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別再拿“獨立女性”說事兒了好嗎?
2020年06月16日06:45

原標題:國產劇,別再拿“獨立女性”說事兒了好嗎?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姐姐繼續乘風破浪。

國產劇了也來了。

陳數貼出一張截圖——

“不是。”

來自一部名字就很有態度的新劇。

但Sir好奇之下看了幾集……

咦?

怎麼好像變了味。

《誰說我結不了婚》

“生育逆反”。

這樣的態度首先見於日劇。

《我選擇了不結婚》。

認為女性的婚姻,是不被年齡、社會輿論所影響。

可以自主選擇結婚或是不婚。

或是,選擇與自己相愛的人結婚,如果沒有,那就不結婚。

而最早這句話,還是來自小津安二郎的《麥秋》。

隨著日本經濟的起飛,在新的生活方式下,日本女性開始為自己不依附於傳統的價值而呼籲。

不婚,是其中的一面旗幟。

但說出“女性價值不只生兒育女”的《誰說我結不了婚》。

嗓門高。

但最後卻發展成了——

“你說我結不了婚,我非嫁出去給你看。”

與日劇一樣,是講戀愛大師教女主如何泡到心愛的男士。

但《誰說》只學到了皮毛。

你看看這區別在哪——

面對面的座位,並不能讓第一次單獨約會的人就感到放鬆;

並排的座位,彼此都能留有一個進退的舒適空間。

(別問Sir怎麼知道)

再看她們的動作細節。

一個身體向後用一根手指堵住對方的嘴,另一個是身體向前傾倒的摁住對方的嘴。

後者是親密關係的進化。

前者,卻顯得輕佻,還帶有一點油膩。

如果真的是多年沒見的好友重聚,這動作,真的有點神經病。

最後一點,也是最違背這部劇初心的設定。

編劇好像有兩種人格,一種在極力推崇去戀愛吧,一邊又再死死拉住自己的底褲,我就是不結婚。

劇里本該獨立女性人設的三位30+女人。

在大結局里,同居的同居,拍拖的拍拖,結婚的結婚。

全部尋找到了自己的真愛。

都找到了人生伴侶。

這有什麼不對麼?

皆大歡喜,花好月圓不好麼?

但,編劇卻才在其中偷樑換柱。

把“女性不結婚也有價值”變成了“女人年紀大了在婚姻市場也有價值”。

到頭來。

婚姻還是蓋章價值的那個戳。

拋開掉結不結婚的爭論。

這劇把故事說好了嗎?

三個女性角色的設定是這樣的。

編劇程璐(童瑤 飾)、律師田蕾(陳數 飾)、美容店店長丁詩雅(許芳銥 飾)是三位30多歲的單身、獨立女性,也是住在同一棟樓里的好閨蜜。

這三位女人對於戀愛、相親、婚姻,一概嗤之以鼻。

程璐戀愛經驗少,心裡還有個惦記著的大學暗戀男同學。

田蕾是個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藐視一切雄性動物的職業女性。

丁詩雅甜美可愛,深陷暗戀自己老闆的單相思里。

這些女人都有明顯的性格缺點。

程璐,生活中的傻白甜,遇到男人不會說話,不會拒絕。

田蕾,生活中的控製狂,不相信任何人。

丁詩雅,對自己不自信,缺失自我。

但,遇到自己的命中註定之後,這一切的毛病都改了。

程璐愛上了自己的戀愛導師魏書(潘粵明 飾),才找到了最真實的自己。

丁詩雅的自我,也是跟不靠譜的富二代男友結婚。

才學會了愛和自愛。

田蕾和男友的復合,更是莫名其妙。

為了跟前男友復合,辭掉了大公司一級合夥人的職位,跑去給男友打工。

就為了復合

這三位不是獨立女性嗎?

一副沒有找到自我,活到了30多歲還沒活明白的樣子。

這不是談了戀愛,像是被這些男人下了蠱。

嫁不出去,不是因為自己不能嫁,而是選擇不結婚。

這句話,在《誰說》里出現了不止一次,也成了程璐標配的口頭禪。

在感情受挫時,或是被催婚時,這句話就成了擋箭牌,解決一切問題。

看似很強硬,帥氣,勇氣可嘉。

但日版和國版里,都有一個真實的現狀。

女人的妥協。

而這份妥協被裹挾在,為了泡到初戀男人,就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這番追愛努力,天地垂憐。

比如——

日劇里的討男人喜歡衣著,是淺色連衣裙、薄紗裙。

在國版里,變成了支棱著羽毛的連衣裙,和淡色高跟鞋。

就算穿的腳疼,也要匹配大眾審美。

去攀岩房裡鍛鍊,不是為了健身。

而是為了社交。

在男人面前示弱。

為了陪魏書一起做社會調研,專門跑去了上海的相親角。

在一群挑白菜似得徵婚大媽面前。

程璐沒結婚、長得也漂亮,但年紀一大就是郊區房。

這就是社會評定一個女人的價值?

但,程璐也上套。

默默的承認了。

郊區房也是房

總比沒有地方住強

看來,她不是要爭取被尊重。

而是要爭取一個擠進婚姻市場的資格——

誰說郊區房(老女人)就沒人要了?

好歹也是房(女人)吧。

再看看下面這句話。

在得知媽媽改嫁,要去美國時,程璐坐在壽司店裡,自暴自棄:

像是旋轉壽司上

又不新鮮的那一碟

沒人挑選

最後只能等待著

被倒進垃圾桶里的命運

這個時刻,是徹底擊垮程璐的“我不是不結婚”理論,開始慢慢承認——

真相是,她不是不結婚。

是沒人挑她。

這,還是一開始你想看的劇?

《誰說》其實是個獨立女性包裝下的直男向的勸婚指南。

程璐非常努力地去成為一個獨立女性。

但,就連搜索如何裝電腦椅,得到的答案都是“找個男朋友”。

電視劇里,想要女人跳出束縛。

但無時無刻,在強調女人的年齡、美貌,是最重要的財產。

過個生日。

也要在意自己必須得永葆青春十八歲。

就連自己的戀愛顧問也是如此。

拖延著待價而沽,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男人,似乎註定是成為這些女性的救世主,萬金油。

Sir聽到最明確反對結婚的台詞。

還是在17年前的《粉紅女郎》里。

因為自信。

所以不在乎用婚姻鑒定自己的價值。

這才是真正的,選擇結婚。

17年後,我們的國產片還是在用婚姻、獨立女性去說結婚的事兒。

但故事已經失去了生動和有趣,只剩下雞湯摘錄式的枯燥——

“不婚”,應該成為一個賣點嗎?

只能說國產劇嗅到了這種情緒。

卻沒有認真地對待它。

只是把口號拿來,安在了重複的套路上。

這樣的尷尬就像是——

口頭上乘風破浪。

在現實的一地雞毛里卻只能繼續卑微潛水。

夠了吧。

請停止這虛張聲勢的關心。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

原標題:《國產劇,別再拿「獨立女性」說事兒了好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