯馬士生涯最巔峰體驗,又讓其生涯急轉直下;他在2017年選秀前“移花接木”,將狀元富斯丟給費城,並在向下交易後選中塔圖姆;而賀福特和貝恩斯離開綠軍,安吉也被懷疑在幕後伸出了“看不見的手”。

  在這整個過程中,安吉的睿智和眼光頗有當初奧爾巴赫的風采,從綠軍的角度而言,他是絕對稱職的;但和“紅衣主教”相比,安吉也的確少了些許溫情和人性關懷。

  或許,有些人的“冷血”真的是天生的。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