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正耀“絕地逃亡”
2020年06月11日18:10

  原標題:陸正耀“絕地逃亡” 來源:IT爆料彙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IT爆料彙(ID:baoliaohui)

  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會非常膽壯起來。只要有10%的利潤,它就會到處被人使用;有20%,就會活潑起來;有50%,就會引起積極的冒險;有100%,就會使人不顧一切法律;有300%,就會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絞首的危險。

  馬克思的這句名言在一百年多後,被一個叫陸正耀的人所證實。習慣先上車後買票的陸正耀,想不到會在瑞幸這裏翻車,更想不到這不僅會讓他的輝煌過往煙消雲散,還有很大的幾率被追究刑事責任。

  保瑞幸還是保自己,曾經元氣滿滿的陸正耀需要做出一個選擇。

  4月2日,瑞幸咖啡曝出22億財務造假醜聞,股價從前一日的收盤價26.2美元開始暴跌,並在4月7日停牌,5月20日開始複牌。不過,在複牌後等待瑞幸的並不是一字跌停,而是連續大漲。

  其中分別在6月4日、6月5日,大漲了56.98%、36.05%,市值衝到了13.95億美元的高位。股價則在創下1.33美元/股的曆史低點後,又升至最高點6.79美元,反彈了最多410.53%,截至昨天收盤,公司市值超過10億美元。

  與股價的“好運連連”同時發生的是,想要成為“星巴克+7-Eleven+好市多+亞馬遜”的集合體的瑞幸,正在經營層面竭力的保住現有的陣地。

  一方面,瑞幸的管理層在自爆造假之後,對管理層進行了大換血。

  5月12日,瑞幸宣佈調整董事會和高級管理層,CEO錢治亞和COO劉劍被暫停職務,聯合創始人郭瑾一擔任代理CEO。

  在隨後調整過程中,原副總裁吳剛與原高級副總裁曹文寶升任公司董事,前者除繼續負責戰略合作相關工作外,還接管了供應鏈體系,後者則全面負責門店建設和運營、客戶服務等相關工作。另外,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原首席營銷官楊飛正在同時兼任首席增長官,負責瑞幸收益和增長的主要工作。

  據Tech星球報導,瑞幸方面除了對管理層動刀外,還在推行扁平化管理,將原本的南北兩個大區重新劃分為南北中三個大區,今年的發展目標也不再激進,意在保住與2019年同等的規模。

  一向大手大腳的補貼也不見了蹤影,瑞幸取消了“外送滿額包運費”的規則,即便用戶消費金額滿足包配送的條件,還是要支付3元的配送費,不滿足則需要支付6元配送費。

  與此同時,瑞幸還在App內的潮品頻道內,上線了韓國面膜,除水具、保溫杯以及消毒洗手液等商品。

  不難看出,無論是對管理層的清理、重新任命,還是對經營策略做出調整,都透露出了瑞幸滿滿的求生欲。

  即便最後真的被退市,現在開始調整激進的策略,日後的日子不僅會好過些,也能為兄弟部隊提供幫助。實際上,就在瑞幸在自救的同時,陸正耀也在為其他神州系的企業安排退路。

  6月1日,神州租車在港交所發佈公告稱,5月31日,公司股東神州優車與北汽集團訂立了戰略合作協議:北汽集團將向神州優車收購不多於4.5億股股份,相當於神州租車於公告日期已發行股本總額約21.26%。若交易順利,北汽集團或成為神州租車第一大股東,而神州優車則將全面退出。

  雖然這份合作協議並不具備法律約束力,最後能否達成合作還是未知數,但值得注意的是,北汽收購神州租車後將順帶接手放在神州租車旗下的寶沃汽車,這與此前知情人士透露的陸正耀的計劃十分相似,陸正耀的計劃是“賣掉神州租車,寶沃留給北汽解決,只留下神州優車,瑞幸如果退市,放回來慢慢做。”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陸正耀的態度就從瑞幸自爆造假之初的元氣滿滿,變成了求生欲滿滿。這個對外界來說再正常不過的消息,於神州系的幕後總導演陸正耀而言,卻有些不正常。畢竟習慣於先上車後買票的陸正耀,從來都是全身而退。

  就在八年前的2012年,陸正耀與朋友圈共同孵化出來的神州租車,在現金流即將枯竭後準備赴美上市,但以失敗告終。原因並不在於神州租車自身,畢竟美國市場對虧損一向寬容,而且神州租車對標的赫茲租車早在1997年就已經上市,因此神州租車這次上市之所以失敗,最大的阻礙來自外部。

  當時陸續有中概股被發現造假,導致從2011年下半年起,中概股就面臨著信用危機,在美國頻頻遭遇做空和獵殺。與神州租車一樣打算赴美上市的盛大文學、迅雷等企業不得不暫緩上市,即便是成功上市的土豆網也遭遇了開盤即破發。在這次因造假而導致的中概股做空潮中,有46家上市公司慘遭停牌或退市。

  彼時神州租車的境遇,更像是“覆巢之下無完卵”。當時曾有一位美國基金經理告訴陸正耀,“中國公司都會講一個好故事,但後來幾乎很少將其變成現實。”沒想到,把神州租車故事變成現實的陸正耀,在八年之後卻讓旗下的瑞幸變成了造假的主角。

  從最近的調查進展來看,從未失手的陸正耀,不僅在瑞幸身上馬失前蹄,他與牢獄的距離也僅有一步之遙。

  6月8日,有多家媒體報導稱,瑞幸造假事件國內的調查取得進展,有關部門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長陸正耀,對於公司財務造假的指令性電子郵件。數名接近瑞幸自查調查組人士透露,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和財政部先後對瑞幸進行了調查,已經掌握作假的諸多證據,稅收方面瑞幸為虛增交易交了稅。

  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表示,監管層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長陸正耀,對於公司財務造假的指令性的電子郵件。這意味著,陸正耀極有可能是此次造假事件背後的指揮者。

  這與陸正耀此前的表態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無論是此前所說的“風格可能太激進”還是“深感愧疚,要把瑞幸做下去”的說辭,陸正耀從始至終想要表達的都只有一點,“瑞幸雖然造假,但我個人從來沒有做局去欺騙投資人”。

  如今隨著調查的深入,陸正耀在瑞幸造假一案中所扮演的角色,與要承擔的責任也逐漸清晰起來。

  首先從虛構交易的角度來看,中美兩國相關的法律規定都有罰金的規定。

  在2020年3月3日施行的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中,對於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違法行為,頂格處罰由原來的60萬升至1000萬元。美國2002年頒布的《薩班斯法案》中也有類似的規定,一旦提供不實財報、故意進行證券欺詐被坐實,就會被頂格處罰2500萬美元。

  其次,考慮到中美兩國監管機構,已經在瑞幸造假這件事上展開合作,瑞幸和陸正耀很可能面臨雙重處罰。如果後者指揮造假的郵件被坐實,他不僅要面臨高額罰金,也要被追究刑事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61條規定,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在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中,控股股東或實際控製人最高可處以1000萬元罰款。

  美國《薩班斯法案》則規定,相關高管不僅要繳納最高500萬美元的罰金,還要被判處10~25年的監禁。

  從退路上看,同樣涉及造假的陸正耀顯然沒有瑞幸那樣的“運氣”。路透社曾在報導中透露,百勝中國、喜茶、Tim Hortons,都是瑞幸潛在的買家,雖然前兩者都對此表示了否認,Tim Hortons一直沒有回應,但考慮到瑞幸手中的4507家門店以及海量的用戶數據,它並不是沒有任何價值。

  與此同時,陸正耀也在積極自救。

  五月初陸正耀的旗下公司已經起訴瑞信,要求後者就涉嫌違反一項已被加速的5.32億美元貸款安排中的職責作出賠償。然而根據高盛聲明顯示,陸正耀也存在違約情況,高盛表示陸正耀家族信託基金掌控的一個實體,因未能履行5.18億美元保證金貸款的相關條款,貸方已經對7640萬股瑞幸咖啡股票,採取了強製執行程序。

  根據瑞幸在5月12日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一份文件顯示,瑞幸董事長陸正耀已經退出了“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員會”;6月10日,神州租車在公告中表示,陸正耀已辭去董事會主席及非執行董事的職務,辭任後將不再擔任提名委員會成員。

  值得注意的是,陸正耀的辭職正是發生在媒體爆出,監管層已經掌握陸正耀指揮造假的郵件之後。《財新》更是在獨家報導中表示,陸正耀將被公訴,極有可能面臨刑事追責。

  這表明,儘管陸正耀在緊鑼密鼓的實施著自己的’“逃跑計劃”,但留給他的時間和空間已然不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