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pick《乘風破浪的姐姐》時,我們在pick什麼?
2020年06月16日06:43

原標題:當我們pick《乘風破浪的姐姐》時,我們在pick什麼?

當女性不再年輕時,她們是如何活著的?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盛佳瑩 尹子璿

姐姐們來了!

芒果台《乘風破浪的姐姐》(下文簡稱《姐姐》)在上週週五午後首播後,在微博熱搜停止更新的情況下,在無定檔、幾乎零宣傳的情況下,《姐姐》正片的前台播放量在不到20分鍾的時間里迅速衝上了1000萬(含預告片播放),截至發稿總播放量已經突破3.7億。

資本更是敏銳,6月12日中午12點該節目在芒果TV上線首播,午後芒果超媒股價便突然大幅拉升,最高58.07元,漲幅達到9.98%,創下歷史新高,截至收盤漲幅高達6.82%。

當天,芒果超媒總成交額達到7.52億元,總市值突破千億,達到1003.95億元,動態市盈率達到82.4倍。

“成團我們是認真的”

如果單從《姐姐》的嘉賓名單來看,很難想到這是一個女團選秀類的節目。

阿朵、寧靜、伊能靜、鍾麗緹、陳鬆伶、鄭希怡、萬茜、張雨綺、王麗坤、黃聖依、吳昕……有出道三十餘年的藝人,有提名候選格萊美的專業歌手,也有當紅的演員和主持人。

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30歲+。芒果集結了30位30歲+的女明星,要做一檔女團選秀綜藝。

節目初舞台評定共100分,導師要從個人特質、成團潛力、聲樂表現、舞台表現四個維度對姐姐們評分。根據初舞台的評分高低,再選擇下次公演舞台的曲目。

最終,通過3個月的培訓與比賽,在專業製作團隊的幫助和觀眾的投票選拔中,最終優選成團出道。

從賽制上來看,《姐姐》是認真在做“成團”這件事,節目的後期製作節奏不也拖遝,字幕處處有梗,“靜靜觀察”、“黃曉明開始曆險”……被網友稱是最懂梗的一屆字幕組。

但看節目的觀眾會清楚的明白這一點,《姐姐》的內核,絕不是選秀,而是一群有能力、有地位自帶流量的30+女性在選秀基礎上的自我展示。

而從第一期來看,《姐姐》是一檔質量不錯的綜藝節目,無論是社交媒體的反饋還是數據,都佐證了這一點。

微博熱搜雖然凍榜,《姐姐》的節目官方超話閱讀量已達4.4億;口碑層面,《姐姐》的豆瓣評分截至發稿有8.5分,在45萬人次的打分中,有86%的人選擇了五星或四星。

姐姐們為什麼出圈了?

在《姐姐》開播之前,承包了上半年熱搜的《青春有你2》剛剛落下決賽的帷幕,《創造營2020》也還在騰訊視頻的首頁推薦。

但不管是《青你2》、《創造營》還是市場上其他的女團,幾乎千篇一律,青春靚麗,唱跳俱佳,但是卻很難分辨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太相似。

選秀的舞台逐漸從“草根“變得專業,資本進場後,偶像經紀公司流水線打造的訓練生按照日韓的模式相繼輸送給市場。

絲芭傳媒旗下的女團組合SNH48在《青你2》的初舞台表演上,儘管配合默契,卡點準確,舞蹈動作也乾淨俐落整齊劃一,但清一色都只拿到了D等級。陳嘉樺的點評一針見血:“你們的表演類型太固定化了,缺少個人特色,無法讓觀眾聚焦到某個人身上。”

這是大多數女團都會面臨的問題,在經過《創造101》、《偶像練習生》等頻繁的選秀綜藝後,大眾對同一類型的女團早已審美疲勞。

過去的女團綜藝,不管是出過道的“回鍋肉”還是新人,都是節目組的“乖乖學生”,九十度鞠躬,認真聽節目組和評委的話,清一色的訓練生姿態。

但《姐姐》都是出道多年的“前輩”,節目組和評委都得“寵著”姐姐,連霸道總裁黃曉明在節目里都是服務大家的角色,觀演後台不是到處走動就是打碼吃零食,收手機也是不存在的,這樣的反差是此前女團節目里從不曾出現過的。

當節目組讓寧靜自我介紹時,她如此回應:“還要介紹我是誰,那我這幾十年不是白幹了嗎?”

當節目組讓伊能靜配合一下時,身為前輩的她說:“你們能不能配合我一下,不要讓我配合你們。”

這樣的節目內容讓觀眾大呼過癮,而除了過癮之外,姐姐們也在喚起觀眾的回憶和另一層面的情感共鳴。

也正是出道多年,姐姐們都自帶流量和故事,她們可能是童年的回憶,也可能是青春期喜歡過的偶像,她們多少都曾經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又消失在娛樂圈的聲浪里,像是一個很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18歲已經是藝人的伊能靜,在52歲的年紀唱起了18歲兒子的歌,雖然不再是萬人擁簇的巨星,但“擁有兩個深愛的孩子,比舞台更燦爛,比掌聲更熱烈”。

不願再做“搖錢樹”的阿朵在高壓的工作下疾病纏身,在事業巔峰期選擇退圈,走進山裡田野里做一名普通的農婦,再回來時,阿朵的音樂更民族更有生命力,才能將陽光包裹在死裡複活的裂縫中。

18歲出道的鄭希怡,一出道便就受到英皇力捧,打造成獨當一面的唱跳歌手,風光一時無兩,但緋聞、舞台事故,意外墜樓都讓鄭希怡的事業被迫暫停,不再頻繁出現在大眾視野里的她,嫁人生子,但她依然保持著自信與魅力,彈幕里說的最多的是:“看到她,不怕老去了。”

《姐姐》每一個舞台背後,都是鮮活的人生故事,女團的舞台不再是流水線生產下的表演,更動人的表演是情感上的穿透力。

這樣的穿透力,讓微博熱搜停止的這幾天,依然讓《姐姐》成為了最為“興風作浪”的一款節目。

女性不再年輕時,她們是如何活著的?

一位30+的女性創業者對這個節目的出現表示欣喜:“時代變了!”

是的,時代變了。

如果說,《創造101》的王菊還屬於一個與女團格格不入的異類,如今的姐姐們則沒有一個是屬於傳統定義下的女團。

在王菊詢問馬東為什麼自己的實力不弱卻因為外貌不能得到更多關注時,強調著自己對女性獨立的認識時,認為女團不應該千篇一律時,她引起了全網的共鳴,引爆了社交媒體。

在那個時候,新時代的脈絡就已經展現出來:有的女性不是傳統女團的白瘦幼,卻因為獨立、自信更具吸引力。

如今,《姐姐》徹底切中了時代的新脈搏,回應了這樣的命題:當女性不再年輕時,她們是如何活著的?

答案是更爽地活著。

她們不再青春,鍾麗緹、伊能靜,已經年過半百。

她們也不是那樣需要觀眾陪伴成長的女孩,寧靜手握金雞獎、百花獎最佳女主角、阿朵曾入圍格萊美。

她們也不再是乖乖聽話的,鄭希怡會說:“還要被不知道是什麼的人去評審自己。”阿朵會現場教導評委應該如何去定義這個節目。

如果放在年輕的選秀節目上,這樣的情況或許被視為出格、不懂禮貌,但是放在姐姐們身上,卻讓觀眾看得如此的爽。

因為如今的時代是慕強的,在女性崛起的時代下,對於女性的選擇依然是慕強。

姐姐們有底氣,所以可以直接懟節目組,讓觀看選秀多年對節目組經常看不慣節目組的觀眾大呼過癮。這一次,每個姐姐都自帶流量,觀眾不會再因為pick的角色受欺負而在微博上痛罵,因為姐姐自己會罵。

這樣來自於爽文的設定,就這樣真實地擺在觀眾的眼前,戳中著每一個觀眾的G點。

與此同時,在這個極度宣揚女性焦慮的時代,姐姐們給了觀眾面對的勇氣。

她們之中,有不再年輕的媽媽,有身材變形的藝人,有得過抑鬱症的不能生育者,有事業不順不火或過氣的明星。

但是她們依然活得精彩。她們的發展不由外界評判,因為她們已經足夠成熟可以判斷自己身處在什麼位置,她們也不怕外界的質疑,因為她們本身能力足夠。

姐姐們正在告訴所有的觀眾,我們不再20+,但我們依然追求著更多可能性的人生,而不管這個可能性能不能追求成功,我們都可以活得足夠爽。

這樣的綜藝蘊含著巨大能量的共鳴共情。

優質的內容,讓這款綜藝爆了。而這款綜藝也給了綜藝市場甚至這個時代新的啟發:30+的女性,她們很精彩,她們也依然有市場。

和有趣的人交流,獵雲讀者群歡迎你

(微信號:lieyunwang0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