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他是天才中鋒繼承人!卻練成了大號居里?
2020年06月15日14:41

  孟菲斯灰熊是本賽季最令人興奮的年輕球隊,原本不被看好的它們卻出人意料打到西岸第八。

  灰熊之所以能夠打出驚人的戰績,選中榜眼莫蘭特作為組織核心以盤活球隊非常重要。但如果把灰熊崛起的功勞都算到莫蘭特頭上似乎有些不太公允,另一位主心骨小賈倫-積遜的作用也不容忽視。

  崛起的年輕球隊通常都擁有少年老成的新星,新秀莫蘭特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天生自帶領袖氣質的莫蘭特代表著灰熊的門面。而早一年進入聯盟的小積遜並不如莫蘭特那樣奔放,更像是不顯山不露水為球隊默默貢獻的“挑水工”,像鄧肯那樣。

  帶隊的方式不止一種,鄧肯是內斂派帶隊的代表人物。小積遜也有這樣的氣質,這似乎和他的個性有關——在小積遜參加選秀之前,他曾經上過加納特的自製節目,接受加納特的私人指導;作為導師的加納特對後輩給出了各種評價,其中之一就是“謙遜”,而這讓他從很多優秀球員身上學到了好東西。

  毫無疑問,小積遜肯定在和加納特的訓練中領悟到了什麼,進入NBA以來攻守兼備的風格很容易讓人把他和狼王聯繫起來。

  擅於學習的小積遜從小就在拿過總冠軍的父親身邊耳濡目染,這無疑讓他具備良好的職業態度和贏家的心態,起點就比許多同齡人高出不少。你也能看到上賽季的小積遜沒有撞到“新秀牆”,同屆的大個子似乎只有狀元艾頓和他兩人能夠立即適應職業聯賽的節奏。

  而且,小積遜是為灰熊打球,這和艾頓在太陽有本質區別。因為灰熊一直以來都以紀律嚴明著稱,作為新秀的小積遜能夠無縫連接融入這支鐵軍,還能幫助球隊收集勝場,甚至有不少關鍵時刻拯救球隊的表現,這相當了不起,也是小積遜最為討喜的一點。(18-19的灰熊雖然最後以擺爛結束賽季,但前半個賽季擁有小加素和康利的它們仍然是季後賽競爭者)

  很大程度上,小積遜的優點正是他謙遜的個性和在強人身邊耳濡目染的結果。

  在“入學”前接受加納特的指導,在來到灰熊之後又遇到了良師馬克-加素,收穫了寶貴的“入學第一課”。

  《華盛頓郵報》的NBA記者本-格列佛用這樣的形容比喻小積遜和馬克-加素的“師徒關係”:“他在馬克-加素身邊學習,就像當初鄧肯在大衛-羅賓遜身邊學習一樣。只花了3個月,小積遜就從馬克-加素那裡偷師到許多寶貴的經驗。別停球、避免猶豫不決、保持瞬時反應——讓動作連貫起來,不要破壞流暢性。”

  毫無疑問,新秀賽季的小積遜把這些前人經驗都化作了自己成長的養分。我甚至覺得,如果不是當錫如此出眾和特雷-楊在後半程發力,小積遜會成為18-19的年度最佳新秀。而且實至名歸。

  馬克-加素說:“毫無疑問,我有責任指導他,我曾經也是一個受老將指導的年輕人,當球隊擁有一名極具潛力的球員,你必須知道他走上正軌,告訴他怎樣去準備比賽,讓他知道作為職業球員不能鬆懈偷懶。”

  正如馬克-加素所說,小積遜的確沒有鬆懈偷懶的機會——因為灰熊的重建,球隊原本的兩位領袖馬克-加素和康利都相繼離隊,這也代表著小積遜的身前再沒有老大哥為他遮風擋雨,他需要獨立起來扛起灰熊大旗,這也是球隊高層希望他做的事情。

  不可否認,一年級的莫蘭特才是真正扛起灰熊大旗的領袖,場均16+4的小積遜比前者要遜色一些。

  但說實話,即便如今的聯盟出現了當錫、特雷-楊、還有莫蘭特這樣年輕有為的早熟領袖,但也只是少數。要求一名二年級球員立刻成為球隊門面,未免是操之過急的想法,即便是塔圖姆和恩格林這樣的新晉全明星,也是到了職業生涯的第3、第4年才開始打出球星的樣子。

  還有,二年級的小積遜沒有走上賽季的老路,而是開拓了新的打法,角色的轉型讓他需要重新校準定位和比賽節奏,新秀賽季打下的基礎如今要卸下一大半。

  在這個大前提下,小積遜生涯第2年有目前的表現,並沒有差到哪裡去。

  當然,小積遜的轉型並非水到渠成,賽季初經歷了一段陣痛期。但快速的學習能力和出眾的天賦讓他很快適應了新角色:去年12月份開始,也就是17場常規賽之後,小積遜單月打出了場均20.3分4.4籃板1.7助攻0.8偷球1.6封籃的全面數據。令人咋舌的是,他每場比賽還要投7.8個三分球,命中率居然保持能保持在39.2%。

  “像外線般進攻,如內線般防守”,這或許是形容轉型後小積遜的最恰當比喻。

  加納特曾經問過小積遜自己覺得球風最想誰,後者給出了兩個答案:法烏津吉斯和安東尼-戴維斯。

  新秀賽季在馬克-加素身邊擔任二中鋒的小積遜風生水起:利用機動性衝搶籃板、防守補位、找空位切入,偶爾佈置一些低位勾手和麵框突破取分,的確有小一字眉的味道。三分球只是淺嚐輒止的輔助手段。

  但一個休賽期過後,小積遜沒有留在舒適區,變得更像是法烏津吉斯。一方面是時代使然,另一方面是莫蘭特橫衝直撞的韋斯卜克式突破需要籃下空間,所以球隊也安排他拉到三分線外活動。

  小積遜沒有令教練失望,他已經是全聯盟三分投射質量最高的內線之一:賽季至今命中135記三分,只比貝爾坦斯和路夫少,但他的命中率高達39.7%,定點投射效率超過聯盟82%的球員。

  越來越往三分線外跑,籃下活動更少,是小積遜這賽季的明顯變化:上賽季積遜每場要打4.6次低位,油漆區觸球6.7次;而這賽季打低位只有3次,油漆區觸球只有3.9次。

  但這不代表小積遜已經丟掉了內線本職工作,他仍然是個出色的大個子球員。場均0.7次偷球+1.6次封籃就體現了他防守端的全面性,進攻端他仍然可以像上賽季那樣通過近框範圍的小拋投和麵框突破單挑對手,只是沒有那麼頻繁罷了。

  如果以“被迫轉型”評價小積遜天賦不足,那是不公平的。他也可以大包大攬,只是球隊沒有必要讓他這麼打,為了平衡陣容,所以小積遜才在某些部分做了減法。

  “我在進攻中找到了與以往不同的位置,所以我在場上不需要佔用其他隊友過多的資源。”

  二年級的小積遜不如一年級的莫蘭特,這樣的說法實在不太恰當,球迷也不應該把他們這樣放在一起比較。

  這賽季的小積遜之所以打成了大號居里,只是他練級過程的一部分罷了,他的其他天賦沒有丟,只要他繼續成長,那麼未來必然是下一個加納特或者安東尼-戴維斯。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