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里姐姐們乘風破浪,但現實里大多接不到戲
2020年06月16日18:04

原標題:綜藝里姐姐們乘風破浪,但現實里大多接不到戲

原創 愛上張雨綺的DT君 DT財經

這大概是迄今為止,選手名氣最大的一檔女團選秀節目。

寧靜、伊能靜、張雨綺、鍾麗緹……當30位成名已久的女藝人重新走上舞台,以訓練生的身份再次出現在觀眾的眼前時,《乘風破浪的姐姐》(後稱)已經做好了給每位觀眾會心一擊的準備。

《姐姐》在人性上的多樣化,是青春製作人們前所未見的。相比少女選秀,姐姐們自帶成名已久的氣場。由於節目設置,姐姐們並不急於向觀眾“求撐腰”,而是一上來就在節目現場social。出人意料的社交場面,極大地調動了觀眾探知女明星社交生活的好奇心。

(女星社交場面,圖源:芒果TV)

這像極了2017年《人民的名義》開播時,年輕觀眾沉迷領導開會時的景象。

不過,平靜水面之下的競爭是波濤洶湧的。因為姐姐們對於C位的追求和年輕訓練生同樣強烈——甚至更強。

“誰都想坐中心位”“這是我內心無數次的想法”“希望被大家看到”,不少女藝人都對重回大眾舞台充滿了期待。因為她們之中,不少人遠離主流視線已久。

阿朵的上一部戲已經是2012年,李斯丹妮闊別螢幕4年之久,鄭希怡在3年內也只有《法證先鋒4》一部作品。

相比資源眾多或者自己就是豪門的女藝人,參加《姐姐》這檔節目,更像是部分女星力爭上遊的一次自救。

觀察到這個現象之後,DT君放下遙控,開始關注藝人們的發展情況。如今姐姐們的演藝生涯是否真的陷入困境?她們身上的故事,是否是整個演藝圈共同面臨的難處?

於是,我們找到了內地、港澳台共計9481名演員的演藝生涯資料,進行了一些簡單的分析。結果發現,不論性別,如今明星的日子,的確有些“慘”。

1

“每年都能有新作品”

已經是部分姐姐的奢求

先說個總體的數字:2018-2020年,30位姐姐當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在這3年中,能夠做到年均上線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

由於阿朵、叮噹、朱婧汐等5位姐姐的本業是歌手,所以沒有影視出演紀錄。但剩下的25位選手裡,仍然只有不到一半的女藝人能夠做到年均1部新作品。

如果沒有豐厚的片酬和家底,僅以新作品數量來判斷姐姐們近年來的職業生涯,大多數女星的日子看上去確實不太好過。

所以當演員兼製片人張萌找到王麗坤遞上邀約時,坐在一邊的鄭希怡難免有些羨慕。

(圖源:芒果TV)

接下來,我們把分析樣本擴大至整個演員群體,仔細研究演員的每年的作品數量。

姐姐們如今所經曆的窘境,是大多數演員共同的痛嗎?

2

2019年

65%的演員無影視劇播出

答案是肯定的,如今演員這行當確實不那麼耀眼了。

在我們統計的全部演員中,2019年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在觀眾面前頻繁露臉的光鮮人實在是極少數——在全部演員中的佔比不過1%。

大多數演員在2019年並沒有刷到什麼存在感:20%的只有1部作品播出,更有65%的人這一年中就沒有在影視劇里露過臉,不管是作為主角還是配角。

2019年沒有作品播出,不僅意味著整整一年都沒有曝光量,背後可能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工作邀約。

我們計算了這些2019年無影視作品演員的空窗期(從最近一部作品播出距離現在的時間段),發現只有5%的演員空窗期在一年以內。

這些2019年沒有影視作品的演員中,超過6成演員空窗期在2年以上。這其中當然也包含不少隱退、轉型的因素,但絕大部分演員無戲可演是不爭的事實。

與公司招人多少受行業環境影響類似,演員拍戲機會的多少,同樣也要考慮到大環境的好壞。

但最近影視行業確實並不樂觀。

我們統計了最近幾年廣電總局備案公示的電視劇數量,以每年第三季度進行對比,我們發現,在2016年之後,在廣電備案的電視劇數量就逐年下滑。

到2019年的第三季度,備案電視劇數量相較2016年時已經下滑超過1/3。

電影的數量也在減少。2019年上半年,在廣電備案的電影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91部,減幅達到22.5%。

影視劇數量少了,演員的工作機會自然也就少了。

3

什麼樣的演員更加堅挺?

在大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演員的競爭上崗顯得異常激烈,什麼樣的演員能獲得寶貴的工作機會呢?

演技、外形、機遇等等要素沒有標準可循,但我們對可以用數據評估的性別、年齡、學校等演員特徵進行分析,最後我們發現了一些大的規律。

首先從性別來看,女演員面臨的競爭相對更加激烈。

單看2019年無影視作品播出的演員數量,空窗的男演員的絕對數量更多。但從概率來看,女演員在2019年無影視作品的比例更高,比男演員高出7個百分點。而且,女演員的平均空窗期也比男演員長近100天,也就是說整體待業情況更嚴峻。

除了我們在文章開頭提到的阿朵、李斯丹妮,也有曾經的頂流女明星在各種公開場合訴苦接不到戲的事實。

“我們需要年輕導演來扶持”“請各位導演給機會,謝謝”……2019年7月28日的青年電影盛典上,海清、姚晨和梁靜就在舞台上共同喊話導演和製片人,稱自己“作為熱愛表演女演員卻缺少機會”。

而站在年齡的維度來看,儘管有部分明星密集出現在屏幕上,也有19歲的四字弟弟憑藉《少年的你》大放異彩。但在更大的盤面里,年輕並不是演員的優勢。到達50歲之前,演員在演藝圈的艱難程度隨著年齡的增加而降低。

20-40歲的中青年構成了演員的大半壁江山,但也面臨最為激烈的競爭和最殘酷的磨練,生存並不容易。

如果他們可以努力堅持打拚到40-50歲,就會迎來從業最為優越的年齡段。不管是空窗期時間,還是在2019年的空窗比例,40-50歲的“老戲骨“們都比其他年齡段的演員更低——也就是說,獲得機會的概率會更高。

所以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如今重新站在《姐姐》舞台上的伊能靜、寧靜、鍾麗緹等女星,其實也期待一檔爆款綜藝能夠助力她們,在最合適的年齡煥發“第二春”。王千源、黃渤、梅婷、馬伊琍等演員,在2019年也有3部或更多作品新播。

但在我們統計當中,年齡在40-50歲之間並且在2019年有播出作品的女演員,只占到28.4%。這又一次證明了我們之前“男演員比女演員更好接戲”的論點。

除了以上兩點,我們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比較維度——學曆。就像我們普通人依靠學曆找工作一樣,影視行業也看重科班。

如下圖所示,中戲、北電和上戲畢業的演員與其他演員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如果在三大名校之間再做比較,中戲出身的演員競爭力更強一些,校友們的平均空窗期明顯比另外兩所學校更短。

看到這裏,你發現了嗎?

演員也正在面臨著一個不太好的階段。他們可能過去大紅大紫,可能現在初出茅廬,但演員面對的現實問題也不比我們少——年齡、性別、業務能力、畢業院校……

雖然演員的收入天花板有時候高得嚇人,讓吃瓜群眾感歎是“貧窮限製了想像”。但實際上我們能看到的只是頭部演員。在他們之下,還有更多的人在跑著龍套。這大部分的人與我們差不多,也都以“社畜”的身份生活著。

在遭遇職業發展瓶頸時,普通人可以通過跳槽、換崗、再培訓重新上崗等方式來進行改變。那麼對於演員這個行當,碰到大環境的寒冬之後,《姐姐》這類綜藝會是新的出路嗎?

4

《姐姐》只是演員的止痛劑

說到底,演員只是個職業而非光環。在行業遇冷的時候,演員更需要通過專注和專業贏得來自於行業內外的尊重。

如此看來,中腰部演員通過綜藝節目證明自己的業務能力、提升人氣,以博得更多導演與觀眾的青睞,短期內有益於演員的職業生涯。

但從長遠來看,這並不是個太好的過冬方式。如今《姐姐》帶著巨大的流量上線,雖然給期待“第二春”的演員打了個樣,但這類綜藝可能只是一針暫時管用的止痛劑。

需要亮點的綜藝節目,仍然會把大量的鏡頭留給張雨綺、寧靜等擁有高話題度的女星。初舞台打分較低、知名度相對靠後、鏡頭也比較少的姐姐們,可能也難逃“一輪遊”的境地——然後繼續默默發展。

就算成團,團體活動仍然受限於大牌女藝人的檔期,活動能否順利展開,仍然存疑。

所以,對於觀眾來說《姐姐》是一檔不可多得的好節目、好綜藝、好真人秀。我們在這裏能夠看到成熟女星更真實的生活、社交面,看到“逆齡成團”的歷史時刻。

但對於演員本身來說,《姐姐》這類節目仍然只是一塊踏板。起跳之後能否穩穩地站上新的台階,還是要看自身的實力。

作 者 | 阿 米、郭雅瓊

編 輯 | 小 唐、阿 米

數 據 | 羅鈺婧、鍾 黛、李 飛、艾漫數據

設 計 | 趙 芸、鄭舒雅、鄒 磊

原標題:《綜藝里姐姐們乘風破浪,但現實里大多接不到戲 | DT數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